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汉字与“性崇拜”

2013-07-11 00:55阅读:
古汉字与“性崇拜”

杨士安


本文是以徐中舒《汉语古文字字形表》为字形基础资料,采用“民俗学”与“古文字学”有机结合的研究方法,对古代象形文字中与人体“性征”有关的部分古汉字形体所作的一次综合性阐述。文章尽可能在字与字之间求出其对应关系,作出系统研究。所持观点,均属原创,言他人之未所言也。本文是对既定参照物的怀疑与否定,是在刷新固有的经典界面之后所呈现出的全新面目,文章不是对既定状态的完善与提升,也不是对已有存在的另类注解。本人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存在,是对汉语古文字字形新的认识的原型,它不但展现了一种被忽视的体验,并且预设着新的研究角度的可能性,应该具有集体共识的社会价值。我们认为,汉语、汉字的研究,不应再是传统小学的散篇或个别单字的考据,而应具有现代科学语言学的基本精神,在建立科学的汉语、汉字学体系的方面作出理论和方法上的贡献。
中国有句成语,叫作“殊途同归”。是说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去到达同一个目的地。常常比喻为采取不同的方法而得到相同的结果。这与另一句成语“异曲同工”有相似之处,都有着“用不同的方法;得到同样的结果”的意思;只前者不很强调结果的好坏;而“异曲同工”则更偏重于效果极好而已。我们知道,在古文字学研究中,包含了众多前辈大师们对文字演化规律的深刻思考。假如我们把古文字学研究的客观规律设想为一尊“立方体”的话,那么,民俗学、社会学也好,语言学、训诂学也罢,都是在以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表达方式,努力地描述着古文字发展中客观规律的本来面目,虽然有的研究者是由“面”入手的,有的研究者则是由“角(点)”或“棱(线)”入手的,并且描述的语言完全不一,但他们再现的对象却只有一个。因而,越是接近客观规律本身,他们所表述的本质也就越相似。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真理是不受学术领域局限的,当然更不会独立于人类生活之外,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不可能拥有另外一个宇宙。
字的诞生是人类告别蛮荒走向文明理性时代的一个显著标志——人类由于文字的发明及其应用于文献记录而过渡到了文明时代。汉字作为汉文化的载体,它的产生宣告了中华文明的开端,同时,汉民族特有的文化审美心理结构,还使汉字本身孕育出了一门独特的书法艺术。对于“文字”的意义,前人多有论说。汉许慎(58?—147?)《〈说文解字〉叙》是这样说的:“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所谓依类象形,即独体者,乃为“文”也;形声相益,即合体者,乃为“字”也。这是前人对于“文”和“字”基本区别的重要观点。《史记·秦始皇(嬴政,前259—前210)本纪》载:“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书同文字”,就是从国家的角度和权威对当时通行的文字所作出的规范性要求。北齐颜之推(531—595?)《颜氏家训·勉学》云:“夫文字者,籍根本”。只有在文字创制之后,坟典册籍才有可能产生、保存和得以流传。清陈澧(1810—1882)《东塾读书记·小学》:“声者,象乎意而宣之者也,声不能传于异地,留于异时,于是乎书之为文字”。同样说明了“文字”在人际交流中的无可替代的作用。“文字”是记录“语言”的工具,没有文字,单靠语言,则是“不能传于异地,留于异时”的。鲁迅(1881—1936)《汉文学史纲要》:“要之文字成就,所当绵历岁时,且由众手,全群共喻,乃得流行,谁为作者,殊难确指,归功一圣,亦凭臆之说也”。鲁迅先生认为,文字的创制有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所当绵历岁时”,方可取得大众的认可。文字是由“众手”创制的,而且需要“全群共喻,乃得流行”,若问文字“谁为作者”,或恐“殊难确指”,因为“归功一圣,亦凭臆之说也”,毫无疑问,汉语文字不可能是一两个人闭门创造发明的。殷代人用龟甲、兽骨(主要是牛肩胛骨)占卜。在占卜后把占卜日期、占卜者的名字、所占卜的事情用刀刻在卜兆的旁边。学者称这种记录为卜辞,这种文字就是被称为“千年神甲、文字始祖”的甲骨文。这是中国最早的成熟文字,其与埃及的纸草文、巴比伦的泥版文书等同为人类社会最珍贵的文化遗产。纸草文字和泥板文书都已失传,而中国的甲骨文几经变异,一脉相承,终于成为现在中国通行的文字。从甲骨文到现代汉字,不仅对中华民族的发展具有巨大的凝聚力,而且记录了中华民族灿烂的5000年文明史。
《汉语古文字字形表》是当今古文字学研究者的重要工具书之一。它由著名的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汉语大字典》主编徐中舒(1898—1991)任主编,“《汉语古文字字形表》编写组”编写。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8月第一版。它是《汉语大字典》编纂中的重要基础工程之一。《汉语大字典》是对汉语楷书(宋体)单字的一次大汇编,它要求尽可能历史地、正确地反映出汉字形、音、义的发展历程,所以在楷书单字条目下,收列有能够反映形体演变关系的、有助于讲明字义的殷、商、周、秦、汉文字形体并加以简要解说,这是字典编写体例的要求。为此,编写人员尽力搜集了各种字形资料,特别是解放后出土的古文字资料,在国内外第一次比较全面地整理出了这部《汉语古文字字形表》。本字表共收列有甲骨文、金文和战国文字头约3000个,凡《说文》所有的,均以小篆为字头,《说文》所无的,写成楷书,注明所见字书,至于尚不可识的字,则一律不收,对各家考释有分歧者,采取斟酌情况,择善而从的做法。如“璞”字就载明“此从旧释,尚待论定”(16页)等。古文字中,凡最初一个形体而有几种用法、后来演化为几个字的,或先只有假借字,后来才出现专字的,则参照《金文编》等书,采取“重见”的成例。《表》中共选用的古文字体约10000余个,绝大多数都是从原拓本或原件照片摹取出来的,这就使该《字形表》的价值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体现和提升。徐中舒先生认为:“人类初有文字无不从象形文字入手。……象形是象自然物之形,如日月山水,牛马犬豕等字,只用简单笔画钩勒其形。……经过许多文字学家的努力,汉字字形学的研究,已有长足的进展,所不足者,过去文字学研究者总是就字论字,旁征博引,臆想居多,究非上乘,他们很少在字与字之间求出其对应关系,作出系统研究”(《序》)。
我们知道,要建构一种理论,必须有一套相对封闭的材料系统。一旦这个封闭系统得到确定,一切理论和说解,就必须在这个稳定的系统中来进行。例如,如果将中国古人的“性崇拜”独立于“古汉字”之外,甚至压根儿就不承认中国也有过“性崇拜”(常常以中国是文明古国,是礼仪之邦为说词),这也就是突破这一“相对封闭的材料系统”了,那么拙作的一切理论和说解,都不可能在这个系统中来进行了。本文所选字形,仅仅是《汉语古文字字形表》中与“性征”有关的部分字形。而《汉语古文字字形表》则是以汉许慎《说文解字》部首和字头为基础排列编制的。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文以早期字形即殷商、西周和战国时期字形为主,个别亦有联系小篆之处,而对秦汉魏晋等相关字体则涉猎较少。对其中有些字形暂无确解者,只能付之缺如,尚俟来哲矣。对于很多前人已经有了合理阐发的古文字,也就不作赘述。这里仅对前人“讳莫如深”的“男女性征用字”从“字形结构”的角度发表个人观点,由于缺少中间环节,因此无法详述字义在发展演变过程中所产生的转移、借用以及最后“定型”(发展成现在通行的“基本意义”)的演变历史。黑格尔(1770—1831)认为,重视生殖是东方文化的重要特征。具体地说,对自然界普遍的生殖力的看法是用男女生殖器的形状来表现和崇拜的。“性崇拜”就是人们在特定历史阶段上的心理折射。生命之源就在于男根与女阴的结合,对男根女阴的崇拜不独中国为然,而是世界各地都有。男女合二为一,生命循环不绝,大抵是各民族文明一发端便有的觉悟。千百年来,基督教的教堂遍布世界各地,不论是哪个地区的教堂,门窟都呈橄榄形,这就是女阴崇拜的遗留,因为这是“生命之门”。早期人类的思维特点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资料说明,在古代社会里,橄榄形、菱形及椭圆形器物曾是作为女阴的象征,这些图形同样都出现在古代汉字的形体里。坚挺有力的阴茎是男性勇敢、威严和生殖力的象征。也同样都出现在古代汉字的构件中。通过对古汉字中的“性崇拜”现象的探讨,我们将会以更加理性的思维来考察潜藏于古人日常行为之下的“生命观”,将会以更加深刻的解读,来理解和认识蕴含于古汉字背后的关于超自然力量等问题的文化内涵。在20世纪的日本,还出现了一位世界著名的电影明星在他母亲的葬礼上坚持要吻她的阴部的事情,新闻界以尊敬的态度报道了这件事,而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这也说明了现代日本人对这种传统的性崇拜观念还是接受的。长期以来,中国人都处于性禁锢的社会环境中,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逐步有所开放,这是个历史的进步。但是,开放有健康的也有腐朽的。很多时候,人们对性的态度是在道理上讲都懂,都理解,但行动仍受旧有观念影响。我们不仅需要有一个正确的性观念,更需要有一个健康、宽容的性文化氛围。事实上,不仅中国有性文化乎?色情乎?之争议,世界上不少国家也有相同的遭遇。 2002928日,经过长达5年准备的“纽约性史博物馆”横空出世,向公众开放。这个名为“纽约市如何改变了美国的性生活”的博物馆的发起者丹尼尔·格拉克先生称,这是全美国第一个公开向公众展出有关性生活史研究的博物馆,目的是让人们了解性生活在纽约乃至全美国人的生活变迁中所起的作用。然而,这个博物馆尚未开张之时,便遭到了社会各界的猛烈攻击。客观上“色情”自然与“性”有关,但性文化的主旨在提倡性文明。尽管在性文化上,西方人强调个人自由,行为较外露,东方人较注重社会性,表现更含蓄。但总的来说,东西方性文化的共性要大于个性,科学、健康和自然应是共同的发展方向。本人以为,在文字学研究中,要想故意避开“性崇拜”,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取的。其实在《说文解字》里头,也有“女阴”的载录。如归于“人”部的“也”字:“也,女阴也”。这个字是象形字,从古籀文可以看出,它包含着女阴大小阴唇和阴蒂,实在是象形得不能再象形了。清朝朱骏声(1788—1858)《说文通训定声》以为“许说此字必有所受”,不过心里却很不舒服,写了个批注说:“然是俗说,形意俱乖,知非经训”。另外一位经学大师段玉裁(1735—1815)则认定:“本无可疑者,而浅人妄疑之。许在当时必有所受之,不容以少见多怪之心测之也”。但在以后的历史阶段中,“以少见多怪之心测之”之人依然不绝,把汉字中的性崇拜现象斥为“俗说”,以为“形意俱乖”,断“非经训”之人亦仍属时有所闻。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却会采取特别方式,在“俗不可耐”和“必不可少”之间取得“天衣无缝”的协调与平衡。
正如徐中舒先生所认为:“人类初有文字,无不从‘象形文字’入手。……象形是象自然物之形,……只用简单笔画钩勒其形”。这一说法无疑是正确的。同时,汉字最初都应是字形与所表词义相统一的,只是在历史传承和使用中,字形因诸种因素的影响而与所表词义有不同程度的脱节。所以尽管“只用简单笔画钩勒其形”,而放到今天来释读却并不简单并有“脱节”现象,主要原因当然是“古代的作者”和“现代的读者”之间,所处历史时代相隔过于遥远,今非昔比,环境大不相同了。前人常见之物,今人无从见得。而“以后律前(以今律古)”应是学者大忌。举两个例子。一是,“《尚书•多士》中有“惟殷先人,有典有册”句,有人认为甲骨文“册”字里边的竖画表示竹简;横线表示编绳。“典”即陈“册”于“几(案桌)”,以示隆重敬畏也。不少学者都同意这一说法。但稍读过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先有“甲骨”,再有“竹简”(一般认为,“竹简”是战国至魏晋时代的书写材料),再有“纸张”(这里不讨论线条刻画之类),是“甲骨文”未卜先知地率先刻上了“竹简”,还是早有“竹简”,之后有了“甲骨”,再之后又重操旧业,废弃“甲骨”,拾掇起“竹简”老传统来了?如果能够拿出证据,当然也是可以的,可我们没有见到呀。有关资料认为,“简册时代的书有其特定的规制,重要的书,其形制便大,其它的则等而下之。汉王充(27—97?)《论衡·铭命决》:‘《易》《诗》《书》《礼》《乐》《春秋》策皆长二尺四寸;《孝经》歉半之,一尺二寸;《论语》策八寸,尺二寸者三分居二,又歉焉;此古制也’。其《论衡·射短篇》又说:‘二尺四寸,圣人文语’。说得很明白,古制明定,最重要的圣贤著作长二尺四寸,次之则一尺二寸,再次之,仅八寸了。以简册的长短来区分书的重要与否”。汉王充有否见过“甲骨文”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可以看一看“甲骨”或“金文”中的“册”字(79、172页),所奉“竹简”或三五根,多至六根,有长有短,高矮不一,说明陈于“案几”之简策,有的重要(长),有的不那么重要(短)。这样杂乱无章,恐怕就称不上“典”了。笔者以为,“册”79页)实作以“〣(男根)”贯“(女阴)”形,小篆尤为象形。“曾姬无恤壶·嗣”之部件有”内置两“‘口’下连‘丨’”(类“”,男根),即呈“吅”下连“𠕁”状。“(妾子)𧊒壶”“丨”为“”,《说文古文》易“丨”为“屰()”,均可证“册”为“性征”用字也。异构或“横‘𠀃’贯‘二(三)’”形(旂觥,令簋)。更有两“横‘𠀃’贯‘二(三)’”连体形(善夫山鼎、㝨盘),或相背形(作册大鼎)。二是,说说“日”字。“日”是象形字,一个圆圈,中间加一个黑色圆点。在地球人眼里,早晨从东方升起,傍晚从西天落下的太阳是一个红色的火球,所以画一个圆来表示太阳。但是太阳中间的黑点是什么呢?人们引用了中国古代的传说。说是在远古时代,太阳中居住着“三足金乌”。三足金乌被古人视为神乌。并且据此认为:所谓“金乌”就是古人观察到的太阳黑子。并自豪地表明,世界上最早对太阳黑子的记录是中国公元前140年前后成书的《淮南子》。应该认为,太阳黑子的暴发并不是随时“明显地”发生着的。即使作为作者的某位古人今天看见了,明天的那位读者也不一定看见过,不一定能理解。我们说,“黑子”无非是太阳这张美丽脸上的几处“雀斑”而已,它会如此引人注目,作为构成“日”的“标志物”?笔者以为,“日月”两字,均与“天象”无关,不过是“近取诸身”的两个“性征”用字而已。日,有作“○⊙日”,或上方下圆,中置短画者。本人以为,此“日”不一定是指太阳(但其中“○”为太阳,并兼为女阴,属“同形字”)。实为女阴之象形也。理由是:“班簋”中“昧”字,从“未”从“心”,可见其“日”乃“心”义(女阴)。“盂鼎”“沈子簋”皆书“昧”为从“未”从“女”,亦可证“‘日’即‘女’”也。“𠫑羌钟”“昭”字所从之“日”作类“司”(女阴)状。“昏”字从“氏”从“日”,“氏”者,从“”从“十”(男根,同‘势’)也。“昌”字所从两“曰”,呈男根女阴状;且“昌鼎”中“昌”字作“上‘爫’下‘口’”形,可见其“口”可由“爫(爪)”接触。“旦”为“日(○)”下“▲”。晋,从两“矢(男根)”入“曰(女阴)”状。甲骨文或作“◇”中“短竖”,或作“◎”,亦与“太阳”无关。《表》“日部”所收20余字,本人认为均与“太阳”无关(257)。月,有作“夕冃”,或“円”之侧形等。中置短画。本人以为,亦为女阴之象形。“墙盘”“有”作“又”抚“”(女阴),应为“又(手)”可碰触之物(267)。明,所从之“日”,或可作“○⊙日”等形(均女阴形),可见其形义之相通。“月”或作“”右上两“╲”(胯体线)。总之,与“月亮”应是毫无关系的(268)。“日月”两字,勾勒简单,形象逼真,但正因为“勾勒简单”,所以其形象到底“逼”的是什么“真”就说不清楚了。这就是字形与所表词义的脱节。
从大篆到小篆有个缓慢的发展过程,在走向小篆的过程中,同时是汲取了当时大篆所保留的多种有用信息的。从文字的基本成熟到许慎开始编写《说文解字》,中间已经有了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而这其中无论形音义都发生着迅速的变化。许慎所描述的,仅仅是他所处时代的形音义情况了。文字最初作为一种图形,它必需在一定范围内得到“约定俗成”,也即在一定范围内受到大家(受众,读者)的认可,才能起到交流作用。所以它必然是有一定规律的。而不可能是只有作者自己才知道的事情(表现为图形)。所谓研究,就是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例如本人认为“言”是个“和合字”,是男女结合的意思。拙作《〈说文〉性征部首选释·和合部首·言》载:“《说文》云:‘直言曰言,论难曰语’。就是说直接讲话为‘言’,议论辩驳为‘语’。徐锴(920—974)《系传》云:‘凡言者谓直言,无所指引借譬也’。郑樵(1104—1162)《六书略》云:‘言,从二从⾆。二,古文上字,自⾆上而出者,言也’。王力(1900—1986)《古代汉语》:‘言字本身就从口,跟语言有关。原则上从言从口都可以,言部和心部都有相通之处。所以误又写作悮,悖又写作誖’。杨曰:此和合字。上男根(‘一’下‘’,象形),下女阴(‘口’也,象形)也”。《说文》认为是“言语”的意思(至今仍然是这个意思),这并不意味着《说文》把字义解释错了,而至多只能说是《说文》没有把更早时期(源头时期)“言”的意义解释清楚,而只是解答了离开源头已经有了一段距离后的“言”的意思了。而之所以没有把更早时期(源头时期)的意义解释清楚的原因,则是多方面的,对于这点,我们不必苛求于前人。任何学说都必须以“自圆其说”为底线的,而不是缺乏规律的“东一鎯头,西一棒子”。本人对这些文字的解释,也不过是一个阶段性研究成果而已。相信以后还会继续向纵深发展。
汉字的笔画结构类型是在变化着的。拙作《汉字的“笔画”与“块面”》曾经说到:“汉字是由笔画构成的,所谓‘永字八法’,指的就是构成汉字的八种基本形态。‘永字八法’中没有‘面’的概念,这是因为当时已经没有人用‘块面’来书写文字了。‘面(块面)’是指金文中大于‘点’和‘线’的‘黑块’。……‘黑块形’可以认为是‘点’或‘线’的‘肥大状’,即将某个范围如‘点、短画’等膨大成‘○□△’,更有将‘轮廓’填满涂黑而成‘●■▲’。这在金文中是常见形态,而小篆以后,就不再有‘黑块形’书写,代之以表示‘范围’的‘轮廓线’来表达了”。拙作《〈说文〉性征部首选释》一文说到:“要表达反映古文字形象,本应采用甲骨、金文或小篆等原有字体,但因电脑‘字库’所限,为便于录入,这里只能以相近的宋体‘代劳’了。有时甚至还借用了字母或符号,乃不得已而为之也”。本人以为,要认识和理解古汉字,必需对古汉字中的部分构件有个大致的了解。古汉字中的男性构件常常有:丨乚乙十丅丂丄‖卜卩〒干丌兀𠀃屮巾丫小幺亓不帀亣示且甲䇂屰豆辛等。古汉字中的女性构件常常有:○⊙Ɵ◇〈〉匕□口亽夕也𢖩井日曰月冃冄円戶心冋罒皿四血囧冏等。有时会与胯体联系在一起:╰ ╯冂冖人八凢等。有时会与毛彡联系在一起:∥″〃巜彡巛等。有时会与体液联系在一起:∷氺等。有时会与手联系在一起。单手有:又乊爪爫等;双手有:癶等及两手配套的彐等。兹按原《表》顺序,选择部分“男女性征用字”字形,略作叙述如下。各字之后附有原《表》页码,以便对照也。文末附有《索引》。


,《说文古文》作“弌”。从“弋”从“一”。“弋”者,从“卜”加短画,即下端呈“十”状。笔者以为“一”当与“丨”通。男根横置状。郭沫若(1892—1978)《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第一篇第一章:“画一以像男根,分而为二以像女阴,所以由此而演出男女、父母、阴阳、刚柔、天地的观念”。( 1)
,甲骨文作“一”或“二”下“卜(ħ)”或“、(反卜)”。“吉日壬午剑”作“二”下“千”;“千”者,“丿/”(胯体侧)下“十(作根圆点)”也。“昌鼎”作“二”下“亻”。“蔡侯尊”作“下”形,从“一”从“卜”也。“吴王夫差剑”作“丌”形。今称“阳元”,即此意。(1)
,“召卣”“墙盘”作“𠀚”,“侯马盟书”作“一”下“𠀚”。“古匋”中“竖”加“根圆点”。(2)
,甲骨文由“丫”“口”“又”构成。作以手持“丫”入“口”状。“簋利”变“丫”为“(或‘𠂝’)”,持“”入“口”也。“秦公钟”其形似“古”。“事”字重见。(2)
,甲骨、西周均作“二”形。春秋作“一(胯体)”上连“卜(├)”。“十(势)”之侧形也。或有上作“(倒‘丂’,亦‘势’之侧形)者,男根上竖之形也。(3)
,甲骨、西周均作“倒‘二’”,即上画长,下画短。春秋作“一”或“二(载体)”下连“卜”(侧视)字,男根下垂之形也。(4)
,以“不(𠀚)”入“”形也。 “不(𠀚)”上可作“一”,亦可作“二”。胯体线也。从“旁”字看,“”或作“”(女阴)。(3)。
,甲骨作上两“(或‘’)”,下连“卜(或‘’)”。“者减钟”作以“辛”(“丨、丅、小、不、、、示、𠀚、䇂、辛”皆为男根简繁不同写法。或有“毛彡”,或有“阴囊”,或有胯体线,各自所取不一)入“”(女阴)状。(3)
,“丨、丅、小、不”之增繁形。“不(𠀚)”上可作“一”,亦可作“二”。“一”(或“二”)为胯体线,中下垂者,男根也,两边分列者,毛彡也。《说文古文》作“一”下连“巛”,义同。(4)
(豊),《三体石经》作上“井”下“且”状。“且”写实,由上“☉”中“‖”下“一”构成。连“尿道口”亦清晰可见。足见其写实程度。其实就是“豆”字,无非是将“⊙(曰)”断笔而为“”而已。“豊”与“丰”同,“山”中两“丰”,当为女阴形。(4)
(录),上从“丅(〒)”,中从“冋”,下从“氺”。似为“体液”外流形。甲骨文作作上“丅”,中“◇”竖点,旁“水滴”状。(5、277)
(畐),上为倒“且(𠀃),或作“丌”,男根也,下为“田”(或作“目”),女阴也。或“田”边有“”,双手也。“”旁可置左侧,亦可置右侧,亦可置下方。(5)
,甲骨由“亍”“又”组成,或加“冫”。西周作“示”加“双”。(6)
,《三体石经》部分含上“卜”下“曰”状。“蔡侯钟”有双手执“了”入“曰”图形。(7)
(申)。“丨”有时弯曲为“乙()”。如《三体石经·申》字,可作双手“彐”执“丨”状,亦可作双手“彐”分置上下执“乙”状(小篆)。(7)
,《说文籀文》作“宀”下“垔示”。垔,或作“𡍯”,或作“𡍏”。可知“卜”“乙(弓)”相通。(7)
,以“”(手,或作“屮”)执“”(女阴,或作“口”“曰”)和“示”(男根,或作“小”)。(8)
(且、土、社),甲骨作“𠀃”。春秋作“示”加“𣎶”,或作“𥙭”。“𠀃”与“丄”“且”同源。(9)
(礿),甲骨从“丿”下连“┤”,或反构成“乀”下连“├(或十)”,当与“千”同源。(10)
,部件“單”应从“以‘’贯‘曰’”状,上两“○”为“睾丸”形也。(10)(49)“斤”或从“厂”从“丅”。(10)
,“小(川)”之横置状也。“小”上增“二”,即为“示”也。“示”即“势”,男根也。“小(川)”或有斜置而作“彡”者。“彡、三”相通。《荀子·劝学》有“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句,《论语·学而》有“吾日三省吾身”句。《说文古文》作“弎”。从“弋”从“三”。西周卫盉“参(𠫰叁)”,下部作“彡”加“”,象形也。(12)
,“土”上有“一”。或作“干(反‘土’)”下有“一”。“土”下之“一”应视作“参照线”。“参照线”或弯曲作“凵𠙴”。甲骨或有书“土”作“立”状者。(12)
,加由“白(女阴)”“王(男根)”组成。上部或作“曰”上一竖“丨”,或作“曰”上三竖“川”,或作“曰”上四竖“”,或作“曰”上加一“十”,或作“曰”上三“十”作“”,或作“曰”上加四“十”作“”。皆女阴多毛形。(12)
,甲骨或作“一”上“(倒‘夫’)”形。“士”上连“一”(“”)形,“平(倒‘士’)”下连“一”形。(13)
(睿)。上“𣦵”中“仌”下“目”。《说文古文》作下“▽”。(13)
(黄),似由上“辛”下“曰(㬰)”构成。(14)
。由“▲”加“一”。见西周“(鸟吱)尊”。或作“土”,见“𧽊簋”。春秋有作“才士”者。“士”或“土”,皆“一”上置“十”也。(17)
,以“丨”贯“口”也。“口”上下作“”者,毛彡也。“丨”亦有下弯者。(17)
,或作“倒‘’”形。加“一(或扁口)”则为“屯”。同源。(18)
,以“屮”“乑”饰“女(或母)”也。(18)
。若双手执“屮”靠近“口”边。《三体石经》“口”作“女”。说明“口”“女”义通(24)
。《说文古文》上部作“㬰”。小篆作双手执“丄(人)”形。(25)
,“毛公鼎”作女阴状。(26)
,或作“旾”。甲骨作“茻”中“口”“十”,或于上下“”间加“⊙”“十”。春秋作“艹”下“屯(男根)”“曰(⊙,女阴)”。从“楚帛书”看,似与“若”字类,但其它字形则化为“艹”矣。(27)
,“茻”加“曰”,四“木”中加“曰”。(28)
,中“丨”。边作“八”,毛彡也。前人或释“砂粒”,长砂粒耶?(31)
,甲骨作“”。春秋蔡庆钟作“丄”加“八”(毛彡)。(31)
,相背形,居两侧也。即胯体线。亦女阴状。(31)
,疑为“匕”居“八”间。非“刀”也。(33)同源字:“尔”为“十”居“八”间,“”为“人”居“八”间,“公”为“口”“曰”“吕”居“八”间。西周利簋、旗鼎“公”作“男根”状。(33)
,或作“朩”“尒”。即“十”加“八”,或“个”加“八”。皆男根形。(32)
,“八”下“田”“曰(口)”也。(32)
。“”下“口”也。“”实“仌”之变体也。故应与“谷𧮫”类。(32)
,“丿(肌体)”下“个(男根)”也。(33)
,“八”下“口(或作‘⊙’)”也。(33)
,从“”居“八”间。“”即“丷”下连“十”。(33)
,“”下连“十”“屮”“朩”。(33)
,“十”在“”中也。一作“十”在“八”中。《说文古文》作“丑”加“”。(34)
从“八”从“牛”。(35)
,以“十”(男根)贯“凵”(女阴)也。“随县战国墓漆下下野八宿匫·牛”颇类“甲”字。与“牛羊”无关。(35)
,甲骨可以“丄”从牛、马、鹿、羊、豕等。从这点看,或与“牛羊”同形,待再考。(35)
,甲骨可以“匕”从“牛”“虎”“羊”“豕”等。(36)
,或从“牛”从“㞢”(应即“丄”字之别构也)。(37)
,上部从“”(《三体石经》)、“”(妾子𧊒壶)、“㞢”(五礼卫鼎)、“牛”(诅楚文)。实皆“丄”之异构,男根。“口”女阴也。(38)
,或作“▽”,女阴也。(39)
(乎),上从三“丨”、或“小”形,下从“丅”“丆”“丁”形。“丅”“丂”,男根形也。小篆作“丿”下“兮”形。(39、179)
,以“(又,手)”执“丨”入“口”也。后讹为双“又”()下置“口”。(41)
,或作“匕”下置“口”(见“大簋”)。(42)
,或作“𪱳”。(42)
(),左上从“十”“屮”。(43)
,上从“厶”下从“口”,或作“廿”(鄂君车节)。(43)
。(43)斧形。或作横“𠀃”入“”状。(43)
,甲骨上部直绘男根形。亦有作“士”“午”形者。西周有作“士”“𡗓”“干”(光伯簋)形者,春秋有作“”(王孙甗、中子化盘)、“土”形者。(44)
,或作“口”下“壬”,或作“口”下“土”。(44)
,上“士(土)”下“口”。(44)
,由“卜”入“”中,下“口”。或上为“用”加四点()。(45)
,双手执“(干)”至“口”。又有双手相合“彐”而成“冃”状。(45)
,“一”或“二”下置“厼”。象形。下为“口”。(46)
,上为“吅”(睾丸形也),中为“”,男根形也,下为“曰”,女阴形也。(49)
(戉),“戉”由“(匕)”“”构成。(50)
(赵,肖),“肖”由“小”“(夕)”构成。(51)
(歬),上“止”下“”状。“止”者,与“心”类。“舟”者,“亚”或“皿”之竖立状也。待再考。(53)
,从“”从“帚”。“帚”由“”“”“巾”构成。(54)
,以“”执“屮”(下连“乚”)状。(54)
,《说文籀文》作上相背两“止”,下双手“”执“豆”(“且”之异构)状。“相背两止”疑为“八”上毛彡形。“登伯盨”作“○”上两“”状可证。又,“姬鼎”旁置“米(上‘小’,中‘一’,下‘小’)”。(54)
,甲骨文作“行”中两“止”。“止”作脚印(块面形)。又,“辵”字实为“彳”(“行”的一部分)下“止”也。(55)
(岁),从“步”从“戊”。“戊”字或从横“丆”,或从横“山”状。“步”字所从两“止”,有作两短横者(“利簋”)。(55)
,从“止”从“匕”。“匕”字可看作是“行”字的一部分,从“行、此”两字,应注意“人”与“足(止)”之间的关系。待考。(55)
,含反“正”(乏)。何义待考。(55)
,从“早”从“止”。何义待考。从“韪”可作“愇”(《说文籀文》)看,“是”与“心”字有一定关系,疑此处之“止”实为“心”字之缺笔也()。又,“毛公鼎”“早”旁置“”,可见“早”为可执之物也。或执“十”入“曰”之象。(56)
,应与“行(彳)”“止”(身体部位)有关。“止”待再考。(57)
,其“亦”作“朿”。中为“”也。(57)
,“率”,中作“幺”“”。(57)
(迈)。(57)
𨑒,“土”作“”。(57)
(过),“呙”或从两“”,或从两“”。(58)
,“禺”,以手“”执“甲”也。(61)
,两“冉”相对状。(61)
,注意“夂”是否即“夕()”。“丰”是否“毛彡形”也。“夂”或应为以“乙”入“反‘匕’”形。(62)
,“卜”上连“”形,入于“”中也。(62)
(遷),《说文古文》作“拪”。《三体石经》作上“彐”,中“彐”,下“艹”。(62)
,上“彐”,下“口”状。(64)
(𨒈),犀,上“尸”,下“辛”,需注意。(64)
,上“巾”内置两点。(64)
,“”加“”作“米”状。实上“臼”下“(小)”形。(66)
,上从“丷”,辨中从“囟”,下类“用(西)”。(67)
(首),似作上“巛”,中“”,下连“曰”形。“页”字所从者是。“侯马盟书”内作“舀”,从“爪”从“臼”。“曾伯簠”“爪”作反爪“”状。徐中舒认为“从‘㸓’似为从‘臼’之误”。(68)
(边),上“自”,中“”,下“方”。(68)
𨕢,上“幺”“”。下“田”。或上“幺”下“田”。(69)
,上从“丨”“十”“◆”,中从“四”“目”,下从“心”。(70)
(复),“𩰬从盨”作上“一”连“”连“曰(⊙,‘昌鼎’‘散盘’等作‘○’)”连“”连“一”;下“夊”。男根写实形也。“石鼓”伯“且”下“夊”。“侯马盟书”作倒“且”,中“▽”,下“夊”。“诅楚文”作上“一”,中“吕”,下“夊”;实倒“且”之断笔也。可见“且”、倒“且”、“一吕”“幺”与“⊙一”为同义。徐中舒认为:“象半穴居,前后有廊,廊下着‘夊’,象人足出入之形,‘丷口巜’良为廊之本字,“”丘象半穴居两廊出于地面之形。合此三形则古代半穴居之形始能出来”。(71)
,皮,上“口”,下紧连“尸”,以手“又”执之之状也。徐中舒认为:“皮,象手持鼓棰以指鼓面之皮,故得‘皮’意,隶书‘鼓’或从‘皮’作‘皷’。‘壴’,象鼓”。(71)(120)
𢔶,以“又”抚“臼”状。“楚帛书”“中山王鼎”作“目又”,当与“𥄎”类。《说文古文》作“目八寸”。“贝”非“蚌”类也。(73、128)
,从“午”从“卩”。“午”作“⌒”加“◆”,或有作两“◆”相连者。即“十”字下端肥大状。“御鬲”作两“幺”,说明“午”“幺”相通也。《说文古文》作“驭”。行者以为,“御”之与“驭”,或有某个义项相同,但不一定是同一字。徐中舒认为:“御,盂鼎从‘两◆相连’,与大鼎作‘叠连’象马鞭前端两结之形,今天北方大车御者,仍与古时无异,后来或讹为午,或讹为‘两丙叠连’,积久相沿,遂失原意”。(74)
,“何尊”作“亻彡乚”,“颂鼎”作“亻土乚”,“卯簋”作“亻〧乚”,“秦公簋”“亻土连接”旁置“彡”,外加“乚”。“亻”应即“卜”之变形。(75)
,或作“空心‘十’字,无边”,或作上“八”下“北”形(妫甫人盨)。徐中舒认为:“‘行’象十字形道路,‘彳’乃‘行’之省”。本人以为与“‘亚’字中的‘空心十字’”为同形字。待考。(75)
,“匕”之上下相背。“十三年𤼈壶”作两“匕”,上正下侧。《说文古文》上“一”,中“”,下类“”状。(77)
,辰作“厂”左上角斜置“𠀃”形。(78)
,以“”入“口”也。或旁置体液。徐中舒认为:“⾆象张口⾆向前有所移动之形,参看565页‘饮’作□,正象人俯首伸⾆饮洒之形”。(81)
,“丷”下“丅”或“十”。或“凵”下“”(干邑布)。(82)
,同“”。“干氏叔子盘”作“”,“豦簋”“毛公鼎”作有茎圆点。(82)
,同“‘囗’内三人”,或作“”。《说文古文》作“𠀬”。(82)
,或作“冏”。(82)
,上“▽(▼)”,中“十”,下“冏”。以“辛”置“冏”也。《说文籀文》“辛”下两“⊙”,睾丸形也。(82)
,从“丩”从“口”。“丩”者,反“卜”之异构也。(83)
,“”形,末笔向右。(83)
,上“十”,下“口”。“十”之“一”作粗形为“▆”。《三体石经》“口”作倒“亼”形。(83)
,“中山王鼎”作“丨”,“我鼎”“几父壶”作“枣核状”,“守簋”“鄂君舟节”作“丨”中圆点状。实即“势也”。象形。又,廿,《三体石经》作“卄”,两“十”下相连也。(84)(85)
,“丿、”下连“十”状。(84)
,尃,持“屮”入“”也。(85)
廿,或作“凵、𠙴”,或作双十形“”。(85)
,《三体石经》作“双”中置“十”。有作“山”“倒”,或三“十”而下连。(86)
,上“十”连“止”形。或作三“十”(“”“十”“”)形。(86)世,“止”官三竖尖端肥大状。或有作类“𣧐”形者。(86)
,甲骨作“”(不含下“一”),或“凵”内连“”。春秋作“廿廿”。(86)
,“辛”下置“口”。“辛”,或作“一”连“丫”,或作“一”连“”,或作“二”连“”。(86)(“言”之繁化可参见89页“讯”,90页“信”。象形也)。
,《三体石经》“言”作上“▽”,中“丷”,下“▽”。(87)
,者,“王孙钟”作上从“小”从“匕”,下从“龱”。《三体石经》作“𢒕”。待考。(88)
,《说文古文》左作上“心”下“了”,右作“㞢”。说明“言”旁为和合字也。
,每,以“屮”入“尸()”也。“屮”或两旁增“”,毛彡形也。“尸”或类“”形。(88)
,《说文古文》左作上“心”下“了”,右作“卥(西)”。说明“言”旁为和合字也。(89)
𫌲(“言”下“廾”),即诰。或作“癶(二“又”)”中“言”。(90)
,“㝬叔鼎”作“㐰”。古钵作“廿千”。《说文古文》作“亻”。“辟大夫虎符”作“言”。“古体军信之钵”作“言◆”。《说文古文》左作上“心”下“了”,右作“心”。说明“言”旁为和合字也。而“心”同“◆”也。(90)
,“侯马盟书”作“韶”。说明“言音”同字。(91)
,《说文古文》左作上“心”下“了”,右作“谷”。说明“谷”“㕣(公)”相通。(94)
,“古钵”作“音端”。说明“言音”同字。(95)
,“高奴权”作“音出”。说明“言音”同字。又,訄、詋、訑均或可从“音”。(95)
,(97)
,由“辛”加“曰”组成。(97页)
.“䇂”也。男根状。(98)
,“毛公鼎”作“辛罒东土”。(98)
,以“辛”入“尸”。(98)
(对),中“土”或作。(98)
𢍰。(100)
,有作“王”下“艹(双手)”。(101)
,由“辛月巳”构成“龙”。(102)
,所从是否为“贝”,待考。(102)
,“谏簋”“师晨鼎”作上“八”,下“艹()”。或上“廿”。(102)
𠨧,《说文古文》作上“囟彐”,中“囟彐”,下“”。《三体石经》作上“彐”,中“彐”,下“”。说明“囟”相通。(103)
(興),上“(同)彐”,下“艹()”。(103)
,“要簋”作上“彐”,下“女”。《说文古文》作上“囟彐”,下“女”。《三体石经》作上“幺彐”,下“女”。应注意“幺囟目”的关系。(104)
,辰。注意“斜‘且’”。或“斜‘曲’”入“乙”。(104)
,由“口(廿)”“十”“彐(双手,)”构成。(104)
,《说文古文》作“攴”。(106)
,由“爫(又)”“口”“十”构成。“十”或作“朩”。(106)鬲,“伯家父鬲”作倒“且”入“曰”状。《三体石经》作上手执倒“𠀃”,下“”。(106)。
,“𤼈钟”“邾公釛钟”均作左上“∧”连“()”连“口(曰⊙)”连“”连“∨”;右为“虫形”。可知“鬲”并非器物也。(107)
,《说文古文》作类“臼”状,说明“为”不只“牵象”义。(108)
,部分构件作倒“且”写实状。(109)
,以“又”抚“口”也。(110)
,由“丨”“又()”构成。徐中舒认为:“父象手持石斧之形”。(110)
,与父同源。由“丨”“又()”构成。(111)
,以“”持“亻(疑为反‘卜’)”状也。旁饰“”,体液也(111)
,左“巨”右“又”。“巨”,疑为侧“𠀃”状也。“𠀃”底横画,变作弯曲状“匚”耳。或有从“”者,同义。是否与“臤(117)”同,待考。(113)
,以“”持“甲”形。(114)
,以“又”持“丨”入“口”状。“古钵”作上“(十)”,中“曰”,下“”。(114)
,以“又()”持“”也。“”者,“十”“口”。与“支”“史”“吏”同源。(115)
(肃),以“”执“”,下“亚(无上下底,实即‘行’字)”,“行”中有体液“∶”。《说文古文》下从“心”,说明“亚心”相通也。也说明“行”不只“十字路”之义。(116)
,俗谓执笔状,待考。所执者当为“”(女帚卣)、“午”(者氵尸钟)。(116)
,再考与“取”同?(117)
,中或作“”,或作“⊙”,和合字也。与“目”当并非一字。待考。(117)
㱿,上“士”,下“”。(118)
(殺),上从“”,下从“”。“”,《说文古文》作“巾”,《三体石经》作“小”。(119)
,所持何物?(119)
,上“屮卜”,中“”,下“又”。(120)
,“叔皮父簋”“石鼓”作“口尸又”,“中山王鼎”作“十曰尸又”,“(妾子)𧊒壶”作“廿尸又”,《说文古文》作“从尸又”,《说文籀文》作“口(○)尸又”。可知“口廿从”相通。小篆作“尸又”。(71、120)
,《说文古文》作“尸几(人)”。与“皮”有近似处。(120)
,以“又”执“卜”。(120)
,古。(121)
(学),上“爻(井)”旁为“彐”,中“”,胯体线也。下“子”。产子状也。(127)
,其“丶”可作上竖、平直、下垂。亦可置于左侧。亦可弯曲而作“乁”状。(128)。杨:实即“且(丄)”字之横置状,即“├”也。长画“丨”为基线,或可称载体线(肌体也),短画“(或作一)”为附着于肌体之男根。“卜”可从正侧不同角度作“┬ ┴ ┼ ├ ┤”状,“├(侧面)”为“┼(正面)”之半。或因线条曲直而可作“┬(丆丂七)、├(h九)、┤(丩)”等不同形态。有人以为“龟甲裂纹状”者,大误。文字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以“龟甲”作为“书写载体”的,应该是先出现文字,等“甲骨锲刻”出现时,文字当已基本成熟矣。象形文字就是画一个图形给人(读者)看,很可能就是用一根树枝画在地上或陶坯上,而不是随身带着刻刀(其时“冶金”尚不发达,有把刻刀也不容易)和甲骨,当场刻给别人(读者)看。等“青铜冶炼技术”渐趋成熟后,“甲骨锲刻”才可能出现。故“卜”字与“龟甲裂纹状”无关,和其他很多文字一样,早在“甲骨锲刻”之前,应已出现。诸暨方言谓男根为“卜屌”或“不屌”,应为古音之孑遗。
,从“”上“∨”下“∧”。“散盘”增“卜”。∧∨,胯体线也。实非动物“蚌贝”义也。(128)
,上“卜”,下“口”。(128)
𠧞,《说文古文》作“双线‘八’”,即左两“╯”,右两“╰”也。中“乙”字。(128)
,甲骨文及“戊寅鼎”“商尊”“石鼓”“楚帛书”等均作以“卜”入“”状。“江小仲鼎”作以“”进“”状,“曾姬无恤壶”作以“孒(‘’下连‘卜’)”进“”状。可见“卜()”即横“𠀃”也。或作“”连“卜”者,疑即“甬”。属同源字(129)徐中舒认为:“‘用’从‘’,象占卜用牛肩胛骨版上有卜兆,卜人用以决疑,此卜人所造之字,《说文》‘卜’中之说,望文生义,不可信”。
,“屮”下连“卜”进“”也。(129)
,“訇鼎”“中山王鼎”均作双手“”执“”入“冃”状。“三体石经”作上男根,下女阴写实状,“人⊙亽╰ ╯”形。(129)
𦯞,“毛公鼎”作“从厶卜”入“”形。(129)
,以“朩”入“冂”,“冂”内置两“爻”。《三体石经》“个”加“八”。(130)
,以“人(倒丫)”入“‘冂’内置两‘爻’”。(130)
𥄎,以“又”持“卜”入“目”也。“目”作“尸”中置倒“”状。(131)
,《说文古文》作“⼞”中“㕣”。(131)
,“中山王鼎”作上“”下“氏”。说明“目”相通,非“眼目”之义也。(131)
𣳻(暨),“五祀卫鼎”作“眔”,“𠭯编钟”作“囚(四)”下“”。(132)
眔,《说文古文》作“囧八尗”。说明“罒囧”相通。(133)
睗,“户”,或加“丶”作“”,旁置“彡”。(133)
眉,从双手“彐”执倒“𠀃”,复有“”“皿”“首”等部件,其形不明,但肯定不应是“眉”字。简单的几根眉毛,大可不必如此繁复。(135)
省,从“屮”从“目”。《说文古文》作“少”下“囧”。亦说明此处之“目”,实即“囧”也。(135)
自,“人”下“曰”也,或作“大”下“曰”。“人”者,胯体线也。与“白”作“人”下“口”同意。即“白”字也。(136)
者,上“小”,中“匕”,下“口(曰白)”。“诅楚文”作“屮”加“”(略类‘米’形),毛彡状也。(137)
,上“一(或二)”,下连“凵”,中“人”或“(厶、仒)”。实倒“且”(男根)之形。从“白”字看,亦可解作“女阴形”。待考。(137)
,上“自”,中“田”,下或从“大丌”。“田”,非“田地”之“田”也。(137)
,和合用字。从“(凡,女性)”从“鸟(男性)”;“鸟”者,“屌”也。郭沫若在论说“玄鸟生商”的神话时认为:“玄鸟就是凤凰”,“我相信这传说是生殖器的象征,鸟直到现在都是(男性)生殖器的别名,卵是睾丸的别名”(《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l卷第328—329页,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148)
幺,待考。疑为男根形(151)
𢆶,待考。(152)
幽,疑为与“豐(豊)”上部同义。(152)
叀,“屮”置“曰”中。《说文古文》作“卜”置“曰”上。或作“屮”置“幺”上。与“玄”类。(152)
予,《三体石经》作上“人,丫(旁增‘丷’)”;下“㕣”。(153)
𤔔,(156)上下(或左右)两手“爫又”,抚“皿”状。(154)
,上“又(又)”下“又(屮)”中“一”或“十”。(154)
𠭖,双手“爫又”持“乙(十中)”入“▽(口曰冃円)”也。《说文古文》易“乙”为“十”,《说文籀文》易“▽”为“冃”矣。徐中舒认为:“‘敢’象双手持‘干’刺豕形,□象倒豕。周初金文省‘中’为‘口’,省‘艹’为‘’。师□鼎、卫鼎尚存‘艹’形”。(155)
,由“歺𠔁目又”构成。(155)
,上“”,中“○”下“丿”形。(155)
,两“”相连状。或作“”下置“卜”。(156)
,两“”下置“”也。(156)
,或作“”“夕”。(157)
,外作“八”,内作“幺”下“月”。(158)
,反“匕”也。(161)
,或从“禾”从“勿”。“勿”者,从“勹”从“小”。(161)
𠜊(列),上“巛”下“冂一”。(163)
(𠛛),《三体石经》作上“亼”中“卜”下“一”。(163)
,上“├(戶)”或“┤(亻)”。下“肉”。甲骨文略作“臼(⻇)”形。与今“牛角羊角”之“角”义无关。(165)
,《说文古文》作“廿”中加“×”。《说文古文》作“八”下“‘口’中‘×’”。石鼓作“‘廿’中加‘×’”,下再加‘’”。《说文古文》作上“”,中“‘口’中‘×’”,下作双手状“”。(171)
,亦可作“亓”。即“其”也。(172)
,(173)
,上或作“甶囟”。(173)
,上倒“且”,中“曰”,下“”。“郑伯笋父甗”作“酉”旁置“氵”。(173)
,“史(𡁘犬)鼎”作“一”下“▲”。《三体石经》《说文古文》均“工”旁增“彡”作“𢒅”。(174)
(榘),若“大(人)”执“工(巨)”状。见西周“伯巨盉”。春秋作“工”加“”。或“工”加“口”。从“工()”从“(冂)”。《说文古文》易“”为“(乙)”。(175)
,“齐壶姜簋”作“工”叠合状,即呈“田”字四角不接状。笔者以为,应即“亚”字“瘦化”形(将“空心十字”瘦化为“十字”)。甲骨文“”作“‘丨’加‘▲’(逆时针旋转90°)”,说明虽为两“工”,但两“工”性质不一。(175)
,《三体石经》作外“╰ ╯”,上“一”,中“丶”。(175)
曰,《三体石经》作外“╰ ╯”,上“└”,中“一”。杨士安注:“甘”之与“曰”,一为“口”上加“丶”,一为“口”中加“丶”。
,西周作“曰”下“匕”状,春秋作“曰”下“匹”(诅楚文),或“”下“匹”(春秋《说文古文》)。可见“匕”“匹”通也。(176)
,以“口”上加“一”,或“口”中加“一”。以“口”右侧紧连“卜”(“丩”“”)。(176)
,奶乎?《说文籀文》作“𠄕”。(177)
𠧟,或作“卤”增“”。《说文古文》作上“卜”中“曰”下“⼞”内斜“井”,外“乚”。(177)
𠧴,“⼞”人或作“丶”“丄”“土”。可见“”为何义尚需注意。(177)
,甲骨作“亻”“丆”,春秋作“一”下“亐”(轮镈)。(178)
,“由”下“丆”。或上作两“由”。(178)
,或可去“丂”作“寍”。《三体石经》作“衣”中“心”。(178)
,从“口”从“丆、丂、亏”。(178)
,“古钵”作上“仌”下“可”。(179)
,上“”,或“八”,下从“丅”,或“丆”,或“工”(甲骨),或“万”(墙盘)。(179)
,上“小”下“丆”。(179)
,或作“干”旁类“弓”形,不解其义。“令簋”“石鼓”作“于”。《三体石经》作“亐“。徐中舒认为:“规从‘大’,象两足规。从干,象大圆规,上一横画象定点,下一横画可以移动,从‘类弓’,表示移动之意”。(179)
,(𠀒),到“干”入“八”形。“八”,“平周布”作“”。《三体石经》作“干”入“𠔁”形。小篆作“𠀒”(180)
,上从“匕”“刀(反‘匕’)”,有从“卜”者,有从“千”“反‘千’”者。下从“口”或“曰”。(180)
,上从“丷()”“冖”从下从“旨(反‘千’,口)”。(181)
,上作“屮大㞢”或倒“巿”,中作“○⊙”,紧连“ ”,男根写实状也,清晰可辨。下为“口(曰)”。(181)
(鼓),上从“㞢”“牛”“屮”,下从“口(曰)”,下从“”下“一”,或“厶”。实“且”之简构。(181)
,由上“”“屮”“㞢”“牛”。中为“口”“曰”。下“”“一”,或“厶”。实“且(豆)”之别构。旁“彡”。(182)
,“豆”上所饰为“屮”加“”,或“乑”。“力”为由“爫”所执之长柄“巾”。(182)
,从“壴”从“支”。“支”者,手执“丨”,或“卜”,或“个”,或“巾”。可见此处“支”同“攵”,同“父”。(182)
,上为“口”“曰”,或“𠮛”“𣄼”,中为“”“”,下“一”。或作上下两⊙,下“一”。实“且”之断笔形。有两⊙相接,下连“一”形者。(183)
,有上“井”下“豆”写实状者。(184)
,“豐”“豊”之别,一从“山”,一从“凵”也。其内或两“丨”,或两“”,或两“丰”等。(184)
,以“尸(侧‘𠀃’)”入“匕”之形。与动物“老虎”无关。(185)(372)“豦”。
。《说文古文》部分构件,为倒“𠀃“入“尸”状,“尸”作反“匕”。(186)
,像“亚”形。中“工”之繁化,“丷”“八”,毛彡形。或作“𫒏”(廿七年皿),右作上“从”中“(),即空枣核状”。下为“一”。可见“皿”为女阴也,当与“四”同源。(187)
,上“千”“干”“于”,下“皿”。(187)
,“成”中作“丆”“”“十”“二”。下“皿”,或上加“一”。(188)
,上“分”,从“八”,“匕”或“反‘匕’”。下从“皿”。(188)
,从“八”或“亽”,不从“横水”。(190)
,“中”之上下右侧置“”。(190)
,由“”“水”“皿”构成。(190)
,上“大”,下“𠙴”,或“夕”,或“口”。(191)
,“皿”者,女阴也。“血”者,“皿”上置“丶”,或短画“一”。经血也。“古匋”中两竖作“Ɵ”状。(191)
,《三体石经》作“宔”。疑为“亽一十(土)”“亽一”即“白”字。(192)
,春秋作“宀(人)”“· ”“干”,见《三体石经》。(192)
,“”中加“丶(一)”。《说文古文》作“㣋”,加毛彡也。“𢒄”者,男根置毛彡也。“㣋”者,女阴置毛彡也。
,“丹”旁置“彡”也。毛彡貌。(192)
,“吴方彝”作上“生”下“円”。“墙盘”作上“生”下“井”。《说文古文》作上“大”下“丫”,中置“丶”。(192)
,(争),“班簋”“静卣”“毛公鼎”均作双手“爫”争长“巾”。“秦公簋”“秦公钟”作双手“爫”争长“亅”,可证“力”字所从之“巾”,实即“亅”(男根)也。(193)
,从“白”从“匕”。“匕”或作“厶”待考。注意“即”“既”“冟”(含)。(193)
,上“亼”下“口”。待考。(198)
,从“亼”下“一”。待考。(198)
,上“午幺”下“口”。(200)
,全,同仝。可见“王”“工”通。(200)
,从“勹(人)”从“丄”“”,从“口”。(200)
,或作“”,或作“大”(□羌钟)。(200)
,或作“𡦼”,或作“”。或“宀”下“大”,或“冂”中“大”(鄂君舟节)。(200)
,从倒“”。中有“茎圆点”。“古钵”作“宀”下“大”。“古匋文”作“个”下“丌”。待考(201)
,即“冋”。(203)
,上“”,中“”,下“丆”。(203)
,从倒“”从“”。(203)
高,享,京,等(203)总体看来,不应视为建筑物。
,上倒“且”,下“田”。(205)
,两“且”对“⊙”也。《说文古文》作“𡆨”“𡰩”。收“从”中“曰”下“亾”。(205)
,从“廪”字可看出其意。(206)
,可见“回”字亦从“”也。(206)
,以“丨”入“(匕)”。(207)
,两“且”对“⊙”也。(208)
,似由“尸(弓)”“丫”“乙”构成。“弟”入“夊”部,说明与从“”从“丨”有关。(210)
,上“”,中“口”(“曰”“目”“田”“龱”等形)。下“”。中连通。(227)“量”字表现为“旦”中置“东”,字由“仐”(含●)等部件构成。(329)
,“才”者,“一”下“”也。“(、)”,反“卜”也。。或作“十”(“一”下“凵”,面形字、线形字),或作“丨”下“倒‘△’”,象形也。(232)
,从“𠂤”(幺),从“帀”。“二”下“个”,“二”下“仐”。(234)
,本作上“大”下“”。后“大”下增“”,变为“幸(辛,男根也)”。和合字。(235)
,“古钵”作“㞢”。(235)
,或作“”下“●”(面形字),或作“”下“()”。或“”中“丨”呈上细下粗状。亦有作“丨(下粗)”加“”。(235)
𦻏,下或有作“丅二”者。说明“从”或从“”也。(236)
(束),或作“口”,或作“曰”,或作“”。可知“中”中之“口”为何物也。与“口⾆”之“口”为同形字也。(237)
,多与“”形有关。下作“八”形,其形更明也。(240)
,以“又”作用于“臣”“贝”。(241)
,“虢季子白盘”作“睗”,说明“目”同“贝”,“贝”非蚌也。(243)
,或作“㝉”下“卜,或反卜”。(244)
𧷮,从“辛”“冏”。“辛”从“▼”。(245)
,双手“、彐”执“𠀃(丄)”状。或上双手,中“丨”加“”,下作“𠀃”。春秋作“、彐”“大”“心”(妾子𧊒壶)。(246)
,或作“𧶌(古匋)”“𧷗(小篆)”,说明“”同“”也。(246)
,甲骨似“亚”字,或易“亚”中“丷”为“”。或“一”下并列两“”。或作“亚”状毛彡也,或“”。或两“丰”上连也。(246)
,“邓公簋”作“𤼷”。(251)
,有作○⊙曰,或上方下圆,中置短画。本人以为,此“日”不一定是指太阳。实为女阴之象形也。理由是:“班簋”“昧”字从“未”从“心”,可见其“日”乃“心”义(女阴)。“盂鼎”“沈子簋”皆书“昧”为从“未”从“女”,亦可证也。“𠫑羌钟”“昭”字所从之“日”作类“司”状。“昏”字从“氏”从“日”,“氏”者,从“”从“十”也。“昌”字所从两“曰”,呈男根女阴状。“旦”为“日(○)”下“▲”。均与“太阳”无关。应为“同形字”也。(257)
,从“”从“十”从“日”。(259)
,有作夕冃,或“円”之侧形等。中置短画。本人以为,不一定是指“月亮”。亦为女阴之象形。“墙盘”“有”作“又”抚“”,应为“又(手)”可碰触之物。(266)
,所从之“日”,或可作“○⊙日”等形,可见其形相通也。“月”或作“”右上两“╲”。可见与“月亮”无关也。(268)
,“○”内作三点或四点状。当即“臼”形也。(268)
,《三体石经》“皿”作上“从”,中“〈〉”中“· ”。“皿”之象形也。(269)
,同“月”。(269)
,中“大”,左右或“丨”或“夕(月)”也。(269)
,上“夕(月)”,中“亼”,下双手“”执倒“”状。(270)
,“卜”在“夕()”外也。(270)
,或作“𡖇”。(271)
,以“丨”贯“▆”。“▆”或作“曰”。上下各加一短竖。(271)
,以“孒”入“”。徐中舒认为:“‘甬’象钟有甬可以悬系之形,甬下钟形与‘用’形相似,故后期金文皆误从‘用’”。(271)
𠧪,“⼞”内可作短竖、或“丄”或“仌”。(272)
,或作“𣡼”。(272)
𥻆,或作“𥾄”。(272)
,作三“◇”状,疑与“世”同义。(273)
,“”或作“”“八”。可知“”“八”相通。(273)
,或作“棘”。(274)
(贞),甲骨文作“鼎”形。无误。疑与作“贞”者同形。或作上“目”下“兆”形,或作上“丣”下“兆”形。或作上“卜”中“目”下“皿”形鼏。(275)
,上作“”形。(275)
,上“丨”或“十”,中“口(曰)”,下“”。《说文古文》作“𠧹”。(276)
,上“丅(干)”穿“”连“◇(或中加点)”,下“氺”。(277)
,从“禾”下“一”(畨君鬲),“人”(甲骨,蔡侯盘,芮太子伯簠作反‘秂’),“(秊)千”(颂鼎、𨟭侯簋),“土”(《三体石经·文公》),“壬”(邾公华钟),“”(齐侯匜)。(279)
,从双手()持“”,旁加“”。“丨”或作中加●(令狐君壶)。(279)
,上从双手“”执“午”(仐,面形字),下从“秝”(史秦鬲、《说文籀文》、《三体石经·僖公》),或“林”(秦公钟)。(280)
,“禾”旁以“屮”穿“”。“屮”下肥大。(281)
,上为双手执“午”,“午”下为“臼”。(283)
,“厶”作倒“且”。(284)
,象形。(286)
,“格伯簋”作“厂”内“尸”穿“卜”。“安阳布”“古钵”作“厂”中“╲”贯“尺”。实为“女”旁置“乙”。“石鼓”“女”旁置“短竖”。(287)
,甲骨作“”,《说文古文》作“㝐”。(287)
,从“宀”从“辛”。“辛”,或无点,或易“十”为“丨”。(289)
,从“宀”(),从“心”,从“皿”。(286)
,或作“𡩧”(宰峀簋),或作“㝒”(仲盘)。㝒从“宀”“贝”,加“古(十口)”,或“缶(午)”,或“丨”(徲盨、量侯簋)。(288)
,或作“㝊”,或以“又(手)”执“丨”或点状(守宫卣、守簋),或执“十”(侯马盟书、中山王墓刻石文)。(289)
,中或从“丰”(师害簋、石鼓),或从“”(毛公鼎),或从“干”(伯家父簋),或从“王“(江陵楚简)。(292)
,有增“又”(手),有增“”(双手)者。可见“九”为可执之物。(293)𥩋,“穴“下四手抚“也”状。小篆作两手。(295)
,上“”下“口”。(302)
,上“◆”连“口”连“”,下“目“。(302)
,《说文古文》作“八”内“”旁“八”,下“”。(303)
,从“廿”连“丨”,穿进“冂”内。(303)
,无异形。从“帅”字看,“”为双手执“丨”状。“巾”或作“巿”。有将“丨”作“卜”者(录伯簋)。(304)帅,所从之“𠂤”,为双手执“丨”形。(305)
,上“𠂇”下连“(或作‘十’,见‘妇好匜’)”,中加“”。(306)
,或作“厂”内“巾”(九年卫鼎),或作“厂”内“‘囗’中‘仌’”(《说文古文》)。(306)
,以手持“丨”置“巾”。(306)
巿,以“丨(下粗)” 入“冂”。(306)
(伯),有作“自”者,见甲骨《摭续》、《说文古文》。笔者疑“且”别构也。《三体石经》作“〈〉”中“短画”。(307)
,从“敝”字看,可作“巾”形。(307)
,或作“千”(“亻”中“丨”膨大。见令簋)。或作“亻”(中山王鼎)。(309)
,由“人”“”“巾(巿)”组成。(311)
(仲),有“丨”上下各作“卜”者(《三体石经·无逸》)。(312)
,“中山王鼎”作“𡰥”。《说文古文》作“忎”。说明“二”与“心”有关。(311)
(作),由“匕”“卜”,或加“又(手)”组成。甲骨或手执“丨”,或手执“丰”,可见“丨、丰”相通。(316)
,从“工”从“王”(“十”中作●)。可见“工”“王”相通。(317)
,从“俾”看,以“又(手)”执“甲”也。“甲”之“丨”或作“卜”。(317)
,“宀”下有“儿”,分娩?(322)
,反“人”形。(325)
,《说文古文》作上“卜”,中“⊙”,下“巾”。徐中舒认为:“‘卓’象以‘毕’罩鸟之形,‘匕’‘鸟’之省形。当为‘罩’之本字,篆文将‘□’之‘十’讹作‘甲’,与‘戎”字误同”。(325)
,两“匕”(女阴也)相背。或有作“┐┌ ”者,两腿之间也。(326)
,上“从”下“一”。有下增“土”者“坵”,“土”中“十”或作“●”(鄂君车节)。“齐刀背文”类“”。《三体石经》有“八”“”构件。(326)
,甲骨文作上“人(亻)”下“且”。“且”即“士”也,“亻”“士”相连,即为“壬”也。(327)
𦤈(下作三人),其“自”作“囧”,说明“自”与“鼻”无关。(327)
,“量侯簋”作“⊙东一”,《说文古文》作“▽东土”。“大梁鼎”中有“▽”和以“”贯“曰”的部件,说明“东”与性征有关。(329)
,从侧人形中置有“○⊙十”侧形,小篆作“”“乙”,服言极是。(330)
,疑作上“人”,中“从”形(“从”字第二第三笔相连作“凵”状),是为阴囊,下连“丿”“乚”,应即“丨”之异构。“卒”字即为“䘚”,“凵”下连“十(丨)”也。(330)。又,“𧚍”字所从之“凵”增“”,毛彡形也。参见344页。
,“”间“公(谷)”形。(331)
(里),以“土”入“曰”也。“土”作“”。(331)
,部件“金”,作以“土”入“”。旁置两点也。“土”作“”。(331)
,上“衣”,下“十”。(334)
𧚍,部件“求”,以“屮”入“”也。
,从“匕”或从“止”,说明“止”“匕”有相通之处。“侯马盟书”“𦅫镈”作“止”。所从之“耂”仅毛发义,与“老(年龄)”无关。实“毛”字之反构也。亦有由“古”“人(勹)”“匕”构成“十”者(逢叔匜)。(335)
,其中之“匕”,亦有易为“十”者,见“𪱪侯耆戈”。(335)
寿,部件应为两“夕”一“乙”。(337)
,“考卣”“卿尊”从“卜”。“𧾂侯簋”“沈子簋”“昌鼎”从“丅”。“录伯簋”从“丂”。“中山王鼎”从“”。“王子午鼎”从“”,皆男根也。(337)
,本作两“∪”中竖,“毛公旅鼎”竖下端作“◆”。“毛叔盘”下端作“十”。皆男根状也。(339)
,或作“人(反‘匕’)”形。应即“卩()”字。(339)
,从“尸”“十”“口(曰)”。(339)
,从“尸”从“辛”。(339)
,“敄觯”作“”。或作“二”中“小”。与“皿”类。女阴状也。(340)
,左“月()”,女阴也。右“丨(人丫)”,男根也。“丨”或作“◆”。(341)
,从“朕”所从之“关”看,作双手执“丨(十丫小仐)”。(341)
,左“月()”。右“公”(“八”下“口”)也。(341)
,左“月()”。右,双手执“八”下之“◆”,或双手执“◆”。从“朕”字可知,“舟月”相通。(341)
,以“又”执“卜”置“”旁也。(342)
,以“又”执“⼙”置“”旁也。《三体石经》作上“从”,中“冖一”,下“女(尸丨)”。可见与“女”有关。(342)
,从“一()”置“匕,或反‘匕’”上,见“不𡢁簋”。或“方”上置“一”,见“录伯簋”。(343)
,上“厶”或“◇”,下“儿”。“不𡢁簋”作上“厶”下“女”。(343)
,上“㕣”,即“八”下“口”也。(343)
,上“口“或作“廿▽”。可见并“口嘴”之“口”也。(344)
,“牧弁簋”作双手“”抚触“口”状。《三体石经作上“囟(内为两丿两丶)”,下“艹(双手)”。可见“口”“囟”相通。(344)
,上“目”下“儿”。“目”为何义,尚需进一步再考。(345)
,甲骨作“𥄃”。《说文古文》作“视视”。《中山王墓官堂图》作上“”下“氐”。“氐”即下“十”状。(345)
,《说文古文》作中“隹”下“囧”。说明“见”从之“目”,当与“囧”通也。(346)
(亲)。“盠驹尊”“克钟”均作从“辛”从“见”。“诅楚文”作从“亲”从“女”。可知“见”之与“女”当有相通之处也。(346)
,从“()”从“人”。“”即反“匕”也。(347)
,“楚帛书”作“金”旁以“”贯“”。(347)
,或作“诃”,说明“欠”之与“言”有相通之处才得互易也。“言”者,以“辛”入“口”也;“欠”者,以“刀(反‘匕’‘卜’)”入“”也,当属同义。(348)
,甲骨文有以“矢”入“冂一(即‘’)”下置“儿(人)”形,实即“欠”字。“欠”或简作以“‐”入“夕”,下置“儿(人)”同义。“矢、‐”皆男根状,“冂一、夕”皆女阴状。均“欠”之义也。“酉”亦作倒“𠀃”入“曰”状。有“酉”旁置“彡”形,体液也。有上置“今”者。“今”,“”(女阴)与“卜”(男根)之合文也。徐中舒认为:“‘(彡酉)’与‘昜丮’所从之‘彡’,皆象饮酒形。《礼记·檀弓》:‘杜蒯扬觯’,‘扬觯’犹今‘举酒干杯’。‘(彡酉)’释为‘饮’,通读所有甲文,均无扞格。‘易’在甲文中,亦象以酒赐饮之意”。(348)杨士安认为:“㱃”由“今”“酉”“欠”三个部分组成,各自皆为“和合字”也。
,《说文古文》作从“”从“儿”,即今文也。可知“欠”即从“”从“儿”而已。(349)
,“厂”下置“自(目)”(女阴),再下为“儿”。“厂”“”当为“冂”之半也,胯体侧视形也。或作“厂”上有“巛”。“司”“后(反司)”“斜月”等所从,皆“胯体侧视”之意。“中山王鼎”书“顺”为“‘川’下‘心’”,可知“页”与“心”(女阴)同义。(352)
,《说文古文》或作“𩕩”。是为同音相易?(352)
,“𦣻”字被环包状。(354)
,“𦣻”上置“巛”。(354)
,“彡”连女阴也。“立盨”直绘其形。(355)
,“人“旁置“彡”,“人”当为反“卜”也。(356)
,以“辛”入“曰”也,旁置“彡”,体毛也。(356)
,以“卜”入“”,下置“曰”。“曰”旁置“彡”。(356)
,疑为两腿交叉状。胯间或置“心”“丶”“十”形。(356)
,有反“司”作“后”者。亦有反“后”作“司”者。或与“𤔺”“辞”同。“𤔔”,上下两手“爫又”,中为“”,手执“幺”也。(359)
,上“亼”下“”。“蔡侯钟”作“”旁置“”。(359)
,以“(爪)”执“”也。(359)
,《说文古文》作“𢒸”。(360)
,从“尸”从“口(⊙)”从“辛”。(360)
,中或作“幺”,或作“㿝”或作“合”,或作“食”。说明“食”不一定是指“食物”。需引起注意。(360)
,苟,“邾公釛钟”作上类“”,中以“卜”入“”下“句”。石鼓作上“”头下“句”。(362)
,上作“田”“甶”。“随县战国墓漆二十八宿匫”作“甲(申)”,中竖穿“”(类“夊”)状。(363)
,以手“”执“甲”也。《三体石经》所从之“田”,“十”与边框不接。(264)
,见古鉨。或作“凹”字竖立形。(364)
,本人以为,作“山峰”解的可能性极小。从《说文籀文》“岫”作“𥥉”看,“山”与“穴”意义更近。“密”“𡺁”“嵍”“崇”等官,都不会与“山峰”有多大关系。(364)
,“毛公鼎”作“厂”内,上“只”,下“”。“夨簋”作“厂”内,上“只”,下“▲”。(366)
,“厂”中“”,或“广”中“”(“一”作“●”)。(367)
𠪬,“虢季子白盘”“兮甲盘”均作:“厂”内,双手“屮”持“乙”入“口”形。“”“齐叔夷镈”“乙”增短画作“”状。(367)
,“盂鼎”作“久”状,其“乀”中肥大。(368)
,其“万”作上“臼”,中“‘口’连‘丨’”,下手“”。(368)
,上“𠀃”无顶弯折形也,下从“人(仌、儿)”。《说文古文》作“上”下“人”。“诅楚文”下作“古”边“乙”字。(370)
,“刀(反‘匕’)”加“”或“彡”。 “𦅫镈”“侯马盟书”“石鼓”作“刀”间置“”貌。(370)
,象形。甲骨文作“口○”或“日⊙”下“丅(倒‘且’)”。后于“丅”左增毛形“”或“彡”。或由“日”“丂”“彡”三字合成。“丂”者,“倒‘且’”之侧面构图。(371)。或即“扬”,详(459)。《说文古文》作“扬”。
,“冂”丙边各增毛彡“仌”。“师㝨簋”作“冂”中有“丶”。(371)
。当与“丙”意义相近。(371)
,甲骨文似为“十”“”构成。小篆作“丆(丂)”下“巾”形。恐其与“猪”没有关系。(372)
,或类“洰”字,“匚”中置“”(巨),左旁增“彡”。“大簋”“毛公鼎”“蔡侯鼎”作“”左增“彡”。(375)
,《说文古文》作“𡆧”。(395)
,“毛公鼎”作“𢖩”中置“◆”或两短竖。不识何据。(396)
,人形也,或作“仌”(鄂君舟节)、“𠔁”(大子鼎)。(397)
,“人(大)”下置“于(亏)”。(397)
,“大”下或作三“止”,𫇨作三“十”。说明“止”与“十”有相通之处。(400)
,若“厶(𠀃)”之入“⌒()”状。待考(400)
,上“”,中“仌”,下“”。(401)
,左为“大”,右“丮()”。或有下增双手“艹”,说明可以手执。“𡠗”即下增“女”字,说明与“女”有关。(402)
,右旁为以“又”执“尸”。(402)
,部件“害”,作“人丫”穿“”状。(405)
(位),“大”下“一”。(314)(405)
,《说笑古文》作“十”在“凵”中。(406)
,字形近“也(女阴也)”,疑为同源。(406)。杨:按照当时科学水平,还很少可能细察到人体内脏,不大可能直接看到心脏,所以要将“心”字作“象形”处理,恐怕也是勉为其难的。
,上“丨(十)”,中“四(囚)”下“心(廿)”。(407)
,同“慎”字。或作上“屮”中“八”下“冂”内“⊙”。(408)。
𢡃,由“辛口心”构成。(410)
,以“丨”贯“”,下置“心”。《说文古文》作“𢟪”。(411)
,作两“木”中置“丄”,说明“矛”与“丄”有相通处也。(312)
,“毛公鼎”作双手持“午”入“心”。(412)
,《说文古文》作“媠”。说明“心”“女”相通也。(414)
,《说文古文》作“𢘈”。说明“亼”与“夕”当为同义。字形稍变也。(415)
,《说文古文》作四手“彐”执“丨”入“心”。《说文古文》或作“门”内“卝”下“心”。(416)
,上“午”下“心(廿)”。(417)
,“中山王鼎”作“氵”旁上“世”下“一”。说明“人”下“丫”即“十”也。笔者以为“齐”即“世字”字。(424)
,“楚帛书”作“⼞”内“厶”。(424)
,曲“𠀃”入横“()”状。(425)
,旁,“辛”下连“刀()”贯“”也。(425)
,以“余”贯“”也。(427)
,“石鼓”作“行”内“丅”。(427)
,冘,以“刀()”贯“”也。(430)
,双手奉“大”,下置“水”。《说文古文》作“冭”。(433)
,“盂鼎”作“”下“一▲”。或从“示(‘一’下‘巛’)”下“工(壬)”(见《说文古文》)。(436)
,“邕子甗”作左“邑”右“邑”。《说文籀文》作上“巛”下“吕”。(437)
,“八”间“”状。(437)
,“楚帛书”作“〈〉”中“水”。《三体石经》作“户(尸)”旁“水”,可见与“女”有关。女阴体液也。《三体石经》作“𣱷”。(438)
,由“厂冂冫或氵”构成。(438)
,(冰),“陈逆簋”作“水冫”。注意“冰”“凝”之别。(439)
,“”中“⊙”,或作“”间“⊙”,“”各作“茎圆点”。(439)
,胯下“口”也。(439)
,“八”边附毛彡形。(446)
,以“”持“十”。实“千”之反文也。(446)
,象形。西周“召卣”作“一(肌体)”下“丫(阴囊连男根)”,并于左右作毛发状。春秋《侯马盟书》作“二(肌体)”下“丫”,左右则作毛发状。古匋下半部分作“仐”,即将“丨”直接作“十(势)”。(2页)后人演化为“”下连“小”而作“𠀚”。“巛丕”同。或作“辛”状(楚帛书)。“中山王鼎”“中山王壶”作“示”形。“𥴧(下作月,非豕)侯簋”作“辛”。“楚帛书”作“‘文’下‘十’”。“王子午鼎”以“丅”入“冂”,其“丅”作“▼”。(448)
,上“凵”内倒“又”,下“土”或“”。(448)
西,和合字。《说文籀文》作“卤”。《说文古文》作“卥”。上“卜”,男根也;下女阴形。 “小篆·西”上作“乙(弓)”(448)。垔,或作“𡍯”,或作“𡍏”。可知“卜”“乙(弓)”相通。(7)“西酉畐”所从之“丌”,皆倒“且”也(5)
(户,门字之半)。“彐”似为“身”之部件。与“门户”无关。(449)
。以手“”执“丨(巾)”入“户”。(450)
,外“八”内“非”也。(450)
,为“门”内置“十”。(452)
,“陈猷釜”作“门”内两“十(中有茎圆点)”。(452)
,由反“匚(C)”“”等部件构成。(452)
,“毛公鼎”作“巨”旁“土”加“八”。隶定为“火”也,实应“土”状。(453)
,“耳”中之“”或作“丌”。(453)
,由反“匚(C)”“”等部件加“口”构成。《三体石经》作左“”内“二”,右“卄”。(454)
。《说文古文》作“䎽”。“信阳楚简”作“𦖞”。(454)
𦣞(颐),以“𠀃(丨)”入“”状?《说文籀文》作“𩠡”。(455)。从462页“姬”字看,与“母”字似有相通之处。
,以“巳”入“𦣞”。“王孙诰钟”作“(走𦣞)”。(455)
,《说文古文》类“𠂹”(中亅)。从两“∪”贯“乙”。“虢季子白盘”“搏”作“车”看,“手”为何义待考,似现“毛”更为接近。(456)
,“陈侯因𦙼錞”作“𣈟”。由“⊙”“丅”“丮”构成。《说文古文》作“𠭲”。(458)
,或作“”下“一”,或作“㞢”,或作“牛”下“一”(面形字)。(235)。形“姓”可作“生”“𠇷”“𤯕”。(460)
,所从之“扌”,下有“茎圆点”。(461)
,或作“尸”加“乚”,春秋多此形。(461)
(生),以“土”入“凵”。(462)
,待考。(463)
,“兆”从两“”从“乙”。(464)
,“克盨”“𦬭伯簋”所从看,类“巨”即“女”字也。《说文籀文》作“𤔿”。(464)
,帚,以“”执“巾”入“冂”状。(465)
,“农卣”作上“由”下“女,”“由”当与“申(双手执‘丨’)”同。《说文古文》作上“小”下“”。小篆作以“”执“巾”。(465)
,“女(尸乚)”加两点。(466)
,从“丅(▽)”从“”。(467)
,从甲骨文看,似与“遘”通,则“女”可与“辵”通矣。(468)
,《说文古文》作“㚢”。(469)
,姒。以“厶”入“女”“口”也。(469)
,并无另一意义“眉”。就是说,看不出那个“构形极为复杂”的那个“眉”的意思。(470)
,“石鼓”“杕氏壶”作“𡥃”。(470)
𡡗,《说文籀文》作“娈”。说明“𤔔”与“龻”通。(470)。
,“婴次卢”中之“婴”,为“贝”下“女”。“女”作“尸”贯“户”,说明“丨”有作“户”者,需研究。(471)
,“中伯壶”作“㘘”。要注意“言”与“幺”“巾”等之间关系。(471)
,“黑”字应引起注意。应为以“土”入“”义。“黑”当与色彩无关。(472)
,“随县战国墓漆二十八宿匫”作以“彐”触“白”,下为“女”旁置“冫”。《三体石经》以“彐”触“”,下为“女”旁置“”。《说文古文》作“”下“女”。(472)
媿,或作“愧”。说明“女”“心”相通。“鬼”作“田”下“人(卜)”也。(472)
,《说文古文》作“𢙶”。说明“女”“心”相通。 “旱”者,从“干”从“曰”也。(473)
,以“爫”持“丨(乙)”入“尸”也。(473)
,以“午”“尔”或“了”入“网”“”。(473)注:“苪”与“爾”有相类之处。
,“伯疑父簋”作“寍”内右“女”。(474)
,上“人”“中(上不出头)”入“臼”。(474)
,以“十”贯“”。以“╳”贯“◇”。以“小”贯“尸”。(475)
,以“◆(十)”贯“尸”。“(妾子)𧊒壶”增两,类“母”。《三体石经》以“”入类“四”。(475)
,类“弓”入“八”。有增饰“”者。(476)
,“它”字重见。(476)。“也”,“匹”也,象形。《说文·乀部》:“也,女阴也。象形”。后世有些学者对许慎此说有怀疑,但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段玉裁5—1815)在《说文解字注·也》中认为:“本无可疑者,而浅人妄疑之。许在当时,必有所受之,不容以少见多怪之心测之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10月版第628页)。“信职楚简”作“口(廿)”下连“乚”。(476)
,“卜”中置“一”。或“丨”下膨大,见“冬戈 鼎”。(476)
,“(╯)”下连“◆(十)”。“侯马盟书”作“”加“十”状。(477)
,“”下置“丨”“乚”“十”“七”“◣”状。(477)
,以“”入“匕”。“诅楚文”作“鈛”。(478)
,上“户”“戈”,下以手执“夲个”。(478)
甲戈,内作“十”或茎圆点。说明“甲”即“十”字。(479)
,或易“人”为“╯◆(十)”。(479)
,或作“𡃣”。“酓(‘干’下‘心’)”双手执“吅丨”入“白”形。(480)
,国,域,“口(曰)一”。旁“”。(480)
,其“才”作“▼”。(481)
,以“一()”入“”,下置“止”。或“珷”。“王”下作“▲”。(481)
, 旁作“否”,上“不”下“口(曰)”也。(482)
,以“├”入“”。(482)
,以“十”入“八”。(482)
,“”连“一()”入“”。类“”形。“邾公釛钟”“”下“”作“十(茎圆点)”。(483)
,小篆或作“羛”。(483)
。“玨”疑毛彡形也。(484)
。“玨”疑毛彡形也。(484)
。“中山王鼎”作内置点,若半“白”形。总体为“匕”。(484)
𠆦,“卜”下“匕”。(484)
,“休盘”作“亡月卜”。“无叀鼎”作“亡夕土”。《三体石经》作“亡月壬”。
,《说文奇字》作“无”。(485)
,“古钵“有作“吅”在“口”上者。(486)
,“匚”内双手执“屮八”。(486)
,“乚(匚)”“○(⊙)”“女(尸乙)”构成。(486)
,“厂(广)”中斜“儿”。侧视形也。(487)
,双钩线加饰形。从“匜”字或作“也皿”看,当与“皿”通。“匜”字或作“釶”看,则与“金”亦通。(488)
,实“凵”双钩线加饰形。(489)
,《说文古文》作“凵”内置“丯”。(489)
,是否与人体有关?可能与弓箭无关。(490)
,𠮗。(492)
,“中山王鼎”作“子幺”,“邾讨鼎”作“屮子”。说明“幺”现“屮”相通。(493)
,类“乡”。(495)
,“一”作“●”。(495“纯”)
,“盂鼎”作“冂冋”。(498)
,“幺”“衒”。(506)
,小篆作双手抚“它(也)”状。《说文籀文》作四手抚“也”状。(510)
,黄侃6—1935)《蕲春语》:“更引申之,则阳道亦为卵。《广韵·上声卅四果》:卵,郎果切。吾乡呼男子阴器正作此音,而呼睾丸为卵,仍力管切”。《说文》载:“卵,凡物无乳者卵生,象形”。南朝梁王筠(481—549)《释例》认为此处所言象形,是指象鱼卵之形。而笔者以为当象屌形也。(511)
,《说文古文》作“弍”。从“弋”从“二”。“繁安君鉼”作“戈”下“二”,“中山王壶”作“戈”下“二”“月”。“八()”之横置状也。(511)
,“”也。见“大丰簋”“散盘”。或作“”。(512)
,“盂鼎”“召卣”“𧻷盂”“五祀卫鼎”“㝬钟”均作“”,古匋作“土”(用茎圆点)。或“”下“𠀃”。(512)
,“土”或作“享”(史颂簋)、“卤”(小臣(𨗐?)簋”。可见“土”非泥土也。(513)
,《三体石经》作“丌”。(513)
,“扗”也。“于鼎”作“▼(▲一)”。《三体石经》作“十”下加“丶”。(514)
,“坒角”“王作臣坒簋”作“享比“。(515)
,或作“”(下膨大)。或“士”旁置“丰”,或“丰”旁置“士”,或“㞢”下置“土”。(515)“康侯丰鼎”作两“∪”,中贯“丨”(下端肥大)。“散盘”作双手奉“丰”。《说文籀文》作“丰土”。(515)
,或作“作成下土”,或作“享成”。(516)
,《说文古文》作“人口回口丅”。《三体石经》作“人⊙亽从”。(516)
,“辅师嫠簋”作“八”田“口”。(516)
,以手持“土”。(517)
,𡐲。要注意上部“卜”与“乙(弓)”的关系,说明两者有相通之处。(517)
,从“臼”从“壬”。(517)
,《说文古文》作“𡎯”。《说文籀文》作“𣀩”。(517)
,“竞卣”作“享不”。“咢侯鼎”作“不(上接茎圆点)”。“秦公簋”作“不”右上“十”下“厂”。(517)
,或作两“士”。(518)。傅东华:“‘圭’是两个‘土’,可以推知是一种陶器”(7)
《说文古文》作“珪”。(518)
,《说文古文》作“㚘”。(519)
,从以“矢”贯“口(曰)”至“廿”。或下从“土”。(519)
,左“屮○一口”,右“口(廿)八口(曰)人火”。(520)
,“甲”连“土(丄,见中山王鼎)”。或以“土”贯“曰”。(520)
,《说文古文》作“壄”。“克鼎”作“林”下“土”。(521)
,《三体石经》作“十”与“⼞”四周不接。(521)
,或作从“乙”从两“口”。徐中舒认为:“‘畴’误为‘寿?’,《说文》以为田畴之‘畴’,古亩宽一步,长百步为一亩,称为长亩,不应有田畴之迹。此当为‘铸’之本字。‘乙’象金汁所从入之道,两‘口’象所铸之器”。
,“盂鼎”作“田”。《三体石经》作“佃”。(521)
,“鄂君车节”作“尚”下“𠀃”。“梁币”作“八”下“冋”。(522)
,“留钟”作左“卯”右“田”。(522)
,“灓书缶”“秦公簋”“秦公钟”均作“幺”下“田”。(522)
,甲骨作上“”下“人”。有易“口”为“曰”者。“廿”下以“矢”贯“曰”。《说文古文》作“𡕛”。(523)
,上“田”,下以手执“乙”入“冂”。(524)
,以“乙”入“冂”。小篆即此。(524)
,《说文古文》作左“员”,右以“了”入“”。(524)
,《说文古文》作“𨔝”。说明“辵”之与“力”有一定联系。(524)
,上“炏”下“心”。《说文古文》作上“𤇾”下“悉”。(525)
,《三体石经》作“慬”。说明“力”与“心”之间有一定关系。(525)
,同“𢦨甬”。以“孒”入“”。(525)
,同“叶”。《说文古文》作“旪”。或作“古”或“◇”下“口”。(526)
,“禽簋”作“亼”下“▲”。“启卣”作“亼”下“△”。“麦鼎”“丰尊”作“㓌”(“全”增两点)。《说文古文》“石鼓”作“全”增加三点”。《三体石经》作“全”增“”。(527)
,“鄂君舟节”作“”“灭”“皿”。“酓(‘干’下‘心’)鼎”作“”“亼”“皿”。(528)
,《程序设计古文》作“㺲”。说明“王”“金”有相通之处。(530)
,从“铊”看,“它”或作“仑”。(532)
(祖),直接作男根状,亦有“且”中仅一画者,即“”下连“一”。“瘦化”(或“主干化”)后,即为“丄”字。春秋亦有作“左‘且’右‘示’”者,亦有“且”上加“十”者(疑即“直”也)。(9)亦有易“方头”()为尖头“人”者,或有且下置“又”者(鄀公钟)。且,“灓书缶”作“且示”。(534)
,或作“”内置“丅”(仕斤戈)。仅此一例,待考。(535)
𣃔,《说文古文》作左“㫖匕”右“召”。《说文古文》“㫖匕首”右“刀”。(536)
,“”下置“”。或作“己”中“×”(类‘区’)。(536)
,“彐”下置“”。甲骨作“”下“”。(537)
,“(弋冬)簋”作“”下类“尸”。(537)
𠂤,似与“幺”通。(540)
,“古匋”作“人”“𠂤”。(541)
𨸏,《说文古文》作上“𠱠”,“厂”内“三”。(541)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