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报刊发拙文《威州田畴忆允祥》

2019-12-13 09:11阅读:

威州田畴忆允祥

都市报刊发拙文《威州田畴忆允祥》

都市报刊发拙文《威州田畴忆允祥》 赵县古冶河上的永通桥
都市报刊发拙文《威州田畴忆允祥》 允祥墓
都市报刊发拙文《威州田畴忆允祥》 怡贤亲王允祥墓的神道碑
都市报刊发拙文《威州田畴忆允祥》
清朝十三王爷怡贤亲王允祥
都市报刊发拙文《威州田畴忆允祥》 位于涞水县东营房村的怡贤亲王允祥王陵的牌坊
梁勇 文/供图
周末,应井陉县威州的老朋友之约,到威州访古。1978年我考大学之前,在这里的工厂工作。那时候,工厂门前的威州河,流水潺潺。村民世代在这里种植水稻,河之两岸都是水稻田,春华秋实,满眼风景,金秋时节,稻菽飘香,一派胜似江南的美景。而如今,随着城镇化的进程,稻田改成了马路。我很想找回40多年前那田畴如织的记忆。站在路边的树下,不由想起了300多年前清朝十三王爷允祥推动营田水利、引导农民种植水稻的故事。

康熙王朝 筑堤防洪
明清之际,由于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直隶地区水旱灾害交替,土质劣化,影响了农业的产量。真定名士梁清远回忆:据长辈讲,明嘉靖年间真定一带垦田一亩尚可获收一石,至万历年间只收五斗。
清朝康雍乾三代直隶的清官廉吏,都非常重视兴修水利、发展灌溉农业,同时把河工视为要务。他们曾在正定府、赵州境内的滹沱河、洨河,多次加固堤坝、疏浚渠道。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皇上到真定、保定视察后,非常沉重地对直隶总督于成龙说:“朕经过水灾地方,看到百姓以水藻为食。朕曾尝之,感到百姓艰苦啊,朕时在念。所以,我命你在雨季到来之前,抓紧疏浚河道、修筑堤坝,使田地能够耕种,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于成龙被称为“大清第一廉吏”,他勤政爱民,谨遵御旨,疏浚河渠,兴修水利,在村落间修筑不少蓄水塘泊,改善了城乡环境,促进了农业生产发展。真定及滹沱河下游城乡和洨河流域都深受其益。
当时的安徽籍学者朱书经过真定城,看到“真定府城甚大,环郭皆稻田,池尽荷藕,风景殆河北所少也”,他大为惊叹,把所见写在《燕秦》这篇文章中。
朱书的密友戴名世在《南还日记》中也说“真定以南,见池中有荷,岸有野花”。可见,当时真定城周边,荷塘月色,稻花摇曳,到处是一派秀美的水乡景致!

雍正王朝直隶营田
雍正王朝,非常重视京师及其周边地区的水利,尤其十三王爷允祥在直隶营田,留下了不朽的功业。
爱新觉罗·胤祥(1686-1730),在电视剧《雍正王朝》中,是坚定辅佐雍正的亲王。他是康熙帝的十三子,母亲早逝,由胤禛的生母抚养,在弟兄们之间,与雍亲王胤禛关系最密切。雍正皇帝继位,因避讳制度,不仅把真定改成正定,也把代表兄弟们辈分的“胤”改为“允”,所以胤祥改叫允祥。
雍正三年(1725年),直隶73州县遭受水涝之灾,占直隶近80%的面积。这场水灾,使雍正皇帝忧心如焚,他与怡亲王允祥商议治理水患事宜。皇上说:“直隶平原居多,而少沟渠之利。”“洪水泛溢,聚之则为害,而散之则为利;用之则为利,而弃之则为害”,那么,如何利用好这些水资源?
当年冬天,允祥在大学士朱轼陪同下,到京畿各地查勘河流水势,启动水利营田工程。
朱轼(1665-1736),江西高安市朱家村人,清代名臣,历仕康雍乾三朝,官至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兼吏、兵二部尚书,深受雍正皇帝信任,让他给弘历做老师。他居官廉洁,刚正不阿,世人颂其“束其励行,通经史百家”,学问、人品都是一流。
允祥和朱轼经过勘察,向雍正皇帝陈奏直隶水利营田事宜:通过营造大面积水田化解水患、储蓄水源。设营田专官,拣选得力官员,治河道、兴水利。雍正皇帝诏准,直隶营田拉开了序幕。

滹沱河分洪
在真定府,允祥和朱轼首先对滹沱河、洨河进行治理,在平山县的冶河入滹沱处修筑大堤,使冶河水由获鹿、栾城进入赵县,汇入洨河,“以分滹沱之涨”。这条河道由鹿泉古运粮河入栾城冶河铺,东南流入赵州护城河,长42里。在栾城区,至今还有冶河古镇。
赵县古城西侧,有一座永通桥,创建于唐代。桥下面是什么河呢?如今很多人不知道。其实那下面就是从井陉出发,经平山、鹿泉流过来的冶河,它与护城河相连,再流入洨河。冶河汇入洨河,有效地减少了滹沱河对正定以东地区的水患威胁,对正定及其下游藁城、晋州等沿河地区的建设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营田造福 种植水稻
在营田方面,允祥、朱轼把海河流域分作京东、京西、京南及天津四局。每个局设专官,落实责任。京西水利局包括行唐、新乐;京南局包括正定、平山、井陉等县。
在各府州县营造水田,相当于创建了成千上万的小水库,提高了化解洪灾的能力,改善了城乡生态环境。经过治理,河流畅通,万顷良田获得灌溉之利,而且直隶水稻种植得到推广,直隶成为当时北方最优质的水稻产区。
林则徐在《历代开治水田成效考》中说:“自五年分局至于七年,营城水田七千余顷。”每年大丰收,稻谷堆满场,粳稻溢于市,百姓丰衣足食。
据文献记载:雍正五年京西营田局的新乐大刘村、牛家沟营田3顷5亩,行唐县河合村、塞里、贾庄、欢同村营田14顷12亩。京南营田局所属的正定雕桥村、王古寺、城河四面顺城关等处营田11顷85亩1分,农民自营稻田1顷63亩。平山县奉良庄、川防村营田60顷11亩,农民自营稻田共22顷零2亩。
雍正六年城河东西北三面、城东西南三关厢营田共计3顷72亩7分。平山县的圣佛村、义羊村、水碾村、曲堤村、石桥村、朱濠村官府组织营田99顷54亩7分。另有农民自营稻田共9顷零7亩,井陉县防口滩营田4顷20亩。
雍正七年正定县的西洋村、大林济村营田15顷59亩。平山县的贾北村、近掌村、通家口、川防、杨村、义羊村、水碾村、史家湾、西村共计营田144顷,农民自营稻田5顷44亩。井陉县威州西河滩、洛阳滩、东冶滩营田43顷。
雍正九年,随着营田村庄水田收成的提高,许多县乡村的百姓利用沥涝之地自主营田,种植水稻,形成了华北水乡的一道道风景。

曲沼波光潋 疎村鸟语真
清初一些文人题咏乡村景致的诗,反映了当时真定秀美的自然景观。正定名士梁清标《雕邱四景》中描写雕邱村“曲沼波光潋,疎村鸟语真”。梁清远在《西郊水村》中,赞美城西水村“到处种芙蕖”,“秋深水落溪流缓,两两村童学钓鱼”。这样的美景,确实胜似江南。
雍正年间的水利营田,一大部分成为正定府属县最富庶的农耕之区,甚至像井陉威州、行唐合河口、正定雕桥村、王古寺等地的大片营田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仍然是北方水稻种植的成功之地。
在治河防洪的同时,允祥还扶持开发井灌,利用地下水,在气候干旱、缺水的地区为民凿井,推动当地农业发展。
1729年,因准噶尔部窜扰边陲,雍正皇帝命允祥办理西北两路军机,叙协赞功待诏增仪仗一倍。因其功绩甚大,遂得世袭罔替,为铁帽子王。任议政大臣,总理朝政。雍正八年(1730年)允祥积劳成疾英年早逝,时年44岁,配享太庙,谥号“贤”。清政府为他在涞水东营房村南侧修建了仅次于泰陵的清朝最大王陵。2006年,“怡贤亲王墓”被评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允祥在直隶营田和发展水利的贡献惠及后人,这份历史功绩用当地农民世世代代的耕作业绩,写在直隶水利和农耕文明的历史上。大片稻田和河渠塘泊,成为历史上的一道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