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浩然中篇小说之《弯弯的月亮河》(26)

2021-02-23 09:18阅读:

泥土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浩然中篇小说之
弯弯的月亮河
26
那女人道了一声谢,就急忙奔到大车跟前,先把篮子放在车厢里,然后放孩子。那孩子有点胆小认生,使劲儿搂着女人的脖子,怎么哄也不肯松手。
王丙急着赶路,见他们磨蹭,有几分不耐烦地朝女人再瞥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把他的头发根儿都给吓扎杈起来了,同时倒退半步,不由得脱口叫了一声:“哎呀,你?”
那女人听到突然的叫声,也把王丙细打量一下,同样地愣住了:“噢,您是芦苇镇的,姓王……”
“对,对,我叫王丙,咱们对门住过。”王丙浑身哆嗦着说,“我可没干下啥作孽的事儿,我……”
“我知道您很厚道。”
“是呀,是呀,求你别害我……”
“您这是咋了?我跟您一无冤二无仇,害您干什么?再说,我跟您一样,长这么大,只受别人的害,没害过任何人哪!”
王丙听他爸爸和老东家金大先生都说过:鬼是没有影子的,有影子的不是鬼。他赶忙观察一番,只见面前的这个女人,头上顶着太阳,地上印着影子,说话,动作,全是活人的样子,难道说她没有死?
pan > 他壮着胆子盘问起来:“俊玉呀,那年,咋就冷不防地不见了你?”
俊玉从容地回答:“惹不起,只有逃跑。”
“到处找不到你,你跑到哪儿去了?”
“我遭的那害,您知道。当时我真是走投无路呀!”俊玉说着,终于把孩子放到车上,自己也爬上车,“我本想到县城里找个活路,熬日子、等晴天。我拼了命地赶路,赶到小月亮河,天就黑了。我挺害怕,瞎摸到一个村子。真巧,我有个表姨就嫁在这儿,我只得去投奔她。我被她给留下,没走。”
王丙听了这些,悬着的心放下来,摇动鞭子赶起车,他不再盘问俊玉,而是很有兴致地跟这个不期而遇的家乡人唠起嗑来。
“大热的天,你这是到哪去?”
“进城看人。”
“看孩子他爸爸?”
“不,是看我表姨的儿媳妇。”
“她在城里哪条街住,我把你们娘俩送到门口去。”
“监狱里……”
“啊?”
“前些日子祸从天降,宪兵队怀疑她跟八路军有瓜葛。她被抓进去不几天就病了,我隔一天得给她送趟吃的。”
“哎呀,干这种事可危险哪!”
“危险有啥法子?人家是好人,对我好,我不能知恩不报呀!”俊玉轻轻地拍着怀里的孩子,低声说:“家里正花钱托人往外保她,有点指望了。”
绿树葱茏的沙湾村,出现在不远的前方,王丙吆喝牲口要往岔道上拐过去。
俊玉忽然有些不安地说:“我们下车吧,我不想进那个村。”
王丙说:“歇歇,喝口水,工夫大不了,一块儿走吧。”
“不行,不行。这个村有好几个当汉奸的,我怕见着他们,给表姨家招麻烦。”俊玉这样说着,就要往车下溜,“我绕到前边路口等您,这样方便,也不耽误工夫。”
王丙不好硬拖人家,就把车停下,扶俊玉下了车。
俊玉抱上孩子,挎起篮子,匆匆地顺着道儿直走;走出几步,忽又停住,返身回到大车的跟前。
“王大叔,我跟你打听个人。金连城那个恶鬼,眼下还在芦苇镇吗?”
“他呀,早颠了。先在北京上大学堂,听说一闹日本,又跑到了西南天边子上的什么庆,对,好象是重庆。”
“我那个糊涂爹还活得快活吗?”
“唉,他死了快三年了。”
“啊?他,他的身子一向挺结实呀!”
“是让你遭那事儿给急的、气的。多亏了好心肠的柳顺。……”
王丙把当初那桩惨事发生的经过,诸如老东家怎么屈赖谷老头勾引他的儿子学坏,有钱人怎么逼迫谷老头偿还欠债,谷老头怎样病倒在街头,柳顺怎样求大老郭帮忙把谷老头抬到小杨树屯的家里:煎汤熬药,接屎接尿,一直养老送终,等等,全都说了一遍。
俊玉默默地听着,泪珠儿成串地从她的两腮往下流。可是她,紧紧地咬着牙、闭着嘴,直到最后,再没有说一声什么,就抱着孩子,挎着篮子,转身走了。
王丙在沙湾村喂好牲口、喝足水,就急动身赶路;走一路,找一路,再没见到俊玉的影子。
“看,我多马虎,连她的家是哪个村,都没有问!”王丙拍着自己的脑门,问柳顺:“你不会怪我吧?”
“不,不。”听得入神的柳顺,马上清醒过来,感激地说:“你好心好意,把我做的事,让她知道了,她不会恨我,我心里的疙瘩从此解开,死也能够合上眼睛。”
这天的晚饭,柳顺因为心里平整和痛快,多吃了一个棒子面的贴饼子。
未完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