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2020-08-26 21:53阅读:

秦岭一白的土蜂蜜

历史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严格来说,本期文章算不上《秦岭深山养蜂故事》。
鸡峰山西面的小山头,有个濒临荒废的小农场。目前还没有养蜂,张兄带我来看看能不能捎带些木桶土蜂。
远望是故事,近看只有生活。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张兄的朋友,在此承包八十亩山林。
两口子修路拉电铺水管,平整地面后搭建活动板房。荒野山林间的施工难度,是平原地区的数倍不止。
秦岭一白很难想象,年近六旬何来此等精力。他们养鸡鸭猪、种花椒菜,或许只是想用辛苦换取生活安稳。
如果靠下苦能解决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贫困人口。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从意气风发干到灰头土脸,几乎是小山头创业者的写照。
张兄说受政策影响,鸡鸭猪不让再养了。朋友只能将土猪运往百公里以外,租借猪圈等到养肥后卖掉收手。
养殖业的左膀被砍掉,种植业的右臂更艰难。鸡鸭鹅可以自己找食吃,花椒成熟那几天总得雇人采摘吧。
今年的花椒行情,近乎被拦腰砍断。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你们以为我进山很潇洒,其实吃馒头泡面才是常态。
天地之间撑起一张小桌子,午饭就这么兑付过去了。张兄在房间里找罐红茶,然后烧开满满一壶山泉水。
上期历史人物写的
是陆羽,估计很难入茶圣法眼。农场的房门没用上锁,但是主人家已经有日子没来了。
男人在城里当保安,女人在工地食堂帮灶。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眼前的郁郁葱葱,掩盖着一段开荒往事。
张兄讲着他朋友的故事,我坐在旁边静静听着。谁的人生都不容易,就像被山风吹落的枯叶般颠簸飘荡。
这地方挺适合养土蜂、弄些木头发点木耳、山坡撒点党参黄芪籽、割些野艾草和菊花,我带到山外帮他卖。
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离开农场,张兄又来附近村子买菜。
他每次回去要带些蔬菜,老母亲说比超市的还好吃。有位大妈正在路边摘菜,准备傍晚拿到街道上摆摊卖。
黄瓜丝瓜、豇豆西红柿全都有,山里大妈也十分淳朴。她让我们自己看着摘,弄好了拿到她家门口过秤。
不分品种,一斤菜两块钱。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我站在水泥路上,回望巍峨秦岭。
有位大妈干完活回家,花白的头发随着脚步晃悠。前面两三公里内没有村庄,她一步一步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对这类背影极为熟悉,仿佛又看到老家的长辈。他们经常在地里干到日暮时分,回家时的脚步也摇摇晃晃。
或许,我们永远要靠自力更生吧!
秦岭深山养蜂故事(二十七)
最后,和秦岭一白听听山野风声,自然灵动而又孤旷寂寥。
好像插入不了视频啊,真可惜...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