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如何搞

2020-09-14 08:35阅读:

备备黄

自由撰稿,专栏作者

关注
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如何搞
我一直觉得,关系是世界上最难处理的事务。搞不好的话,矛盾、战争就都来了。引起这些痛苦或者说灾难的原因可能其中有误会,更有行差踏错。不管如何,关系的处理和维护,如果不小心守礼,恐怕就是不稳定的最强因素。
我结婚都要快十年了,生活一直很平静。我是独子,老婆则有个小妹。我们结婚时,她妹还小。现在的小姨子长大了,长得可比她姐还漂亮。
我这个人算得上老好人,绝对没有不好的毛病。孝顺老的,照顾小的,没有不夸我的。我因工作原因常出国,每次出差回家,除了给妻子和孩子买衣服,也会给小姨子买礼物。我的眼光不错,小姨子每回收到我的礼物都特别兴高采烈。
小姨子曾跟他姐说,在这个家里最喜欢的就是我。因为只有我给她买东西,又特别会买。老婆跟我讲这些时,我是洋洋得意。不过老婆有意没意也提醒我,”我妹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你可给我小心咯,别让小姑娘迷恋你。“
我笑,“哥就是个神话,她不能迷恋,只要你迷恋就好。”
虽说都是玩笑话,经她这一说我反倒感觉有些不自然了。
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如何搞

我出差巴黎,跟同事逛老佛爷,看到他买了好几个名牌包。我也想给老婆和小姨子一人买一个,又犹豫。老婆平时特别节俭,并不是买不起,她就是乐意淘便宜货。想来想去,决定还是不给她买了,省得花了钱还不得好。
小姨子正好相反,就喜欢时尚名牌的东西。我决定只给她买一款,就给她去了个微信视频,让她看看要哪款。我两正说着,突然听到老婆的声音从小姨子手机里传过来,她问,“跟谁密聊呢,关着门聊这么久了?”
一听她的声音我竟然好似被当场抓到的扒手,一下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了。小姨子却毫不慌张地对她姐说到,“是姐夫,他说给我买个包。”
我当时也只好硬着头皮说,“你姐在呢,把电话给你姐,让她也看看喜欢哪个?”
半天老婆才说,“你们自己看吧,我没兴趣。”
当时我就心头一紧,老婆像是生气了。为了补救,我还是买了两个包回来,一人一个。
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如何搞
买回来那包,老婆一次都没用过,扔一边去了。之后她对我的态度更是不冷不热,我自己也感到愧疚,不敢跟她再提起这事。倒是小姨子背着包到处招摇。我越怕小姨子,她就越粘人,总围着我转,还去公司找我,就连同事都开始取笑我。
我把小姨子当个孩子看,才特别的关照。更何况是自己爱人的妹妹,我对老婆家人好,为的是让老婆更多的感受到我是爱屋及乌。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弄巧成拙啦。
这个故事说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于本身就具有一定嫌疑倾向的关系,处理起来一定要十分小心,否则很可能就成了矛盾之所在。
中华文化从古至今,男人都有一个小姨子情结,女人都有一个姐夫情结。这里面藏着一些感情的规律,小姨子大多和姐姐比较相像,姐夫爱的就是这类型。
更何况,日久年深对妻子的审美疲劳再加上小姨子的青春美丽,接触多了很容易产生情愫,这是人性。而对于小姨子的情感世界来说,姐夫是姐姐挑选出来的最优秀,最具有男性魅力的男人,自然对她具有一定吸引力。
在中华文化里,这也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习惯和传承。虽然现在文明程度高了,并不盛行了,但在过去的民俗里就有很多,'妻死,小姨子填房',中国人认为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有这种旧文化习俗的基础,再加上潜规则的渲染,形成了一种传统的心理暗示。
现在仍然流传着不少相关的俗语,比如,“姐夫见了小姨子,挤眼弄鼻子。”说得就是姐夫和小姨子之间的暧昧关系。
在《周易》里也有记载‘归妹以娣,吉’,可见其在中华文化传统中的历史是源远流长的。在古代长女出嫁庶女陪嫁,姐妹共事一夫。一夫多妻制度下,为巩固自己在夫家地位,这种事例比比皆是。小姨子填房最有名的莫过于北宋欧阳修,他娶了户部侍郎之大女儿,后来夫人过世,又娶了他家四女儿。
这当然都是有其历史原因的,更和文明程度、社会制度相关。无论是因为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惯性,还是受了这种文化的暗示,都会让家庭关系之间的这种情结显得有些暧昧。所以,更要特别注意,以免酿成悲剧就悔之晚矣。
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如何搞
此处引用一个小故事轻松一下:
从前有位秀才,随太太回娘家,向岳父拜寿,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醉倒,被送书房休息。
没多久,他的小姨子到书房拿东西,见姐夫睡的枕头掉地上,便替他捡起来,顺手扶起他的脖子,想替他枕好,没想到秀才人醉心不醉,一见机会难得,便拉着小姨子不放.
小姨子用力挣脱后,愤怒之余,就在墙上题诗以泄愤:
‘好心来扶枕,为何拉我衣?若非姊姊面,一定是不依。该死!该死! ’
秀才等小姨子走后,觉得很不好意思,便题诗辩白:
‘贴心来扶枕,醉心拉你衣,只当是我妻,不知是小姨。失礼!失礼! ’
秀才题完后再睡,其妻见墙上诗句,不禁醋火中烧,也题诗一首:
‘有意来扶枕,有心拉她衣,墙上题诗句,都是骗人的。彼此!彼此! ’
不久,小舅子也看到,不觉技痒,也提了一首:
‘清心来扶枕,熏心拉她衣,姊妹虽一样,大的是你妻。清醒!清醒! ’
后来被岳父发现,不禁大怒,也提一首诗,以作警告:
‘不该来扶枕,不该拉她衣,两个都有错,下次不可以。切记!切记!’
岳母因心疼女婿,只得题诗一首诗,来打圆场:
‘既已来扶枕,也已拉她衣,姐夫戏小姨,本来不稀奇。别提!别提!’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