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火车的日子

2020-05-22 08:40阅读:
我一贯爱写日志,我为什么不写写最近的生活。这在我,真的新鲜,过去未曾经历过的生活——跑火车,卖水果。
虽然这整个对于我一团陌生。只身一人从老家农村来到大都市。通过一个电话搞定。程序是这样的,自己买货自己包装,然后被送上车。火车就是给你一个发挥平台,交一部分乘务费,剩余多少就是你的收入。
第一次是郑州——宁波。老实说,我心里一方面压力重重,一方面让“宁波”俩字缠住我的心。能否胜任这份工作我心里是七上八下。这是生意,生意就要有赔赚风险。况且在火车上那可是面对天南海北三教九流、男女老少各色人等鱼龙混杂,以我腼腆懦弱的个性,能否适应?还有火车上种种规章制度什么的,我是两眼黑。然而,“宁波”对我诱惑,让我惦念神往——那是浙江沿海城市,那是江南水乡的地盘。江南水乡永远像磁盘一样吸引着我的心,那么强烈,多少年了。
我是抱着锻造自己的心态上车的。先努力别让赔本就是胜利。天知道,我就是想疯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个从出生就狭隘委屈成长的“我”啊……能否从此过瘾的修复、扩展?
在火车上,看到那些熟练的同伴:有卖饭的,有卖食品饮料、烧鸡玩具充电宝的。看到他们面对旅客的从容,熟练油滑的游说。我惊羡,不知所措,恐慌,畏缩轻细的声音,单调呆板的叫卖词,别人一看就是个“嫩雏”。
在火车上,我有的是机会与人沟通聊天交朋友。那是成堆成片目光的海洋啊!然而要卖货,我不敢分心。要用令人别扭不很流利的普通话叫卖或者游说对于我本身就是挑战。平日里我自以为很健谈,可是我分明放不开自己,放不下身价,我几乎不敢细细的看他们的脸,我害怕看到熟人的面孔我会立马无地自容。有许多旅客以为我是火车上长跑的熟手,不停的问我到了什么什么站,我支支吾吾不自然的搪塞着。天知道我也是初上车的人啊!
卧铺里当然是有钱阶级,他们买食品水果一般不搞价的,大大方方爽爽利利。而硬座永远是挤挤拥拥,过道里人和行李、坐那磕磕睡睡的拌着你举步维艰。天下还是穷人占多数啊!你只要不说“便宜”俩字整
个车厢别说买水果,连问都没人问一声。只要你说亏本大处理,一个个热情高涨……
当然,我在忙里偷闲,或者水果卖不动的时候,索性一屁股蹲在靠窗口的地方看风景。那是进入绍兴、杭州一带,尽管是铁路沿线,也着实让我大饱眼福,一块块水田中间,掺乎着精巧别墅似地小楼 ,小船飘在随处可见的河流,还有成片成片的竹林——我总想让火车速度放慢,放慢……我心中的手啊,早已情不自禁地伸出去了——我想搂抱那些一闪而过的风景,沉沉的醉一回,或者亲吻。内心一次次呐喊自问:我为什么不是江南人?我为什么没有福分在这里“消费”我的人生?哪怕一生贫穷,只要能够在这里安家落户,我也美滋滋的认了。每日里徜徉在这小桥流水,这竹林深处,心灵不知会滋润成什么样子?
我和一个宁波的大学生聊过天。他能够从我的神情言语里感受我对江南浓浓的向往。还有嘉兴的一个小伙,他说来河南许昌参加战友婚礼。我对他说我看过月河街,我向往乌镇。还有一个来自绍兴鲁迅故乡的中年人,我缠住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绍兴的小吃、旅游、风土人情——凡是带点“江南味儿”的一切我都想靠拢,都想套近乎,不论是人还是传说,还是那里的一草一木——我是怎样一个痴痴颠颠、不可思议的“主”啊!
我和卖其它货物的同伴一块下火车,在宁波火车站附近溜达,吃饭。(我们停留的时间不足两个小时就要随车返回,火车站附近没有什么风景,我很失望。臆想中江南水乡的韵味没有感受到。)当他们一个个说着一趟车挣多少多少钱的时候,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我什么时候能够像他们一样适应这种营生?他们都是很好的同伴,虽然毫不保留的给我传授经验,然而我明白,这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事情。我深切的感到“同行不同利”的道理。
宁波,我跑了两三趟,几乎颗粒无收,也没有赔钱。我感觉自己有混日子的懊悔,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收获了些什么——眼界吗?在以后的日子里是否会变的豁达,不扭捏不惧怕?
下一个目标是呼和浩特,内蒙古的中心城市。我向往着……那里的蓝天白云,风土人情,传说中的蒙古大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