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和陈忠实的对谈:当作家好玩吗?想好玩就永远别去当作家

2019-10-05 11:42阅读:
本文转自《文学报 · 此刻夜读》
这是一条宽阔河流,源远流长,顺着水流的方向,是崇峻向坦荡宏阔,是湍急向幽深丰厚。这也是一片辽远星空,每一颗星星自有其光华,璀璨交辉,汇入属于中华文明的星辰大海。
自前辈名家为我们所撰写的文章,和来自于文学现场的声音中,我们听到了某种共通性:时光荏苒,但写作者向着文学应有的质地、品格和精神高度的持续努力,从未更改。在文学的灿烂星河中,这些声音相互激荡、回响,不断阐释和生发新的意蕴。
长假期间,陆续为大家带来这组专题夜读。我们将这组文章,定名为“星辰与回响”。
星辰与回响
网友和陈忠实的对谈:当作家好玩吗?想好玩就永远别去当作家
2000年,作家陈忠实曾与网上的文学爱好者进行了一次轻松交谈。面对网友五花八门的提问,陈忠实简洁谐趣的回答中是他性格的一种彰显:坦率、真诚,直言心中所想。在这组看似信马由缰的问答中,读者也可以感受到陈忠实对写作、对人生的种种观点。
他深切地感到,自己必须走出《白鹿原》
网友:您写小说的最初动机是什么?
陈忠实:纯粹是一种爱好。
网友:当作家是不是很辛苦?
陈忠实:是的。
网友:当作家好玩么?
陈忠实:想好玩就永远别去当作家。
网友:从您开始写作到成功,用了多少年?苦吗?陈忠实:我1960年代就开始写作了。当然苦,但乐在苦中。
网友和陈忠实的对谈:当作家好玩吗?想好玩就永远别去当作家

网友:你认为作家是否应该向现实妥协?陈忠实:我不认为是这样,作家应该永远直面现实。
网友:陈老师,您写的小说与您的生活是不是有些什么关联?
陈忠实:我写的小说全部都是我生活中感悟体验的结果。
网友:张贤亮下海,您会不会也下海?陈忠实:我不具备张贤亮经商的智慧。
网友:您写到什么时候封笔?
陈忠实:写到我变成植物人,如果是那样,只要有思维,我还会写。
网友:陈先生你想获诺贝尔文学奖吗?
陈忠实:这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网友:陈老师,写作影响了您的入生观吗?
陈忠实:是人生观影响写作。
网友:陈老师,能简单谈一下您的读书生活吗?现在您在读什么书?
陈忠实:读书是我文学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我最近还在读拉美几个作家的作品和他们谈写作的文章。
网友:您认为《百年孤独》怎么样?
陈忠实:这是我读的第一本而且是最好的一本拉美作品。
网友:陈先生,我感到你有受前苏联作家影响的痕迹。陈忠实:你非常敏感。
没有改变就没有前途
网友:陈老师的农村题材小说已经达到一定高度,今后是否考虑多写写城市小说?
陈忠实:写什么在我来看并不是想写什么就能写什么,主要决定于作家自己的体验。
网友:陈老师,《白鹿原》后您打算写她的姊妹篇吗?
陈忠实:《白鹿原》是独生子。
网友:陈先生,我认为《白鹿原》已经属于您的过去了,不应再吃老本了,您觉得呢?
陈忠实:我比你更痛切地感觉到这一点。
网友:陈先生,《白鹿原》是否意味着您最后的写作巅峰?陈忠实:我还想试一试。
网友和陈忠实的对谈:当作家好玩吗?想好玩就永远别去当作家
网友:有人说您今生再也走不出白鹿原了,您说对吗?陈忠实:如果走不出白鹿原,就写不出《白鹿原》。
网友:陈先生,很喜欢您作品的风格,而白鹿原更有一种粗旷深刻的美,但我不知您的这种风格会一直延续下去吗?还是有什么样的改变?陈忠实:我肯定会改变,没有改变就没有前途。
网友:陈先生,在《白鹿原》之后比较沉默啊。陈忠实:之后我主要写散文和随笔。我自己都想不出,这本小说之后,关于小说的兴趣一直起不来,所以我就不愿写。
网友:请问你最近写了什么新作?
陈忠实:我最近两年多都在写散文和随笔。小说写作好像还不到时候。
(白鹿原手稿)网络及网络文学
网友:陈村先生已经在网上安家了,您有没有这种网上栖身的打算?
陈忠实:暂时没有。
网友:网上文学是否是个挑战?
陈忠实:因为我不懂网上文学,所以对我没有什么威胁。
网友:陕西的作家是不是要来个集体上网?
陈忠实:我希望有那一天。
网友:陈先生,请您谈谈对网络文学的看法。
陈忠实:青春有生气,有活力,但还比较稚嫩,我相信会成熟起来的。
网友:您看过《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吗?陈忠实:没有。
网友:陈老师,你觉得接受记者采访好还是这样用文字交流好?
陈忠实:这样更轻松更随意。很愉快很有趣,将来如果能视频直播就更好了。我有一个电子信箱(chenzhongshi@yeah.net
),大家可以很方便地和我联系。
我生命中的爱与真
网友:陈先生,你出生在农村吗?
陈忠实:我生在西安郊区,祖上都是农村人,是农村中有文化的农民,所以对孩子的学习有种本能的重视。我的祖先给我的最大好处就是给我的学习机会。
网友:张艺谋说“陕西人一根筋”,是这样吗?
陈忠实:这个问题最好让张艺谋去回答。
网友:陈老师,您的脸有张艺谋的特征——刀刻的纹路。
陈忠实:张艺谋比我英俊。他的脸是用雕刀刻的,我的脸是粗糙的西北风刻的。
网友:陈老师,你的样子长得有点酷。
网友和陈忠实的对谈:当作家好玩吗?想好玩就永远别去当作家白鹿原手稿
陈忠实:我至今把握不住酷的含义。
网友:您还爱喝西凤酒吗?
陈忠实:我去年喝坏了胃,回来就戒了。
网友:听说你也喜欢足球?陈忠实:我对足球有一种本能的激情。
网友:请问陈忠实先生,你到底忠实于什么?灵魂、生活、或者钱?
陈忠实:主要忠实于我的良心。
网友:对于您来说,最欣赏的品质是什么?
陈忠实:诚实和刚毅。
网友:对您来说,最大的幸福是什么呢?
陈忠实:就是把我对世界的感觉能充分表现出来。
网友:您还记得“倒着走便倒着走吗”?陈忠实:那是我一首词里的一句话,我觉得在人生和事业的追求中,就应该有这种精神。
网友:作家的生活水平如何?
陈忠实:各个作家的生活水平也有很大差别,有富人也有穷人。我属于温饱阶层。
网友:您的人生阅历一定很丰富了?
陈忠实:这个我永远都不会满足。
网友:以您现在的年龄,对生活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陈忠实:认真的面对生活,不断增强对生活中痛苦的承受力。
网友:陈老师,我希望能多了解您的真实思想,您有出自传的打算吗?陈忠实:我的自传我感觉还不是写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