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与狗

2020-05-17 12:48阅读:
主人与狗
俄罗斯 维克托罗芙娜
孙越




主人和狗在停机坪,
牧羊犬登机已有禁令。
律法将他们分开,狗儿没有证明,
只有机票不行。

主人舷梯高喊:“理解我吧!
等我回来,你那么聪明!”
牧羊犬哭了:“难道是细雨蒙蒙?”
主人也哭了,任凭泪水模糊眼睛。

“你等我,你等我!我把一切搞定,
我来接你,还是同一航班回程!”
忠诚与痛苦,充满狗儿的眼睛。
绝望与忧伤,充满主人的眼睛。

钢铁之鸟飞上天穹。
完了!瞬间万物皆空。
牧羊犬急起直追,试图赶上飞机,
但他已筋疲力尽,心儿狂跳不停。

心儿再不会跳动。
狗儿也无需再活,它已将一切看懂。
它心啊,已和今生唯一的人告别,
永别在茫茫苍穹。

一小时之后,乘客呼唤空姐,
“此人难受!得找医生!”
但一切均
已迟停。
两心飞翔,同往长空。

仁慈之魂啊,爱的心灵
无法承受友人的离情。
律法再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他们已踏上熠熠天河之程。

与狗》主人和狗已在停机坪,
牧羊犬登机已有禁令。
律法将他们分开,狗没证明,
只有机票不行。

主人舷梯高喊:“理解我吧!
等我回来,你那么聪明!”
牧羊犬哭了:“难道是细雨蒙蒙?”
主人也哭了,任凭泪水模糊眼睛。

“你等我,你等我!我把一切搞定,
我来接你,还是同一航班回程!”
忠诚与痛苦,充满狗儿的眼睛。
绝望与忧伤,充满主人的眼睛。

钢铁之鸟飞上天穹。
都完了!瞬间万物皆空。
牧羊犬急起直追,试图赶上飞机,
但他已筋疲力尽,心儿狂跳不停。

心儿再不会跳动。
狗儿也无需再活,它已将一切看懂。
它心啊,已和今生唯一的人告别,
永别在茫茫苍穹。

一小时之后,乘客呼唤空姐,
“此人难受!得找医生!”
但一切已已迟停。
两心飞翔,同往长空。

仁慈之魂啊,爱的心灵
无法承受友人的离情。
律法再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他们已踏上熠熠天河之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