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干支、数字和方位看古汉字中的“性崇拜”

2013-06-24 18:47阅读:
从干支、数字和方位看古汉字中的“性崇拜”

杨士安



“性崇拜”是全人类文化尚不发达时期(主要是原始社会)所产生的一种心理现象,这一时期也正是“性文化”发展的初始阶段。对于原始人来说,周围的许多现象他们还不能理解,因此他们认为必然是冥冥之中有着某种“神力”的存在并发挥着作用,于是他们就会杜撰出种种神话来加以崇拜。“性崇拜”应是人类认识自己、认识性现象的开始,是全人类文化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必然现象。在原始初民生产力极为低下的情况下,“性”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人丁是否兴旺,关系到一个氏族和部落的兴衰,人多,生产力就高,战斗力就强。所以,我们从这个发展过程可以看到,生殖崇拜、性交崇拜和生殖器崇拜,是构成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共有的古代性崇拜的三个主要内容。当然,性崇拜也同样存在于古代中国。
文化人类学把文字视为文明成熟的标志之一。中国殷墟发现的甲骨文、古埃及象形文字及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楔形文字,是举世公认的世界三大古老文字。而甲骨文又是唯一一个具有文化意义上传承至今的成熟文字。从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最早的成批文字资料——商代甲骨文字算起,汉字已有3200多年的历史。甲骨文存在的时代约在殷商后期,但是从甲骨文成熟的程度和传承关系看,它的存在应该更为遥远,甚至可以上溯至传说中的夏代乃至更早。随着考古发掘的纵深,一些攸关中华文字起源的材料也逐渐披露出来。2005年,连云港夏代启字祭台遗址及蛇、龙和女阴图腾组合的发现,将中国有文字之论提前了700多年。2007年5月,《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在宁夏大麦地岩画中的2000多个图画和符号,具有早期象形文字的特点。内容包括日月星辰、天地神灵、狩猎畜牧、战争舞蹈、牛羊虎狼、手足蹄印、男根女阴、图案符号等。据考证,这些岩画的年代距今约7000年。综上所述,大家不难发现,我们远古的先辈们早在距今7000年到距今3000年间在表意文字上就进行着艰苦而又漫长的文化耕耘。而其中以“男根女阴”为表现对象的古代中国先人们“性崇拜”的痕迹,也同样在古文字构形中得到了明确而广泛的反映。下面笔者从干支、数字和方位三个方面的古文字
构形中,以完全不同于他人的视角,谈谈古人是如何通过“近取诸身”的造字方法来表现当时“性文化”理念的。

一、干支文字
天干地支的由来,有着多个版本的传说。战国史书《世本》说:“容成作历,大桡作甲子”,“二人皆黄帝之臣,盖自黄帝以来,始用甲子纪日,每六十日而甲子一周”。宋末钱塘人徐大升《渊海子平》说是黄帝“筑坛祀天,方丘礼地”。天乃降十干、十二支。是说天干地支是上天所降。明进士万民英(1521—1603)《三命通会》说是天皇氏制定了天干地支。唐刘恕(1032—1078)《通鉴外纪》说是“(黄帝)其师大挠……始作甲子”。大挠作甲子虽是传说,但从殷商的帝王名字叫天乙(即成汤),外丙,仲壬,太甲等来看,干支的来历必早于殷代,应该在3500年之前便已出现了。古人云:“天干,犹木之干,强而为阳;地支,犹木之枝,弱而为阴”。天干地支相当于“树干”和“树枝”。它们是一个互相依存,互相配合的整体。天干用来记“日”;地支用来记“月”。天干地支纪年法以“立春”作为一年的开始而不是以农历的正月初一。干支法在中国古代一直使用,从未间断。陈遵妫(1901—1991)《中国天文学史》指出,“在4000多年前的夏代,可能已有干支产生了”。郑文光(1929—2003)《中国天文学源流》一书中认为,“十天干”起源于中国古代伏羲和“生十日”的神话传说,是十进位法概念在纪时中的反映,应当产生于渔猎时代的原始社会;“十二地支”则由常羲“生月十有二”的神话传说演变而来,产生于殷商之前,后逐渐演变为十二辰。故郑文光推断:“十二支宜乎是夏人的创作。”杜石然(1929—)《中国科学技术史稿》主张夏代已有十天干纪日法,商代在夏代天干纪日的基础上,进一步使用干支纪法,从而把十天干和十二地支配合在一起形成六十循环的纪日法。兹从“构形”角度(所据字形均来自徐中舒(1898—1991)《汉语古文字字形表》,括号中数字为页码),对“干支”各字略作介绍如下:
,甲文作“十”“田”。男根形也。“十”即势也,“口”为阴囊。作“田”者,正视形;作“甲”者,下垂形。《说文古文》作“人”下“甲”。《三体石经》写实画出。《说文·田》云:“田,陈也。树谷曰田。象四‘口’;十,阡陌之制也”。此“树谷”之“田”,与男根之“田”(有时亦作女阴),当为同形字。(551)
,男根形也。“散盘”作“鸟”形。《三体石经》作反“尸”形,实“已、己、巳”形也,应为同源字。惟“乙”字未画阴囊,仅画男根,其他数字则阴囊男根相连之别也。参看“已”字。(552)
,甲骨文作“”下“一”,形似于“”,后作“”等形,皆女阴形也。“”上或有增“一”者,已成“丙”字矣。又有“冖”下从“火”者,见《三体石经》,亦女阴形。(552)
,即“丅”字,乃“倒且(𠀃)”也,或可作“■ □”,或倒“▲ △”形者,或作“长倒▲”形者。均男根状也。(553)
,从“厂(├)”从“”。“├”者,侧“且”也,即男根。“”者,“匕”(女阴)上加“丶”。为和合字也。(553)
,男根形也,与“了”字同。《三体石经》及《说文古文》作“上‘丅’,中‘一’,下‘丄’”,均由直线构成。宋郑樵《通志·六书略》收有“倒‘了’”字,注云“男子阴”。故“乙、厶、、了、倒‘了’、已、己、巳”等为同源字,皆“私处(隐私)”之谓也。(554)
,双手()执男根()状也。异构可作“”入“”中,或“”入“”形。“”“”实为双手之变体。(554)
,“辛”“䇂”皆男根。象形。或作“立(亦可无上点)”下连“丿”“十”。或可作“”下连“丆”。其中“丨”“丿”“十”皆男根下垂形也。(554)
,甲骨文作上“人(亻)”下“且”。“且”即“士”也,“亻”“士”相连,即为“壬”也。(327)
,“×”四端各加短画或弧线,即各端为“十”或“巾”形。《石鼓》和《说文籀文》作上部“相背两‘止’”,下部置一“矢”字。又可作“亞”字中的“空心‘十’字”加上“对角线‘×’”状。笔者以为,“”字中的“空心‘十’字”实即“行”字,与道路(十字路口),绝无关系。(556)
,作小孩状,象形。笔者以为,前人将“子”与“兒”混为一字矣。“子”上加“巛”者,应即“𡿮”之倒文。“𡿮”中之“𠫓”者,倒“子”也,产时“子”头朝下状。“𡿮”中之“巛”,产液也。“毓”字从此(由“母、𠫓、巛组成,同“育”字)。甲骨作“𡿺”下“儿”者,“兒”(正在做产)字也,非“子”(已经产出)字也。《说文籀文》作上“𡿺”,中“北”,下“𡯂”者,《说文古文》作上“巛”下“子”者,两字均非“子”字,应是“兒”字。“王子午鼎”作“子”字头部加“囗”字者,亦非“子”字,而是“兒”字。顺便说说“孟”字,亦应与“兒”字同源。若将“孟”字倒置,即呈上“四”下“𠫓”形,从“邿伯鼎”看,亦有体液下滴。《说文古文》作上“子”下“八”,若将此字倒置,则呈上“八”下“𠫓”形,都是“生育状态”的记录,只能是“兒”字,不可能是“子”字。(556)
,和合字也。由“刀”“丅”组成。“刀”者,反“匕”字,女阴也,非“刀枪”之“刀”。“丅”者,男根也。“丅”或作“丩”(“卜”字之异构)状。(559)
,和合字也。上“亼”或“口”或“四”,女阴也。中倒“丫”或倒“”,男根也。为双手(彐)执“”入“亼”状。(559)
,甲骨文作女阴状,或在“八”之两侧增以毛彡。(560)
,和合字也。由“且”“匕”组成。“且”(男根)作横置状,“且”下之基线“一(或‘二’)”已弯曲作“厂”形。“匕”在甲骨文中或可作“刀”,即反“匕”也,或简作“乙”。《三体石经》《说文古文》均简作“厂”内“乚”“刀”形。横“且”(├)被简化为“乚”形矣。(560)
,男根形。作“口”下连“乚”。“口”有作“曰”者(见《三体石经》)。“乚”或可作“十”“”,且可左可右。参看“乙、己”字。(560)
,男根形也。作“枣核状”,即“丨”之膨大形。或上饰毛彡“人”,而作“个”状,或作“仐”形,“人”(毛彡)下“十”(势)也。(562)
,中“(巾)”状者,男根也。上“凵凵”者,毛彡也。“毛”字即由“凵凵”贯“乙”构成。(562)
,由上下两“匕”字构成,上为反“匕”,即“刀”形。《说文古文》作上下两“白”字构成,下为倒“白”。“楚子簠”作上下两“口”,下为倒“口”,中贯以“乙”。均女阴义也。小篆似作双手(彐)执“丨”(男根)状。(562)
,和合字。上为男根,作倒“𠀃”(《三体石经》)状,或“”(盂鼎)、“亓”(沇儿钟)状。下作“曰”“目”“囧”,或“囗”中“三”,皆女阴状也。(563)
,和合字。构形与“戊”字同。从“厂(├)”从“”。惟“戊”字所从为“丄”字横置,而“戌”所从为“𠀃”字横置。“丄、且”皆男根也。“”者,“匕”(女阴)上加“丶”。(566)
,和合字也。“一(二)”下置“丄”“匕”也。“匕”或作“刀”状。“丄”则多横置作“├”状。“昌壶”“史䛗簋”均作“万”左置“├”。“虢季子白盘”作“𠀅”上增“一”,“├”被弯曲为“”形矣。《说文古文》作“丆”下“巾”字,“丆”即“刀”之简构也,“巾”即男根状。(567)

二、数字文字
人类最初也是没有数量概念的。但在漫长的生活实践中,由于记事和分配生活用品等方面的需要,人们也已经注意到了“一只羊与许多羊”,“一头猎物与一群猎物”之间在数量上的差异。这就慢慢地产生了“数”的概念。“数”概念的形成可能与火的使用一样古老,它对于人类文明的意义,可以说并不亚于火的使用。最早人们利用自己的十个指头来记数,当指头不敷应用时,人们就开始采用“石头记数”“结绳记数”和“刻痕记数”等方法。在经历了数万年的发展后,直到距今大约5000多年前,才出现了书写记数系统。数的概念最初不论在哪个地区,都是1、2、3、4……这样的自然数开始的。中国早就有了“奇数”和“偶数”的概念,实际就是“阳”和“阴”的概念。而在传统的“阴阳理论”中,都会和“男女”结合起来。
,《说文古文》作“弌”。从“弋”从“一”。“弋”者,从“卜”加短画,即下端呈“十”状。笔者以为“一”当与“丨”通。男根横置状。(第1页)
,《说文古文》作“弍”。从“弋”从“二”。“繁安君鉼”作“戈”下“二”,“中山王壶”作“戈”下“二”“月”。“八()”之横置状也。(511)
,“小(川)”之横置状也。“小”上增“二”,即为“示”也。“示”即“势”,男根也。“小(川)”或有斜置而作“彡”者。“彡、三”相通。《荀子·劝学》有“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句,《论语·学而》有“吾日三省吾身”句。《说文古文》作“弎”。从“弋”从“三”。(12)
,甲骨文作“亖”。篆文“四”似“”形,即篆文“六”之下半。或有在“四”内增短画“一二”者,其作用相当于“囧(㕯)”字中的“(口)”。“四”与“也、六、心、匹、它、皿”等为同源字,另有作“囬”者。均女阴之象形也。(547)
,“”“”交互形也,即《说文古文》“乂”。或作“丄”“丅”交互,即“二”中置“乂”,笔者以为,实即两“且”(‘凵’男根)相对也。(548)
,“人”下“八”也,即“胯体线”下之“八”形。“胯体线”或作“人”“宀”“”。当与“也、心、它、四、皿”等为同源字。(548)
,笔者以为“七”应是“丅”字的异构形。“丅”本为男根侧视。象形。“一”为男根载体即下腹肌。“丨”即男根,同“十”。“七”即由“丅”字右弯,演变为“十”字右弯形也。(549)
,左右分也。女阴状。(31)
,“九”应是“卜”之异构形“h”(“片”字的下半字)。“h”字向左出头即为“九”字。笔者还以为,“卜”字反写为“”,“”字倒写为“丩”。“丩”,音“九”,或为同一字。(549)
,“中山王鼎”作“丨”,“我鼎”“几父壶”作“枣核状”,“守簋”“鄂君舟节”作“丨”中圆点状。实即“势也”。象形。(又,廿,《三体石经》作“卄”,两“十”下相连也。(84、85)
,上“一(或二)”,下连“凵”,中“人”或“(厶、仒)”。实倒“且”(男根)之形。从“白”字看,亦可解作“女阴形”。待考。(137)
,“十”在左斜线(腹肌线)“”下。“十”,势也。(84)
(萬),“萬”字由三个部分组成:上部为“臼”字,女阴也;中部为“”或“‘甶乚’相连”状,男根也;下部为“又”。以“又”执“”纳于“臼”中也。和合字。(549)

三、方位文字
就方向位置而言,东、南、西、北即为基本方位;而东北、东南等称为中间方位。在传统的“风水学”中,则有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及中间位置的“勾陈”共5个“方位”。兹就“东南西北”4字简介如下:
(東),甲骨文作上“”下“”。中为“口”“日”“”“目”。后上下相贯,则为“束”“東”。“東”字或中作二画,或“東”中加“井”(父乙尊)。(227)
,本作上“大”下“”。后“大”下增“”,变为“幸(辛,男根也)”。和合字。(235)
西,《说文籀文》作上“卜”,男根也;下“囗”中置“乂”,或“囗”中置“右斜‘’”,女阴也。同“𠧪”字。“西”或作“⾑”,一望可知也。(448)
,两“匕”(女阴也)相背。或有作“┐┌ ”者,两腿之间也。(326)

从上述的“干支”“数字”和“方位”三个方面的古文字构形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古人运用了“近取诸身”的造字原则,以自身最受关注、最为神秘、最被崇仰的“性”的理念,作为造字“构件”中的主要元素。他们创制的以上各字,至今仍被广泛应用,但其中的“性崇拜”痕迹和影响,则已渐渐地被人们遗忘了。
2013.6.24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