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欢与旧爱

2018-04-12 07:30阅读:
新欢与旧爱
我们目光相抵,瞬间相视而笑,我竟找回久违了的暖意。马来雕鸮突兀的犹如猫头鹰一般的叫声在头顶盘旋,听上去有点儿诡异,心里毛毛的。幸亏此刻是大白天,阳光如炬,要不然我会觉得自己非得飞入某人的怀抱里寻求安全感不可。他仰望天空眯起眼睛,眼角有一丝纹路显现,瞳孔里透出感人的微光。他调皮地笑道,这大白天的就出妖了。女儿铜铃般的笑声跟着响起,幸亏我们不会住在这里,连安哥派垂克都会怕。
微颸渐潜,丝丝缕缕总在不知不觉间,却能沁人心脾。我有一种冲动,想同时拥他俩入怀,一边是我最爱的女儿,另一边是令我温暖的他,让我们的笑容凝结在湿润的空气中。可是这只是我的想象,我并没有勇气这么做,一切依然是若即若离。从马来西亚返回新加坡,我们三个人都黑了一圈,赤道边上的太阳威力不可小觑。
回归的日子又是一如从前乏善可陈,每一次的出门旅行其实就似做了一个短暂的梦,回来还是得照样应对旧日生活。我像
打开APP阅读全文
往日一样努力挣日子,让我的女儿在失去父爱后能继续平静祥和的生活。这样的目标曾经是我唯一的心愿,那时我心如坚冰,寒彻骨髓。我做好了只和女儿一世相依的准备,发誓决不让她再受任何伤害。如今三年了,人事皆非。
上海的前夫又找到了我们母女,他的悔意在电话里平铺直叙。女儿恨意如铁,倒是让我吃惊。可见一个背叛家庭的父亲给孩子带来的伤害,我心痛如绞。有多爱就有多恨,女儿的心态我了解,爱恨交织正一如我现在的心情。虽不说心里却有乱流在不可遏制地涌动。我们依然坚持着对抗,那也算是对自尊的一种救赎。可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曾经受过的伤痛干不过甜言蜜语。可怜的自尊更敌不过欲望,旧爱又隐隐重燃之势。
我对生活似乎越来越有热情,身边有派垂克的照顾和帮忙,虽不是拯救于水火,可感动就是由这些的细小一点点累积起来,像一朵花儿迎着风慢慢地盛开着。敏感如我,当然清楚派垂克和我之间微妙的感情变化,但我潜意识里总有预感自己终将会辜负了他的期望。实际上,我深怕自己会给他带来伤害,我不想让任何人为我受伤,特别是像派垂克这样的男人。
我在心里不住地想着这两个男人,下意识地比较着。这种比较倒叫我觉得很踏实,好似这两个男人果真都曾经属于我。当然我知道这只是一种错觉,这错觉却让我颇有安全感,欲罢不能。
为什么这些日子我又能轻松地找回曾经遗失了的自信和安全感?难道说一个女人非得靠赢得男人的情感来获得自信?我在心里不断重复地问着自己,我得出的答案竟然是肯定。我甚至觉得有时候赢回一个曾经失去的男人的心比赢得新的爱慕更能激发自信心,毕竟收复失地比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