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去产能让我成为牺牲品,这不公平!

2017-09-11 14:01阅读:
在去产能调控中逐渐出现了一种现象,国企和民企在去产能中面对的执行压力不同,为了完成去产能目标,民企似乎承担了更大的压力。安邦(ANBOUND)认为,民营经济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在去产能中也需要公平对待。如果去产能变成了以政策要求民企向国企让渡利益,即以牺牲民企来保护国企,这样的政策是有问题的。
来源 | ANBOUND宏观经济研究中心
选自 | 每日金融 第4824期
去产能:民企承受更多压力
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在进程之中,尚未结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反映在当前的经济工作中就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即“三去一降一补”这五大任务。去产能是排在第一位的,可见该项任务的重要性。
8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强调,要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完成今年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处置“僵尸企业”和治理特困企业等工作任务,推动火电、电解铝、建材等行业开展减量减产,严控新增产能。
不过,在去产能调控中逐渐出现了一种现象,国企和民企在去产能中面对的执行压力不同,为了完成去产能目标,民企似乎承担了更大的压力。这种差别化的去产能现状,在炼铝行业表现得比较明显。
民企:去产能让我成为牺牲品,这不公平!
中国铝业VS中国宏桥
中国铝业是国内最大的氧化铝生产企业,也是第二大电解铝生产企业。国资委持有中国铝业32.81%的股份。近日,中国铝业发布财报,今年上半年营收为913.1亿,同比上涨83%;净利润为7.51亿,同比暴涨10.06倍。中国铝业今年上半年业绩是8年来的历史新高。
要知道,2009年之后,中国铝业业绩持续低迷。2014年曾巨亏162.17亿,成为该年A股的亏损王。2015年中国铝业虽然扭亏为盈,但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仍大幅亏损64.32亿,2016年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仍是亏损。
炼铝行业属于削减产能的行业之一。今年3月,环
保部出台的28城市采暖季环保限产政策将减少晋冀鲁豫四省30%的电解铝及氧化铝产能。今年4月中旬,新疆发布《关于停止违规在建电解铝产能的公告》,包括新疆东方希望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在内的3家企业违规在建电解铝产能项目被勒令关停,合计产能达200万吨。
民企:去产能让我成为牺牲品,这不公平!
天风证券预计,今年将有300—400万吨在产违规铝产能停产。更大的关停产能则来自于中国最大的民营铝企——中国宏桥。今年8月15日,中国宏桥发布公告称,其已关停涉及年产268万吨的铝产品生产产能,关停产能约占其产品总产能的29%;目前,其运营的总产能为646万吨。
据此前媒体报道,山东省发改委等10部门制定了《山东省2017年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行动方案》,根据该方案,中国宏桥违规建成的电解铝项目5个,违规产能高达268万吨。2016年中国电解铝建成产能4320万吨,产量3250万吨。以此来计算,宏桥一家去产能占全国产能的6.2%左右,削减产能达30%左右。
去产能国企民企应一视同仁
中国铝业的“靓丽”业绩与中国宏桥面临的风险形成鲜明的对比。此前,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宏桥已经被海外做空机构做空,长期停牌。在深陷海外资本市场的惊涛骇浪之中时,现又遭遇大规模停产。可以想象,无论对于企业自身还是股民和债权银行,都是不小的打击。
客观地讲,虽然中国铝业的优异业绩一部分来源于其内部自身的改革,包括精简人员、降低用电成本等,外部因素除了市场需求上涨之外,另一个最重要的就是铝价上涨,这不能不说与民企的去产能有很大关系。如果中国铝业的业绩上涨是以民企去产能换来的,那么可以认为这是由民企在向央企让渡利益。
民企:去产能让我成为牺牲品,这不公平!
为什么民企的产能削减幅度更大呢?去产能的标准是什么?是按比例分配,还是按企业效率?在我们看来,如果是按比例削减产能,那很简单,行政式地规定企业间削减的产能份额即可;而如果是以企业效率为标准,则需要评估,一般而言,民营企业比国企的效率更高一些。
此外还要注意的是,在去产能的时候,要注意未来产业转型对铝制品的需求增大。中国铝业称,近年来,随着中国铝应用逐渐由传统行业向新兴领域延伸,各行业的单位用铝量较往年均有显著提升,铝合金围护板、铝合金结构桥梁、太阳能领域用铝挤压材、铝制家具、铝结构共享单车等,都成为中国原铝消费新的增长点。
今年上半年,中国原铝消费量为1750万吨,同比增长11.5%。据美银美林的跟踪,从2013年至2016年,电动汽车用铝替换钢铁的需求,已扩大了铝用量约160万吨,占全球产出的2.7%,这个趋势今后可能会加速。倘若不考虑这些因素,只看到眼前完成任务,忽视了将来的用铝需求,无疑是短视的。
民营经济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在去产能中也需要公平对待。如果去产能变成了以政策要求民企向国企让渡利益,即以牺牲民企来保护国企,这样的政策是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