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话说小胖的碳水瘾

2020-09-22 07:47阅读:

备备黄

自由撰稿,专栏作者

关注
话说小胖的碳水瘾



现在的小胖子真多,儿子那一班大约不到40人,就有将近10个小胖子。小胖子外形虽然憨态可掬,招人喜欢。但于健康不利,小小年纪挺着个将军肚,不是满腹锦绣,却是一肚子糟粕。

谁都知道肥胖不好,都是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嘴贪吃的结果,所以小胖子总会遭到周边朋友的取笑,之于友谊难道不是一种殇。取笑别人的孩子显得没教养,被人取笑的小胖子显得没自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看着儿子日渐肥硕的身躯,我总感到无比的忧愁。儿子的业障和弱点是贪吃和难自律,而我的问题是过于完美主义,无法平常心对待他和自己的缺陷,情绪更加是容易焦躁。


虽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要克服却是比登天还难。这些都是人性弱点,人性难改,难于上青天。这话不是没道理,能打败自己才是真英雄。


随着儿子的体重增加,我们二人的冲突更是有增无减。我感到自己甚至有些不择手段,我会故意夸大自己对他贪吃的愤怒,本意打算是一招制胜。结果却是在‘一来二去’里,他是兵来将挡,更加皮实了。大厚脸皮往前面一挡,刀枪不入,依然是该吃吃该喝喝。


我当然知道
也不可矫枉过正,孩子正长身体时期,必须保证营养,所以吃饭我还是保证他吃饱喝足。但饭毕,小子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肚中的馋虫,总去偷吃零食。


若被我发现偷吃必定又是一顿好骂。骂他我内心也不免纠结,倒是一刀挥去,两处心伤。想不出个万全之策皆因克服不了人性之贪,又无法放下,真是两难。此处我总有深深的无力感,管控力不够,力不从心了。


刚说到这馋虫,突然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孩子们都会吃一种‘宝塔糖’驱虫。只因肚子里有蛔虫作怪,吃进去的营养都被这虫吸收了去。孩子营养不良,也因此鲜少有胖的孩子。只是这’宝塔糖‘是已经绝迹了,如今卫生条件越来越好,早不见了蛔虫的踪影。


我如此一说,儿子来劲了,声称‘好羡慕’。这也能羡慕,可见对自己真是毫无办法了。


为了激起他的自尊,我自知不妥还是不得不出了阴招,不停叫他作‘猪八戒的二大爷’,故意损他形象,来使他奋起减肥。没成想,我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儿子逗引得笑声不断,却依然照吃照喝。


我不得不通过厨艺控制体重,一心做好’难吃‘的饭菜。少油少盐,什么调味料都不放,那也没挡住胖胖继续发福。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认为就是碳水惹的祸。吃起碳水来没个够,吃完自己的还要到别人碗里再补充补充。



如此只能试下流行的减肥技巧了,低碳减肥,我自己运用不怠,也希望儿子遵守。怎奈小胖子是碳水成瘾,馋得不是米、粉就是面食。一吃起来停不下的节奏,如何是好。社会昌明,生活物资极大丰富,原来也是把双刃剑。有必贪多,人性使然,基因作怪。
贪吃之人大多任性而个性张扬,不为世俗所囿。贪吃就贪吃,胖则胖了,你能奈我何,随性的彻底。


说到贪吃,又不免想起历史上那些有名的贪吃鬼。比如乾隆时期吃货袁牧,即便是个大才子,以诗成名。但说到他的人生哲学,必定是’在吃喝面前,诗和远方都必须靠边站。‘


只要是他醒着,多半是在吃或者思考怎么吃。他不醉心功名利禄、也不钻营仕途,而是逍遥地选择享受生活,大隐于世。此乃初心不改,真性情也。


再来,民国文人苏曼殊,更是为贪吃送上了性命。即便是在他患上脑疾,肠病,肝病,还是从不亏待口腹,这或许是他缓解内心忧伤的万灵之药。


据说,他在生病住院之时,医生严格管控他,不准贪吃。他却逃出去在街上大吃八宝饭,年糕,栗子和冰激凌,致使肠胃病加剧而死。真是标准的’为食亡‘的典范。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