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直是病着的

2020-06-08 07:05阅读:
那天同学聚会回来的晚上,我意外的一觉睡到天明。这在我,是少有的事。夜里中途失眠几乎是我的常态,习以为常了。
我想起曾经有一些时候,或者是爬山回来,或者是和情投意合的朋友出游玩耍,回家的夜里,也常常会美美的睡个囫囵觉。
我在想原因。是不是什么沉重的东西在我的身体里彻底放下了?让我有了惬意的健康的睡眠。那是什么东西呢?
我在想,平素里的我可能一直隐隐的压抑着什么。那一定都是些“生存行业”的垃圾,确切地说那都是病毒,充斥、弥散在我整个身体和心灵。制约着我睡眠系统的部件。平素里我怎么从来没有觉察?
那是一种病,现代人的通病。习以为常的病就不以为是病了?我们终日里携着病毒走,自甘疲惫困倦,一副病容,理所当然。
追风逐浪是世人最大的病。今天周杰伦,明天朱之文……太多太多,这样的“星”,那样的“星”,此起彼伏——我突然想到了书,想到了名著。那些经得起时间冲刷,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最后依然被人们喜欢的书才叫名著。
人也是一样,很多的“星”都是流星,昙花一现。有几个像伟人,像毛泽东那样的长久的被世界,被人类历史记着?
……
我在想,为什么病着的才是人生常态呢?
我们每天都游弋在病态的海洋里。或者在病态的梦里浑然不觉。
而且从来不试着寻找医生寻找疗救。
我突然想起丰子恺的文字,他常常说成人都是病态的,只有孩子是健康的。成人都是伪装,都是可怜自欺欺人的。他简直就是医生,他会发现和检举别人不曾发现的成人的病症。他的文字就是药方。
自从离开童年,我们一日日温顺地走向病态的人间。携着病毒,箍着枷锁,奴隶般的走向终老。
难怪我此生的记忆都是童年的场景最为猖獗,最为清晰,最为诱人,永不干枯。最是让我常常回味回眸惆怅那天堂一样的世界,如今——永远的海市蜃楼。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