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浩然长篇小说之《苍生》第五十段(3)

2021-04-08 10:12阅读:

泥土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浩然长篇小说之《苍生》
第五十段
3
搭话的人原来是田大妈。
刚才,由于大儿子田留根的言语和行为,使她在借手表那件事的绝望中重新怀上“有救”和“成功”的信心,所以高高兴兴地给儿子和老头子做了半锅面片汤,卧了六个鸡子儿。她左等右等不见儿子回转,怕把汤放凉了不好吃,也想借机会探听一下那件重要事进行的结果,就给盛了一小盆汤,舀出四个鸡子儿,端着送过来。送这么多的汤,又亲自送,还有另一个目的:如果儿子跟媳妇已经商量妥善,婆媳俩这样子自自然然地一见面,就雨过天晴,云啦雾啦,全算过去,还像以往那样的干干净净、亲亲密密。不料想,她走进没有关闭栅栏门的新宅子,走到新房的窗前,可巧听到大儿媳妇一篇不堪入耳的混帐话。咋不让人气炸了肺呀!田大妈再也摁不住满腔怒火,立即接过话茬回击起来。
屋里的小俩口,都被突然从窗户外边传进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
“妈,您……”田留根爬起来,不知道应该说句什么话为好。
田大妈气呼呼地告诉他们:“我不是来偷听你们窗根儿的。我不是那种下贱人性。我是来给你们送吃的。对你们是一片好心。万万没想到,你们憋着一脑门子气儿,等着跟我打官司!”
“我给您去开门。”田留根在慌乱中又说这么一句。他的一条腿伸向炕沿,另一条腿还在被窝里,就停住了。媳妇仍然躺着,自己不敢动身;妈要进了屋,见到媳妇这副架势,气会更大,火会更高;气加气、火赶火的,会大吵大闹起来。那可咋
办?
田大妈站立在凉风冷月的院子里,感到十分的孤单而委屈。她眼望着黑乎乎的窗户纸,反射着惨白光亮的玻璃,越琢磨越不是个滋味儿。半年多来,大儿媳妇杜淑媛积累在她心里的好印象,全然崩溃:以前的诚实,这会儿变成了虚假;以前的贤慧,这会儿变成了刁钻;以前的温顺,这会儿变成了奸诈。……真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哪能想到,家人喜欢、外人夸奖的好媳妇,竟然是这样一个没有心肝儿、没有人味儿的女人,瞎了我的两只眼睛呀!
田留根把媳妇给起来,把衣服给媳妇披在肩上,小声央告“穿上,穿上;下地,下地”,随即又冲窗外递话儿:“妈,我就去开门。……”
“你别开,我不进去!”
“您回去呀?我随后就到。……”
“我有几句话得说到明处。别闹一遭儿,再赖我这当婆婆的刁钻、不通人性!”田大妈冲着窗户慷慨激昂地诉说,“我们生儿养女,从没图什么报答,从没想沾光得祭,可也不能平白地落下罪名。为了给你成这个家业,我们的心都操碎了,一家人遭的大难,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的老头子背打房基、垒墙山的石头,累得吐了一个月血;多壮的一个人,活活给熬干了!我一个妇道人家,清清白白地一辈子,竟偷偷地钻到二泉寺的大庙里,给和尚做了几天手工活儿,挣下钱,给你们这屋安上玻璃、刷上油彩。……我们可为啥哟?还不是为儿子、为给他圈拢起一个人家。……”她说到这儿,忍不住地悲哀,热泪噎住嗓子眼儿。
这其间,田留根已经蹬上裤子、披上褂子、趿拉上鞋子,开门迎出来,又为难又发急地扳着妈的肩膀头恳求:“妈,您别说了。我们知道老人家的恩情。我们不会忘了这恩情呀!”
“她逼着我说!我不是故意来跟她算帐、捯小肠子!”田大妈吞咽一口泪水,继续数叨,“人心都是肉长的,不是石头、铁块没感觉。你过门这七八个月,我哪一点儿亏待过你?我拿你当亲闺女看待。我不吃,得让你吃;我不穿,得让你穿;有一口东西分不到你嘴里一点儿,我都不安生。你手拍良心想一想吧,这个家哪一点儿对不住你?你咋还不肯跟这个家一条心?这个家让为难事儿挤到了河水里迈不出大腿的生死关头,求你伸手拉一把你都不肯!你还是个新社会的人?你还是吃社会主义的饭长这么大?我生在旧社会、端过剥削人的饭碗,我那会儿都不嫌贫爱富;我把荣华富贵全都舍掉,跟男人同甘共苦几十年!你呢?伤不了你的筋,动不了你的骨,就能救一家人,就能成全小叔子一辈子的终身大事,你都不肯!你比磁公鸡还磁公鸡!你比自私鬼儿还自私鬼儿!你就是那个抱着元宝跳井的财迷精!阎王爷不该给你一张人皮!……”
田留根苦苦地央告他妈:“妈呀,妈呀,您别说了。您看在我的面上,别再说下去了。我给您下跪,行不?”
未完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