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小镇故事集

2020-03-20 11:29阅读:
一部小镇故事集
和《我从未见过麻雀》不同,《虎面》是一本有关小镇记忆的短篇小说集,收录了17篇长短不一的小说,有的是写小镇上的青年,有的是想尝试一种别致的叙述,多少表明了自己的一点写作野心和理想。尽管这是本记忆之书,但我并不希望在书中哀悼以往的生活,我更希望通过记忆之门,去窥视未来。


很多人都在哀悼记忆,哀悼那些已经灰飞烟灭的东西,但往往越是被我们哀悼的东西,却往往叫我们感到安心。藏身在记忆里,是人的本能,只不过现实太叫人感到虚妄罢了。小时候,总以为长大了才可以拥有很多藏身之处,长大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大到让人无处可藏,唯一能够藏身的地方,只能是在童年的游戏里。台湾作家袁哲生就写过这样的话。




我想,人天生就喜欢躲藏,渴望消失,这是一点都不奇怪的事;何况,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们不就是躲得好好的,好到连我们自己都想不起来曾经藏身何处?


——袁哲生《寂寞的游戏》


写小说是寂寞的事业。为着一些疯
狂的想法,常常要久坐于电脑跟前,去写一些自认为了不起的作品。哪怕这些作品后来都反响平平,自己依然会有一种满足感和幸福感。因为只有自己深知,这些故事是如何诞生出来的,是如何面对空白建立起了一个虚构的世界。真正的小说家,只享受写的过程,至于以后,作品反响如何,或者怎样被读者误读,都是作者无法控制的事情。


大多数人都在关注畅销书,或者名家的书,像我这种名气平平又不畅销的青年作家,就只能默默地苦写了。不作秀,不献媚,不写不愿意去写的东西。一本书有一本书的命运。被千万人阅读的书,不见得就是好书;只有寥寥可数的读者的书,也未必就是烂书。我自知我的书难以畅销,但我现在还是要将它推荐给那些喜欢我的小说的读者,还有那些从没有读过我小说的读者。


此刻,在这偏僻的北方小镇,我将这些故事献给所有感到孤寂的人们。在人们无依无靠的时候,但愿它们能够化作一束阳光,照亮人们冷漠已久的心灵。我更希望未来的那个我首先能够聆听到我的故事。我对他想说的话,都写在了这些故事里。
一部小镇故事集
一部小镇故事集
一部小镇故事集
《虎面》入选当当网新书热销榜37位


范墩子是个有潜力的青年作家。他虽然年龄小,但现在已经不是小树了,将来还能长得更高一些,会成为一棵大树的。


——贾平凹(著名作家)


现实主义的文学审美很难辩识范墩子小说里的村镇。已成泛滥之势的现代艺术也许又很难理解范墩子小说里的村镇何以竟如此现实。拉美爆炸文学,首先是土地与村镇的爆炸,在罕为人关注的偏僻的一隅,爆炸出了文学的现代性。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一个启示。而中国当代文学的现代性,在都市,经常是靓丽喧嚣的浮尘。这也许是90后小说家范墩子,要在已经冷清荒凉的村镇开始他文学种植的一个缘由。哪怕是实在的沉沦,幻灭,也自有它的诗性。我看好他的小说,尤其在陕西。也喜欢他小说里的麻雀。


——杨争光(著名作家)


范墩子的小说涌动着野心和反叛。他的笔尖游弋于现实的内里,叙写这代人面临的时代困境。他不是“老实而传统”地描写,而是以独特的方式进入现实,逐渐形成了属于他自己个性的叙述风格。


——王春林(山西大学教授,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山西作协副主席)


范墩子是文学“陕军”九零后阵容中的一员骁将。他的小说将意识流与梦幻、对话与独白、顺叙与追忆等多种叙事手段融为一体,将现实、过去与未来交错叠加,浑然融合,散发出迷离诡异的气质,具有浓郁的现代主义特征。同时,他也以一种“他者”的姿态和方式,洞穿了三秦大地的吊诡、荒诞与残忍,丰富和扩充了陕西文学的内容和构成,是陕西文学地图上一匹孤独而勇猛的“西北狼”。
——王鹏程(西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当当网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28520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