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慕绿色

2020-06-16 09:32阅读:
那天在老家吃饭。吃到了一种绿色植物,那是我久违了的童年就熟悉就喜欢吃的植物。
从小就随着母亲喜欢一种叫“十香菜”的植物。大概属于薄荷一族,根生的。它的枝叶、气味也近似薄荷,只是比薄荷枝叶细小,没有薄荷那种强烈的气味,近身闻一闻,或者弄一片枝叶用手轻轻的揉一揉,那好闻的味儿就出来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香气。用它和姜,蒜,红辣椒,掺和起来,捣碎。然后把盐,味精,醋,香油,清水等调料弄进去,就好了。泼洒在做好的面条里,看起来似乎很清淡,吃起来却是令人百吃不厌的美餐。
可是现在我经常住城里,吃,或者看见这种植物几乎是种奢望。
住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楼房里,经常困倦,心境常常无着无落——和自然完全隔绝了,和绿色完全隔绝了。我心里那个郁闷,整天就那么憋着,忍着……
那天我突发奇想,可不可以把老家的这种“十香菜”挖一些弄进城里楼房,既有了绿色,又有了做饭最喜欢的佐料?
我从邻居那儿挖了一大块连带着“老娘土”的“十香菜”弄进我城里的房间,紧贴阳台的地方,一个花盆,一个胶桶,分开种下,我分外小心地填土,浇水,居然弄活了,如今已经精神抖擞地长起来了。——
“空旷”的屋里终于有了绿色!
干枯的心灵终于有了丝丝活气!
现在每当我下班回来,甚至深夜去完厕所后,我就情不自禁地坐在阳台椅子上,望着这“香菜”待一会,那眼神,那心境,笑眯眯的,充满慈爱和惬意。像面对自己好不容易侍弄大的婴儿。细细地观摩,有时用手轻轻的抚弄抚弄枝叶——它们听话极了,温顺极了。那种“目光”的对视,那种“亲情”的交流,那种温馨的默契……好一个独自陶醉,悄悄幸福的时刻啊!
渐渐的,我发现,它们的枝叶,隔着玻璃却仍然向外延伸和生长——它们的心是向着太阳的。虽然它们不会言语,或者,我们,这些人听不懂它的言语,可是,它们是卯着劲向着太阳,因为它们知道,只有多多地仰望太阳,它们才可以安安全全,顺顺利利地活下去。它们也是生命,和我们人一样。都离不开阳光,水和空气。
可是,如果不是移居到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楼房,我可从来没有细细地想过这个问题。我没有在房舍里装饰花花草草的习惯,平日里我总在忙“大事”,哪有心思弄这些“胸无大志”的破玩意儿?对于那些喜欢伺弄花木的年轻人满怀着不屑、耻笑的心理也是有的。
在老家,在大自然里,绿色植物太多了,那
些花花草草,我们熟视无睹,甚至我们曾经鄙视过它,践踏过它。我何时对它柔情过,感念过?
……
感谢绿色,感谢这来之不易的高楼里的绿色。让我有生第一次学会“精致”地生活。像城里那些装模作样的,道貌岸然的人们一样,也试着有模有样地“装闲适”。
感谢绿色,让我困兽一样的心境突然轻易地,足不出户,就可以看到真正的“自然”,我感觉,我的生活开始有了接地气的希望,我慢慢拉近了和大自然的距离。
……
现在,因这绿色的引子,我变得“得寸进尺”,我昨天又买了一盆绿萝。现在城里各个大小门店商场,最常见的绿萝。
早听说绿萝特别好养,净化空气,美观房间。最廉价最让人喜爱的植物。
我知道,以后,下班,吃饭,或者深夜,我又有了新的欲望,看我植种的,摆弄的愈来愈美的房间,愈来愈润的心境。
是什么让我变得这么闲适,这么“诗情画意”起来呢?
我在想,我一直在想。
生存,很大。我没有一天不为生存,不为“俗事”烦恼,没有一天不为一生碌碌无为而懊丧而自卑。
算了,不斗了。累啊!——离一离,离一离生存吧!远离生存就是远离折磨,远离衰老。
学会修饰自己的内心,学会和“生存”、和“红尘”保持距离。让自己安逸,静下来吧!
把那些风风雨雨,把那颗久经风风雨雨的心,放一放吧!
望着绿色,望着这高楼里珍稀的绿色——
让自己做一个柔情的人吧!面对绿色,那份痴,那种溺,多像面对自己漂亮的孩子,摸摸手脚,整整衣冠。多像面对最心仪的的爱妾,脉脉含情,说说心语……
我们都是生命。我们已经变成亲人一样充满感性的同类。我们相依为命。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