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2020-08-10 10:09阅读:

秦岭一白的土蜂蜜

历史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七百多年过去了,郭守敬也几乎被人们遗忘了。
他计算出每年有365.2425天,和近代测量结果只差25.92秒。设计开凿的水利河道,至今还在中华大地上恣意流淌。
月球的环形山,天文学会用他的名字。
太阳系小行星,行星中心用他的名字。
地球巨型望远镜,中科院用他的名字。
...
郭守敬本应像张衡、毕昇、蔡伦般家喻户晓,竭心汇编出105卷天文历法典籍,却被历史黄沙冲蚀的黯淡无光。
或许,因为他出生在元朝,还从一个孤儿奋斗成为太史院掌门人。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1231年,蒙古大军揍的金国濒临破产。
河北一间村大队院子里,村民们正排队更换户籍表。一百多年前还是北宋户口,如今又被金老板抵兑给蒙古人。
大家伙谈起国际局势唾沫四溅,轮到办业务时嘟囔几句收费太高,顺便低声询问:以后的皇粮估计要交几成?
这时候,一位六旬老者抱着婴儿进来了。
众人接连起身打招呼,还腾出窗口位置让他先办。老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权当回谢,接过鬼画符般的新证件就走了。
大妈们登时发现新话题,耍起一天不练嘴痒的长舌舞。旁边的国观小组成员,又被热闹的杂谈内容激活八卦本性。
学富五车能咋,还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幸亏有个遗腹子,老先生才没绝门绝户。
你说他儿子挺壮实,怎么说没就没了。
最惨的还是儿媳妇,刚生完娃就死了。
...
这个婴儿就是郭守敬,老者是他的祖父郭荣(大父荣,通五经,精于算数、水利)。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三年后,蒙古灭掉金国狂攻南宋。
浩大的军费开支全压在韭菜头上,村里人再无闲心讨论国际形势,沉重的赋税让他们做梦都想着吃饱肚子。
老郭家种地缺少壮劳力,但是粮食消耗也比别家慢。虽说没有低保福利政策,爷孙俩一年到头还喝得起稀饭。
麦苗绿了黄、黄了又绿,郭荣轮镰刀的动作越来越迟缓。
郭守敬自从懂事起,常常跟在爷爷身后打下手。有些小伙伴跑来帮他们捡麦穗,却被老娘拧着耳朵拽回去。
郭荣:我老了,孩子过来帮我。
妇人:谁帮谁啊,我们也不好过。
郭荣看着孙子有些闷闷不乐,蹲下来说道:别人帮咱是照顾,不帮那叫本分,以后的路得靠自己争气才行。
他在地上画出两道混合运算题,让郭守敬算出答案才能吃白馍。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那年大旱,全县的麦苗没法冬灌。
郭荣自费设计水利方案,还给孙子讲解其中的关节诀窍。他将图纸送到村大队,却被领导卷着树叶当烟抽了。
郭荣:冬天不浇地,明年咋收粮。
领导:收的多、交的多,还是吃不饱。
郭荣:生产自救,好歹能多留三五斗。
领导:费心费力,还不如躺着多歇会。
郭荣:那就眼睁睁看着绝收吗?
领导:当选贫困村,会有资金补贴哟。
技术人员的关注点,永远和管理者不在一个频道。他们认为明摆着作死的事情,却往往会被扭转为逆势发挥。
第二年盛夏,郭荣拎着镰刀站在地头。
田间麦秆还没膝盖高,稀稀拉拉的随风乱摆。领导揪着脑门上同样稀疏的头发,向各界痛诉百年一遇的自然灾害。
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救灾补助,反正领导家的烟筒像火葬场般冒黑气,郭守敬则跟着全村小孩刨遍地里的老鼠洞。
郭荣淘洗沾满泥土的粮食,冲着小孙子说道:以后即便被别人盘剥,你也不能自绝经脉而拒绝成长。
只有先让自己强大,才有资格去选择。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郭守敬扛完最后一捆麦子,和爷爷瘫坐在麦场上歇息。
凉爽夜风吹拂掉满身疲惫,爷孙俩静静仰望着群星璀璨的天宇,那种宁静、深邃、永恒的美妙简直无法言喻。
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你看,那颗星是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小郭:爷爷,你咋啥都知道?
老郭:哈哈,你爷爷我小的时候...
小郭:你的爷爷打过你没有?
老郭:没见过,他死在宋辽战场。
小郭:哦,我也没见过我爹娘。
老郭:他们人很好,只是命不好。
小郭:爷爷你答应去做官好么?
老郭: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小郭:爷爷你能弄点好吃的么?
老郭: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郭荣强撑着背起熟睡的孙子,在回家路上自言自语道:我们无法选择出生节点,但是可以选择自己的活法。
他拿出珍藏一生的北宋典籍,让郭守敬每天坚持上晚自习。这些和生存不沾边的学识,将成为选择活法的强大资本。
世间没有神魔附体般的一夜巨变,只有常年熏陶出来的量到质变。
下地干活间隙,其他少年围着斗蛐蛐。郭守敬按照课本里的插图,用树枝编出简陋的浑仪(见秦玲一白.沈括篇)。
大家纷纷抢过来当球踢,还夸他做的绣球结实耐用,郭守敬情急之下大喊:别弄坏那层脆皮高魔的黄道环啊。
既然和别人玩不到一块,那就在自己的路上奋力独行吧(生有异操,不为嬉戏事)。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1248年,刘秉忠回乡为父守丧,并在邢台紫金山招生讲学。
老刘被誉为行走的百科全书,长期担任忽必烈的第一秘书。这位奇才能牛到什么程度,先随便说两件事情。
元朝国号是他取的,意为“大哉乾元”。
元大都是他设计的,就是后来的北京城。
郭荣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时常为孙子的人生前途忧心。听闻刘秉忠回到县里讲学,老人顿时如回光返照般矍铄。
他带着郭守敬前往紫金山,还拿出翻烂的典籍给老刘看。排队报名的学生纷纷围观,很多人连书名都不认识。
不管求他!只要能挂上刘秉忠的专家号,就相当于混进农转非的快车道。
老刘没有按照排号顺序录取,而是挑选基础扎实的人才。其他人哪来的回哪去,连欢迎下次光临的客气话都没说。
郭守敬站在学校门口,看着爷爷佝偻的身形越来越远,还屡屡转身催促他赶快进去(荣使守敬从秉忠学)。
这是爷孙俩第一次分离,郭守敬的泪水悄然糊满双眸。他跟着刘秉忠走入内堂,看见一双双年轻饥渴的眼睛。
张文谦、王恂、张易...,他们将会成为中国历史上的科技精英,却因为蒙元汉官的尴尬身份而被集体淡忘。
入学没多久,郭荣就病死了,17岁的郭守敬真正体会到身心皆孤独。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刘秉忠主讲经学和天文历法,很多课程都以算数为基础。
郭守敬的学习成绩排前三,家庭条件绝对倒数第一。他自幼跟着祖父种地读书,也不习惯同学间的嬉戏玩闹。
那些处于角色颠倒中的人,就好像一面在水里肆意快活、一面被浇上滚烫热油的鱼。
郭守敬为消灭这种落差,将自己强行摁在图书馆里苦学。结果一不小心,做出缩小误差的计时工具:宝山漏。
老刘对此大为惊叹,连夜派人去校正忽必烈的闹钟。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发奖金,反正郭守敬只看到一句话。
命艺人郭若思,求诸古制而成之...
夜深人静,睡不着的郭守敬站在院里。他看着漫天繁星,想起爷爷说的话:即便被人盘剥,你也不能拒绝成长。
郭守敬又鼓起精神,将每日所学细分为:天文、算数、仪器、技法等,这些粗大的框架,填补起来就是传奇人生。
然而,从来没有一种教育是义务免费的。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1251年,刘秉忠守孝期满,被忽必烈请回去上班。
刘导师临走前写下多封介绍信,学生们比考试得第一还开心。张文谦去亲王府报道,王恂陪忽必烈的儿子读书。
郭守敬来时两手空空,走时也是空空两手。张文谦见他孑然一身无处可去,就在邢台当地的挖渠部门要来名额。
老张很推崇郭守敬,却只能用苍白的言语安慰好友。
守敬:他为什么不帮我介绍工作?
文谦:或许,你的性格不适合从政。
守敬:难道他觉得我会有威胁?
文谦:事已至此,你总得先谋生活吧。
守敬:没钱没势没背景,我有的选吗?
文谦:你喜欢天文,但是没编制...
守敬:所以你让我在地球上挖水渠!
文谦:脚踏实地,也是发挥你的特长。
守敬:我的脚一直都特么在泥里。
文谦:兄弟,这些都是暂时的...
失落愤懑的情绪散去,郭守敬依然很感激刘秉忠。他为自己打开更广阔的思想天地,怎么还能赖在人家身上。
郭守敬抱着老家的书本典籍,来到水利部门上班。他勘测多年淤堵的大小河道,绘制臭水沟改造工程图。
在县领导的全力支持下,郭守敬引来一条条清洁活水。还挖出埋没三十多年的石桥,立马成为全县网红打卡地。
元好问跑来采风:郭生立准计工,分画沟渠,三水各有归宿。果得故石梁于埋没之下,矼石坚整,是可纪也...
挖渠修河的水利工程,郭守敬一干就是十年。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1260年,蒙哥在攻宋途中暴毙,忽必烈成功抢夺汗位。
一朝天子一朝臣,刘秉忠推荐过的人火速升迁。张文谦当选河北地区的最高领导,第一时间将老朋友调到身边。
老张依然推崇郭守敬,给他讲了很多蒙古高层的动态。疆域规模空前庞大的元帝国,兴修水利已成为头等大事。
老伙计,你的春天就要来了!
郭守敬考察各地河道流向,编写治水可行性报告,老张带他去给忽必烈做讲解(文谦荐守敬习水利,巧思绝人)。
中都旧漕河改造,岁省雇车钱六万缗。
顺德达泉入城,分为三渠,灌城东地。
沣河毁田千三百余顷,修河即可耕种。
磁州滏、漳二水合流,灌田三千余顷。
怀、孟沁河合入御河,灌田二千余顷。
黄河分一渠复入大河,灌田二千余顷。
...
忽必烈是个草原旱鸭子,听完郭守敬的六大水利工程,拍着大腿感叹道:任事者如此,人不为素餐矣!
郭守敬当场被任命为提举诸路河渠,主管各地河道的整修建设工作。不久又给他送来银符,升任副河渠使。
十年基层打磨,郭守敬凭靠自我奋斗才初入官场。紫金山进修班的王恂同学,此时已成为太子的私人家教。
郭守敬不再失落愤懑,30岁的男人也该心性成熟了。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1264年,副宰相张文谦视察西夏。
这个一直处在夹缝中的小国,连年混战造成河道严重淤堵。灭国后也没人疏通下水道,老百姓天天蹲在戈壁滩吃土。
老张看着塞上江南变成江南塞上,就喊来郭守敬挖渠修河。近百条古渠重新焕发生机,滋润出九万余顷良田。
郭守敬不光干活漂亮,还主动延长售后质保服务(更立闸堰,皆复其旧)。
第二年,郭守敬升任都水监二把手。这位元朝五品官员的办公桌上,经常堆满全国各地送来的河道文件。
郭守敬想起爷爷挥舞镰刀,一边叹气一边收割受旱的麦子。他从小饱尝饥饿滋味,深知水源就农民的命脉。
查泊、兀郎海古渠甚多,宜加修理。
金口上致西山之利,下广京畿之漕。
引水灌田若干顷,其利不可胜计。
预开减水口,以防涨水突入之患。
...
一条条水道汹涌宣泄,灌溉出大片麦地稻田。漕运船队上空飘荡的号子声,夹杂着雄性荷尔蒙爆棚的粗犷豪情。
广阔土地上的万千河流,宛如人体内的血管。郭守敬将水道梳理通畅,忽必烈的身心也越来越强壮(帝善之)。
南边的小冤家,我们来决一死战吧!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1275年,蒙元丞相伯颜南征,通知郭守敬提供水运方案。
郭守敬考察河北、山东地区的河道,绘制可以行船、设点的布局图,附上使用说明书之后送交朝廷。
那一战,元军攻破临安城,南宋幼主逃到崖山(见秦玲一白.陆秀夫篇)。
陌生却又同源的大宋亡了,没人知道元朝汉官的感受。他们在祖父时代就被抛弃了,但是文化根脉相濡以沫。
最开心的当然是忽必烈,他要为大一统的超级帝国改制。朝廷多个部门合并重组,郭守敬被调整为工部郎中。
有一天,老张又来找郭守敬喝酒。
文谦:你知道老师的遗言吗?
守敬:哦,这哪有我的份。
文谦:他建议皇帝修正《大明历》。
守敬:沿用两百多年,应该调整。
文谦:你把地球也改造的差不多了。
守敬:哈,天下没有我挖不通的渠。
文谦:你应该往天上看看了。
守敬:我永远记得那颗星...
1276年,忽必烈命令王恂、郭守敬各带人手观测天象。让张文谦、张易汇总两方数据,及时呈报天文工作进展。
紫金山学派的师兄弟,终于并肩站立在苍穹之下,他们不约而同的高吼道:连把尺子都没有,我特么拿啥量啊!
元朝从南宋库房搬来的仪器,早已经锈成一堆破铜烂铁。看着收废品的人挑三拣四,哥几个脸上写满尴尬。
咦!守敬,你当年不是做过宝山漏嘛!
112郭守敬:推算出一年有365天的孤儿,85岁高龄困死在元朝天文台!
郭守敬捣鼓出十几件新仪器,师兄弟们都看傻眼了。
简仪、高表、候极仪、浑天象、玲珑仪、仰仪、立运仪、证理仪、景符、窥几、日月食仪、星晷定时仪、正方案、丸表、悬正仪、座正仪...
他说道:司天浑仪,宋皇祐中汴京所造,不与此处天度相符,比量南北二极,约差四度;表石年深,亦复欹侧。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