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沟里跳舞

2020-03-24 09:10阅读:
阳光在沟里跳舞
阳光在沟里跳舞




范墩子






我在野草遍地的背阴处挖了一上午的药。当我顺着小路走到阳面的坡上时,瞬间被阳光包围,牵牛花摇曳着婀娜的身姿,云层如海。我放下小锄头,坐在青翠的草丛里,鸟雀从西边的树林里飞起时,阳光便在沟坡上追着蝴蝶和蒲公英跑,风一刮,阳光跑得就更欢。当对岸的梁上传来牧羊人悠扬的歌声时,远山盖上金色的雾霭,白云袅袅而动,阳光柔柔软软,如同美丽的少女在沟里跳舞。那景象叫我感到安心,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阳光的力量。在辽阔的沟野里,人是多么渺小,多么卑微。这会儿,阳光就是沟里至高无上的女神。


沟野里的风景都被风追着跑,被阳光带着舞动,被狐狸、野兔、鸟雀、黄鼠狼撵向天边,你不可能找到一处固定的风景。所有的风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沟里的牧羊人、逮蝎子的人、捡柴火的人、挖地的人,很多很多,但很少见到他们说话,他们就像桐树、像羊
群一样在沟里挪动。苍天遮住了这片土地,也遮住了人们黑色的身影。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无时无刻不敬畏着这块沧桑的土地。每当我下到沟里,我藏在肚里的话就会被风吹到遥远的地方,大地苍翠,山野蒙蒙,唯有阳光在面前的山坡上轻轻荡漾,婆娑起舞。


躺在荒草里,我就成为一株野草。阳光的手轻轻地抚过四周的蒿草和我的脸庞,那时候,我感到自己无异于沟野里的一块石头、一棵桑树。在这样的暖阳里,沟底溪水流淌的声响,被化作鸟儿的歌唱,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打破沟里的这份寂静。阳光把从村里传来的声音,带到了大地的深处,带到了永恒的未来。侧耳听去,唯有低沉而又古老的声音在梦境里回响。想起那些被埋葬在石头下面的神话,也想起那些早已被人遗忘的苦难。人在梦里迷惘,却在沟里变得清醒。阳光在沟里跳舞时,它就是一把为历史梳头的木梳。


两只蝴蝶在我面前翩翩起舞,牵牛花向我微微点头,外面的人都以为这里的沟荒凉,都以为这里的沟寂寞,可就在这寂寞与荒凉之中,谁又能见证沟野的微笑?我将草叶上的露珠抖落在掌心,阳光晶莹,令人迷醉,蝴蝶竟也飞来,我将手掌举在半空,一动不动,直到蝴蝶朝远处飞去。当阳光最为热烈的时候,会看到远处的娄敬山上,白光腾腾,雾气袅袅而升,沟坡上的野花,汇成一片花朵的海洋,风一吹,花海就朝远方涌动。我还以为这一地的野花想对远方说点什么。连忙将耳朵贴在地上,竟能听到阳光正在风中汩汩地流淌。


我喜欢躺在这样的暖阳里,闻着绿草的清香,看着活泼的沟野,昏昏睡去,然后做起明日的梦来。在梦里我看见阳光正为大地梳头,动物们躲在石头背后欢唱古老的歌曲,羊站在半山坡上,把一地的清香都嚼进肚子里。我不再顺着沟路走,而是随意走动,可无论我走到茂密的草丛间,还是走到长满酸枣树的野地里,总能见到那如同金毯般柔顺的阳光。阳光在小小的花朵里跳舞,在槐树叶子上跳舞,也在羊的脊背上跳舞。


背着药材往回走时,我意识到,只有在乡下的沟野里,我才能永远和阳光为伴,和这妖娆的野风为伴。


http://epaper.lnd.com.cn/lswbepaper/pc/layout/202003/22/node_A08.html
http://www.sxworker.com/e/wap1/show.php?classid=8&id=67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