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

2020-05-22 06:50阅读:
题记:朋友,问你个问题,你爱过自己吗?尤其是当你进入成年,尝够生存的全部滋味弄懂生存的含义的时候,你认认真真地抚摸过自己吗?当你疲于奔命在光怪陆离,灯红酒绿的环境,车窝人窝红绿灯紧张的危险的关口,你记得自己吗?我敢说,你忘了自己,你的理智,你爱自己的心让狗吃了,你的头脑装满了紧张和压抑,装满了焦头烂额这样那样的思虑,装满了钱和利益的获得和失去的恐慌,你完完全全忘了自己。今天,我突然变聪明了,发誓要爱自己,认认真真的,实实在在的,爱自己一回。突然想要提醒你,学会爱自己,让自己变得聪明,因为这个肉身,这个自己是唯一的,爹娘身上掉下的唯一一次属于你的肉身,没有复制品。
……
我从来不喜欢蒙头睡觉,我觉得窒息,空气肮脏。
可是,今天,当我睡在床上,尤其是蒙头装睡真是妙不可言——突然有了抚摸自己的冲动,我心里突然有个念头:爱自己,爱自己一回看看怎么样?
这么说,在生存的路上,很多时候是忘了自己的,有许多时候是奋不顾身的?从来没有爱过自己身体,是这样吗?
当我抚摸自己的时候,我知道这是个在人间苦苦地熬煎了好几十个春秋的身体,虽然我记不起来了我的过去,我的童年,少年,青年……都是什么样子了,但是从稍微松弛的皮肤,从多少次镜中,早已悲哀地读出了沧桑,老气。
我悲叹这个叫做“岁月”的东西,让我日渐成了这尊容。
还有,这是一个至今毫无作为的身体,庸庸碌碌一个肉身,我有什么值得自爱呢?
如果不论为自己,还是为人世,做了有价值的贡献,我抚摸这身体的时候,该是多么的安慰!我会含着泪水恣情地拥抱自己一回。
可是,这是一个毫无作为的身体,我更不敢用那个词——行尸走肉。啊,听起来就毛骨悚然。
那么我应该讨厌这个身体吗?可是身体似乎含着苦涩的表情对我说:我已经够累了,我在人间已经够苦了,我走过多少路,受过多少人的踩贬或者欺辱,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你不可以轻视他,你不可以对他不满,不管怎样,这就是你,虽然你的灵魂那么高,虽然你的心总是和梦想在一块,虽然你的禀赋至今始终不曾暴露给这个世界,虽然你拒不承认你和“他”是连体的,可是通常意义上,他们都认为这就是你,这个碌碌无为的行尸走肉就是你——此刻,你是多么的无语,怎样的悲悯!
当我在人海行走,我总觉得,那个和芸芸众生待一起的人不是我。我总觉得我没有那么低俗
,我没有那么卑微,我没有像他们一样说话做事观点千篇一律,追风逐浪,营营苟且龌龊透顶,我实在不想和他们谈天说地,浪掷光阴,我不想与他们为伍啊!我的心,我的灵魂在一个很高的地方,我的另一个“我”总是飞出去了,像那个高高的风筝,游离这平庸的人间,游离这闭塞的地方,我不想做井底之蛙,我想看看我渴望看到的那些更大的天地和视野。我自诩为有独立思想的人,我自诩为,我是这个世界可爱的充满个性魅力的唯一——上天把我降生到人间的时候这样对我说的。
有太多的人,不知道我的灵魂常常飞出去了。他们总是和“俗身”的现实的“我”说话相处。他们,或者,我和他们总是不能好好的沟通,他们总觉得我好怪,好不可理喻!
没有人啊,能够和我的心,和我的灵魂说得上话,他们几乎没有一个人弄懂我奇奇怪怪的心思,他们怎能不误解?——没有一个人爱我。
……
此刻,在被窝里,我突然对我的身体感慨万千,爱恨交织,我不停地生我的气,这个身体没有创造一星半点令自己满意的价值,我鄙弃他,然而,理智告诉我,不要嫌弃,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哎……
我一边抚摸,一边想,太多的人,太多事,还有窗外黎明人间的声响,开始打扰。
最后,我蒙头,把自己浑然,整个的包裹起来,我立马成了耳根、头脑最清净的人。此刻,可以自私,尽情自私,抚摸也好,跑到童年也好,没有任何打扰,更没有什么情啊欲啊——这一段日子我没少受感情的煎熬,某个人的影子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一度让某种情欲驾驭我。
当我蒙头装睡的时候,我就愿意把自己扔到童年里。回忆,漫天遍野,平日里想不起来的地方和事情此刻从四面八方、鬼使神差地都挤挤拥拥来了,围得我,幸福得我顾暇不及。我不知道,蒙头装睡如此的神奇和美妙,隔离啊,和人间隔离,和所有形形色色负面的东西,和成年,和中年,积存的垃圾和肮脏,完完全全隔离,啊,怪不得有一个词语叫做“抱头就睡”——头一包,一蒙,世界竟然那么小,小到只看见自己,只看到童年——童年,我日里看不到的。当我蒙头装睡的时候,我已经恣情恣意地跑到童年的怀抱里了,还是和那时情景,情节,一模一样。此刻,我不再叙述了吧!我在太多的“作品”里不厌其烦地说,七姥姥门前那几棵大柿树,那些遮天蔽日的阴凉,那些玩耍的欢声笑语,此刻,我不说了吧,我的幸福,我自己知道就行。
此刻,当我写“爱自己”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的思路,我的文体,有点像卢梭,卢梭的《忏悔录》里面的句子——不久前我看了这本书。我不觉得它是什么名著,我只是觉得琐碎和唠叨,不过很真诚,我读过的所有文学作品没有类似的文体和如此坦诚的心灵。
我知道,我太不自量力了,我竟然敢和卢梭相提并论,呵呵,反正我自己的私密日志,是可以无法无天的,信口开河的,恣情恣意的……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