『吟风倾忱』墨染霜华°

2019-08-13 13:49阅读:
『吟风倾忱』墨染霜华°
一梦千年。
文丨云紫影
许久以前,我便在周武大陆的雪峰顶上安静的存在着。以一朵雪花的姿态,用千万年的时间去感受这世间的冷与冽。我的心里无喜无悲亦无忧,或者说我从来没有七情六欲,因为我不是人类,只是一朵天地孕育的精灵,其他精灵都称我为——雪仙。天地是我的父母,雪峰是我的家,曾经我以为,我会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一直一直。一直是多久,我并不知道。因为,我并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几千年?几万年?亦或几亿年?生与死,日与夜,对于我来讲毫无意义。我也一直是不知今夕何夕的过一天算一天。偶尔让自己冰封沉睡,一睡便是几万年或者几百万年。因为日子实在太过浅淡,浅淡的不知怎样度过。
那一日,我从沉睡中醒来,不知过了多久,因为我只是一个人,一直是一个人,我不孤独,因为我不懂孤独。一阵地动山摇,晃的我站不住脚。刚刚醒来,尚且未曾适应过来,便又跌坐在了寒冰床上。白光幻影,我已从地穴出来,日光耀花了我的眼,忙伸出胳膊挡了一挡。雪峰仍旧是一片雪白,柔柔的反射着晶莹的日光,我舒心的笑了笑。许是许久未有其他情绪的缘故,笑的有些僵硬,只好抿了抿嘴角,继续面无表情。这一场地动山摇,让我从沉睡中醒来,从黑暗到光明。只是此刻,我尚且不知我的这个略显僵硬的一笑,成了一场血雨腥风的开始。
初遇墨染,是在雪峰之巅,彼时的我正被两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挡了去路。因着刚睡醒的缘故,思绪尚迷糊,被两个男子拉扯着也没来得及反应,那两个男子便被我的护身灵力震了出去。而我,亦因此又昏了过去。许是睡太久的缘故,灵力尚不能运转自如。待我再次醒来,便看到一个看着温文尔雅做书生打扮的公子在火堆旁专注的拨弄的枯枝。看见我醒来了,便拿起一只瓷碗从旁边破旧的铁锅里盛了一碗香糯的白粥。我尚在思索着那粥是从何而来?便看到那个瓷碗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有一双深沉的双眸,一眼望去,仿佛能把人的灵魂吸进去一般。诚然,我不是人类,可看着这双眼,便不由自主的接过了碗,然后暗自腹议我一个堂堂雪仙竟落得如此境地。从他口中得知那两个野蛮人中了他的“百日醉”,我是被他救起的。我的仙体早已百毒不侵,不生不死,除非红莲业火,其
他任何俗物是奈何不得我的。只是,我却不能说我晕倒是因为被自己不受控的灵力给震晕的,这实在是有些丢脸,不说也罢。
活了这许多年,我并非不懂世情,只是有太多年没有与人交谈,雪山之巅能遇到一个凡人实在太过不易,难得碰上这样一个特别的人,于是,我便决定与他一起畅游俗世些许时日。此一场游历,不求明目透彻,不问因缘深情,只往来于山水之间,琴瑟锦绣,知己,便不过如此。只是,好景不长,烟雨几多晴雨,江湖几许情愁,都在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烟消云散。我在这尘世第一个朋友,第一个知己,被在雪峰之巅被我震晕的那两个男子所伤,陷入了永久的沉睡。事后我才得知那两个男子是两个国家的君主,而墨染只是因为我而成为了他们共同的敌人。彼时,我尚且不知自己的这幅皮囊有多耀眼,在我的认知里,皮囊也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这数万年未有过别样情绪的我,第一次生出了一种叫做“愤怒”的情绪。
我不顾一切的陷入了心魔之中,用两个国家的命运为墨染陪葬。外人皆传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吗?不过是男人为了自己的贪婪和欲望找的借口罢了。堂堂七尺男儿把自己的错误,推到了无辜的女子身上,算得上什么顶天立地,英明神武,无愧于心?此时的我,站在这高高的城墙之上,俯瞰着那片被鲜血晕染的土地。战场,本就是你争我夺,你死我亡。一将成名万骨枯,只是在这个战场上,将没了,兵没了,最后的赢家是我。墨染,你的仇报了,可是我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怎么办?
我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做些什么?看着血流成河,看着刀枪剑戟散落一地荒凉。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冽冽清姿。一个简单的清洁法术,一切恢复如初。碧绿的平原,夕阳渐斜。只是空气中流动的血腥味儿却告诉我,那场因我而起的厮杀并不是一场梦。白皙的双手被夕阳染红,就像我沾满了鲜血的心,压抑的沉重。纯碎的敲醒了我入魔的心。我是一名列入仙班有仙籍的雪仙,修行数万载,却抵不过一朝心魔入侵,看着烽烟四起,万骨枯残,血沁的大地,我流下了数万年来的第一滴泪。
墨染,你若知道,定是会讨厌我的吧!苦涩的笑意爬上了唇角,我到底在做些什么!罢了罢了,因缘孽债,终究是要偿还的。那就以我血恕人,以我骨救人,以我灵恕己吧。七月流光,飞雪漫天。我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灵气四散,血滴成雪,慢慢的消散于天地之间。墨染会醒过来,战死沙场的将士会活过来,所有的事情都会停留在最美的时光里。
一切便到此为止吧。
『吟风倾忱』墨染霜华°
『吟风倾忱』墨染霜华°
『吟风倾忱』墨染霜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