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姻缘

2020-01-09 11:49阅读:
四五年秋天,日本鬼子投降了。被日本人抓到东北的劳工李义和难友们获得自由,大家离开工棚,各奔他乡。李义病了,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在了后面。傍晚,李义来到村子一家想喝口水,刚推开门,他就晕倒了。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炕上,盖着被子,一个年轻的媳妇站在他身边。“你可醒了,吓死人了。快喝口水。”说着她把水递到李义的嘴边。李义喝了水,挣扎地想坐起来,“别动,你还发烧呢,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年轻的媳妇说完就出去了。第二天,李义高烧不退,夫妻俩商量给李义请了个大夫,大夫看了后,给李义开了药方说:“吃几服药看看,不行就得到镇医院去看了。”没钱抓药,夫妻为难了。丈夫埋怨妻子多管闲事,可妻子说:“咱不能见死不救吧,我回娘家去借。”说完就走了。就这样,李义按时吃药,在兰姐(年轻的媳妇)精心照顾下,李义退烧了,病渐渐的好起来,能下地走动了。两个月过去了,李义的身体慢慢地恢复了健康,他能帮助周福大哥(家的主人)和兰姐干些零活了。李义离家三年了,想尽快回家见到父母。可又一想,自己的命是兰姐一家救的,为自己治病花了不少钱,我不能一走了之,决定帮大哥收完秋再走。
秋收结束了,李义打工挣点钱,够回天津的路费了。一天,李义把要回家的想法告诉了大哥和兰姐,并承诺回家后就把药费寄过来。兰姐说:“不用还了,也没多少钱。是该回家了,父母盼着这天呢。”这两天,兰姐准备些干蘑菇和鱼干给李义带上。就在李义要动身的前一天,周福大哥拉草时,车翻了,轧断了大腿,。兰姐四处借钱,李义也把钱全部拿出来,周福大哥住进了镇医院。李义没走成,只好留下来帮助兰姐。周福大哥半个月后回家养伤,家里的重活都落在李义的肩上。入冬了,兰姐回家叫母亲给李义做了一身新绵衣、棉鞋,父亲还做了一顶狗皮帽子。李义穿在身上感到心里暖暖的。李义是个勤快人,二十岁的小伙有一身的力气。他怕烧柴不够,又打了一车,还在野外砍了干树枝背回来,下雪了就用爬犁拉,整整齐齐的垛了一垛。一有空就帮助兰姐照顾大哥,晚上和两个孩子一起玩,他自己也像个孩子似的。天冷了,李义在屋里搭了干锅,在外屋烧火,烟走炕,一举两得。外面寒风刺骨,烧上干锅,孩子们在也不受冻了,屋子里暖暖的,兰姐的心里也暖暖的。
要过年了,兰姐没钱买年货。李义打听村里有雇挑脚的,就是把大米挑到城里去卖,每人能挑百十斤,每斤八分钱,这样一趟能挣八元钱。离城里六七十里路,当天打来回。一天,
李义就和人上路了,晚上很晚才回来,第二天起来,两个肩头都肿了。可是,第三天还是咬牙上路了。年前,李义挣了八十多元钱,当他把钱全部交给兰姐时,兰姐落泪了。兰姐买了年货,总算过了年关。
第二年,春种,夏忙,秋收,地里家里的活都是李义和兰姐干的,周福大哥本来就懒,其实腿早好了,还装病。农忙时,人们看到周福闲逛,就说:“周福,你家拉帮套真硬啊,晚上和老婆睡觉的事他也帮吧。”“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周福回了一句就走开了。今年的收成不错,兰姐留足口粮,把剩下的粮食都卖了,除了还欠款,还有些剩余,一家人都很高兴。周福大哥又坐不住了,要了钱就又去赌钱了,几天不见人影。兰姐也习惯了,就当没有他这个人。李义这一年,夏天打鱼送到镇上卖,每次回来都给孩子买好吃的,孩子对李义比对他亲爸还亲。李义秋天还捡些蘑菇晒干了准备带回家,他想留足路费,余下的钱都留给兰姐。李义更勤快了,他准备一冬的烧柴,又砍了一垛干树枝,冬天烧干锅用。兰姐看出了李义的心事,这几天没精打采的,闷闷不乐。一天晚上,兰姐叫李义准备热水,叫他洗个澡。晚上,李义准备好了热水,把屋子烧的热呼呼的,可是两个孩子先跳到了木桶里,孩子洗完了,李义和兰姐都洗了澡,李义收拾完后,舒舒服服的躺在炕上。两个孩子睡觉了,兰姐上了北炕,钻进了李义的被窝。李义吓了一跳,一把推开兰姐坐起来。兰姐一愣,说:“兄弟,你闲我有孩子,岁数比你大?”“不是的,你是个好人,谁娶你是他的福分,可我……我……我不能对不起大哥。”“那你就不怕对不起我吗?自从你进了这个家我才有了指望,你也看到了周福是个什么样的人。”说着就哭了起来,把这些年的委屈在李义面前都吐了出来。李义不知如何是好,把被给兰姐披上,回手拿毛巾递给兰姐。兰姐渐渐的止住了哭泣,说:“好兄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我都要把身子给你,这辈子我就值了。”说完扑到李义的怀里。李义既恐惧又激动,全身的血都在沸腾,他回头吹灭了油灯,紧紧地抱住兰姐……
几天后,周福大哥钱花光了,回家了。晚上,脱衣服就要上炕睡觉,兰姐说:“你拿被到北炕去睡,李义过来,睡我身边。”“凭什么?”“凭你不佩做丈夫,不佩做父亲。我和李义好上了,以后你不要再回这个家了。”周福气得摔门出去了。消息不胫而走,很快村子就传遍了。周福实在没脸在村里待,没脸回家,就远走他乡。李义和兰姐生活在一起,后来,李义又有了自己的一对儿女,他们含辛茹苦的把四个孩子都抚养成人。虽然生活不宽裕,但是生活得很快乐幸福。李义上过两年私塾,重视孩子的学习。解放后,村里当时只有初小,所以老大周文只读三年书;老二周武初中毕业进城当了工人,女儿李天卫校毕业在乡卫生院工作,小儿子李津最有出息,在天津上的大学,毕业后就留在爷爷奶奶身边。
或许是叶落归根吧,周福晚年有回到故乡,住在大儿子家。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周福,李义,兰姐相继离世,经四个儿女商量,把母亲和李义葬在了一起。为他们修了最好的坟,坟前还立了汉白玉大理石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