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诉

2015-09-24 22:03阅读:
我不知道,中年的心为什么如此难过?
幼小 的儿女把你当依靠。要撒娇,要玩耍,要旅游要吃喝,要没完没了、名目繁多的消费——你深爱你的儿女,有时候你那颗温柔的心就像个女人似地,深情的看着、端详着女儿熟睡时那张可爱无比的脸。此刻,你在默默自语:就这样,多好,不要长大,我们都定格在这样的年龄段,我永远以这样深情的宽广的胸怀爱着你,爱着你……
年老的父母仍然一日日自食其力、辛苦疲惫的劳作着。其实他们早已累了,该休息了,巴望着你的孝顺——而你总是愧,愧,愧……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的自责。你已经为人父母,已经尝到育儿、望子成龙的种种艰辛和期盼。你已经充分理解老父老母的想望,可你总是给不了,给不了。你愧啊,你那颗自责的心想要剖开让谁看看去,让世界看看去。
最可怕的是女人的不满和唠叨——她没有儿女容易满足容易哄(在儿女那儿,你还会享受到尊重或者荣誉感)在父母那儿,你虽然不孝,还会有谅解、怜惜。父母永远把我们当幼儿似地疼惜着爱护着,也让我们永远不安着惶恐着。在女人那儿,你几乎就是“无能”的冠军,而且是直面的,一针见血,没有客气,一次次的让你无地自容。满涨满涨的“窘相”,窘境,仿佛要窒息过去。
中年的心没有梦吗?他愿意自暴自弃自残下去吗?有时候他不知道该往哪充电。看书吗?看什么书?他深爱文学,可是他往往就像做贼似地偷闲看一会儿,因为他早已知道:文学不能当饭吃。怀着惶恐的心总是看个一页两页就搁下了……然后开始茫然,开始自责,最终选择焦虑……他只是把焦虑深深地咀嚼——好像他只能这样。他的内心,是个极大的压力收容库 ——他渴望同情,没人理会。他渴望倾诉,没有听众。他渴望与同龄人交流,可是总也找不到共同语言的人。他们忙着漂泊忙着打拼忙着成年人的一切消遣,没人跟你交流这些。他多么渴望女人的理解女人的迁就,哪怕是极短暂的,哪怕是一句话,哪怕一个眼神儿(你可以读懂的细若游丝般的“谅解”的眼神儿)他也会缓缓地、顺畅地舒一口气。像得了皇帝“禁令”般的快活。
他一度遥
望童年,快乐无忌,大把挥霍日子的时光。那些青春季,可以大谈梦想,可以大把拥有朋友结交情投意合的哥们,有资本闯荡、旅游看世界……他一遍遍回味那些逝去的岁月,那些单身、自由,身轻如燕的日子……他一次次眼馋那些青春期、初生牛犊似地孩子们。可是他被拴住了。他不再是初生牛犊。他极不甘心做温顺的绵羊,面对周遭的一切。可是他怎么,怎么也发不出“想当年”那股劲头。他气闷的想要发疯。
他多希望自己是个令人羡慕、敬仰的父亲。多希望自己是个腰缠万贯、孝顺的儿子。多希望啊,是一个在女人眼里扬眉吐气或者叱咤风云的丈夫 ——他知道,一个男人,可以不贪恋吃喝穿,唯独不能没有尊重、尊严——尊严就是他的命。
他内心有多少个不服,有多少压抑,有多少委屈……他有多少次想要爆发,可是没有对象,没有理由,没有资格 。
中年的心是一个废墟场吗?谁说的“中年是下午茶”,唉,听着就没劲!
世人啊,为人莫做中年。我想,那些衰老的因子就是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的吧?那些白发啦,皱纹啦,仿佛狗仗人势似地,一齐呐喊着汹涌而来。
中年,是越来越明白了。可是似乎,越来越走进难以招架的人生的窘境里了。那些来自外界的汹涌,那些来自自身的衰退……
什么时候啊,能够宁静一点,从容一点,有点喘息的空档,有点靠岸的小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