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电器不是康美药业第二

2019-06-01 19:39阅读:
本文发表于《证券市场红周刊》
这两天,一篇网文冠以耸人听闻的标题《格力报表与康美类似,做假嫌疑》,在雪球网上引发热议,朋友圈里有多人将该文转发给我,询问我的看法。
假作真时真亦假。印象中,市场上对格力的分析,往往以美的为比较对象,如今竟然被人拿来与深陷造假丑闻的康美相提并论,只能令人感叹世风日下,一不留神,一盆脏水当头泼来,眼看着大格格就要沦落风尘了。
对这类恶意诋毁、毫无营养的帖子,我通常懒得搭理、直接拉黑,浪费时间,也是浪费生命。但由于该文作者自称专业人士、CPA、会计领军、对会计准则修改曾发表过意见,该文罗列了一些数据、观点似是而非,而大多数投资者为非财务专业人士,有可能受到该文误导,朋友圈也有多人看了该文而感到困惑,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就质疑内容进行分析,以澄清是非。
原文质疑要点:“格力银行存款问题,大存大贷。关键是利息收入与存款金额不符,利息支出也与短期借款金额不符。不到200亿的负债利息10亿。1000亿的银行存款利息仅仅20多亿,且为母公司。怀疑,银行存款与其他流动负债同时虚增,银行存款造假。” “货币资金只能获取2个点利息,借款付5个点利息”。
格力电器有大存大贷问题吗?
很多年前,我就发现康美的存贷双高问题,并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中做过分析,但我从来没觉得格力电器有所谓的大存大贷问题。
2017年康美药业年报披露的营业收入264.8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余额341.5亿元,各项有息负债合计金额289.8亿元,其存、贷款金额都高于其当年报表披露的营业总收入,存货双高问题明显。
2018年格力电器营业收入2000.2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余额1130.8亿元,有息负债(短期借款)金额220.7亿元。贷款金额无论相对于存款金额还是营业收入规模来看,都不算高,存款余额也显著低于其当年营业收入金额,将格力类比为康美,质疑其所谓的大存大贷,显然不能成立,属于典型的睁眼说瞎话。
格力电器的利息收入太低吗?
质疑者认为,格力电器千亿元存款,利息收入只有20多亿元,利息收入太低,由此质疑其存款的真实性。
其实,只要浏览一下格力电器的利润表,就不难发现,上述利息收入数据错误,选择性遗漏了一部分利息收入。
从利润表来看,格力电器的利息收入包括两个部分:
力电器设有财务公司,财务公司属于金融行业,利息收入为主营业务收入,在格力电器合并报表上,这部分利息收入列示于营业总收入项下,2018年这部分利息收入为18.99亿元;不属于财务公司的利息收入,列示于财务费用项下,2018年这部分利息收入为23.84亿元,二者合计42.83亿元。以格力电器2018年末账面货币资金余额1130.8亿元、年初账面货币资金余额996.1亿元为基数平均计算,其年化利息收益率约为4.03%,这样的利息收益率水平在A股上市公司中应该属于正常、甚至偏高了。质疑者选择性遗漏了格力电器的利润表上列示的部分利息收入,是专业水平问题?还是别有用心呢?
2017年末康美药业账面货币资金余额341.5亿元,以4.03%的收益率计算,康美药业2017年的利息收入应该达到13.76亿元,而康美药业财报披露的2017年的利息收入仅为2.69亿元,利息收入的年化收益率不到1%,收益率水平显著低于格力电器,显然不应将格力电器与康美药业相提并论。
格力电器的利息支出太高吗?
质疑者认为,格力电器“不到200亿的负债利息10亿”、“货币资金只能获取2个点利息,借款付5个点利息”,由此质疑格力电器存款和贷款的真实性。货币资金只能获取2个点利息,这个问题笔者在上文分析中已经澄清,2018年格力电器存款利息年化收益率约为4.03%。那么,格力电器“不到200亿的负债利息10亿”、“借款付5个点利息”,是怎么回事呢?
2018年末格力电器有息负债(短期借款)金额220.7亿元,财务费用项下利息费用为10.68亿元、营业总成本项下利息费用为0.45亿元,二者合计11.13亿元。这些利息费用是否全部都是由短期借款产生的呢?答案应该不是,质疑者选择性遗漏了格力电器其他付息业务。
格力电器2018年年报会计报表附注“应收票据”项下以表格形式列示了期末已背书或贴现但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2018年末,已背书或贴现但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余额为573.32亿元,背书转让的银票通常不需要支付利息,而未到期的银票向银行贴现,必须支付利息。去年市场的票据贴现利率在3%以上,假设格力电器贴现的票据占上述已背书或贴现但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余额的1/3,那么年均贴现金额约为200亿元,假设贴现利率为3%,则票据贴现的利息支出约为6亿元。因此,格力电器2018年11.13亿元利息费用,其中相当一部分可能是支付票据贴现的利息支出,短期借款的利息支出只占当年发生的利息费用的一部分,实际借款利率应该远低于5%。
澄清了上述问题后,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将格力电器类比为康美药业,是一个常识性错误。康美药业2001年上市以来累计向股东分红51.28亿元,格力电器2018年度向股东分红126.3亿元,一年分红额超过了康美药业上市18年分红额之和,此前的2014年-2016年格力电器向股东分红额分别为90.2亿、90.2亿和108.3亿元,难道格力电器这些年向股东现金分红的资金也是假钱吗?格力电器和康美药业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将格力电器比作康美药业,质疑者要么是不懂,要么是假装不懂,前者无知,后者嘛,无耻!我希望其是前者,虽然质疑者自称为专业人士。
格力电器账面为什么会有贷款?
格力电器账面坐拥千亿现金,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演讲中也曾表示,格力电器不需要一分钱银行贷款,为什么账面还有近220亿元银行贷款呢?很多人对这个问题可能也感到困惑,在此我也顺便对这一问题做一现。
其实,格力电器早年账面上确实银行贷款很少,2007年账面贷款为0。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美联储将基准利率降至创纪录的0-0.25%的历史低位,美元大幅贬值。格力电器账面上2008年出现借款,此后逐年增加,当时的借款基本上都是外汇借款。我个人认为,格力电器的外汇借款,主要是为了套利,一方面,美元利率超低,可以套取利差,另一方面,当时人民币持续升值,可以套取汇差;印象中,格力电器是A股市场较早参与这种套利的上市公司。2014年美联储逐步退出QE,美元走强,但美元利率仍低于人民币,格力电器一方面通过远期外汇合约对冲汇率风险,另一方面,由于外汇利率仍低于人民币,外汇贷款仍可套取部分利差。
2018年格力电器实现营业总收入2000.2亿元,短期借款220.7亿元,据红周刊记者采访,其中:外汇借款54.6亿元,人民币借款166.1亿元。格力电器2018年财报披露2018年短期借款的利率区间为1.09%-4.35%,说明其借款利率具有市场竞争力,反映了格力在银行体系的良好信用和评级,能获得较低成本的信贷资金,提高收益。早年格力电器会计报表附注对借款有一些文字说明,但近年来格力电器发布的财报附注不再有相关说明。
我个人认为,格力电器财报问题主要还是信息披露欠透明的问题,不存在类似康美药业这样的恶性造假问题。今年以来,随着康美药业等伪白马股造假丑闻的频频曝光,市场上针对一些传统白马股质疑的声音渐增;假作真时真亦假,格力电器也因此受到一些质疑和非议。笔者认为,格力电器有必要进一步完善信息披露工作,提高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加强与投资者的沟通,以释群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