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南行(小说)

2019-11-05 18:33阅读:

南行的火车一开动,小玉的眼泪就流个没完。汽笛哄哄地鸣唱,火车像一只好多截肉组合在一起的瘦毛毛虫,一扭一扭地狂奔而去,她的记忆也以火车的速度奔跑起来。
记得在补习班上,同学小柔说:你不是挺厉害的吗?很多人想去a校,都没有行动。你跨越大半个中国,真的来了北京。只要你相信自己能行,英语就会学好。
在北京两年的生活就这么结束了。七月份她不停地奔跑,其实这一跑是两年。她无数次克服自己想玩的心情去学习,甚至连回厦门见男朋友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就在小玉临近考试而离开北京的三个月前,却失恋了,从不出去逛公园的她,走上颐和园,看着一湖辽远无际的昆明湖,任眼泪大把大把滴落下来,同时擦干眼泪,在茫茫的湖水里,她的感情算什么?情感,真不能取代世界的一切,她的心胸顿然明朗,无论怎样,她既然来考研究生,就一定要达到目的。
同时,她有种挫败感,不知道为啥她看得上的人,总是人群中特别突出,有所成就的那一类人,她感到自己目前的条件很难拥有这样的男人。好不容易拥有了一个这样的男朋友,他叫木,就在她考试即将冲刺阶段,提出了分手。
她想或许我可以永远爱他,爱得很深很透彻,就像眼前的湖水大而辽远,不一定要在一起生活,她拿每一个日夜思念他,把他藏在心底也是一样的。
但是在a校,她却被贽吸引,她跑去请教他,让他记住了她。他从来没有注意到她。可是,她突然闯入他的办公室,她从一大群的听众变成了一个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他开始观察她。面对面地交流,她拿着好奇又大胆地目光看他,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一个半小时。
她看他,他也盯着她看,也看了好久,他终于记住了她的长相,细眉,大眼,丰鼻,厚嘴唇。她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他是否听到了她内心的胆怯,紧张与兴奋。他们互相对视地很愉快,不知道有没有观察异性的意味。
她听说他离婚了,但消息不一定确切,玉暗自发誓,如果他是单身的,她想拥有他。哪怕就是一个晚上的恋情。她想静距离看看他的大肚子抱起来,是什么感觉。她想看着他曾英俊的脸庞,是怎样呈现男性的美貌。她想看看他满腹学问的背后,男性的一面是怎样的。在这一次的对视中,她好像对他越来越多情。而玉是谁?只是万千文艺青年的一个,她的成就配不上他。玉希望他们是平等的关系。
三个月内,他们不再碰面。直到玉拿了贽写的一本书去找他。玉以为贽早就忘记了她,想不
到他看见她,严肃的脸庞突然变活泼了,很轻柔地说,你这是干啥?那种语气,很难想象会是一位作家对一位学生说的。好像贽是对一只小猫咪说话的语气,难道他以为她是一个小玩具吗?
玉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明明面对的是个不苟言笑的严肃的人,突然对她说笑,感觉很奇怪。玉这才知道贽认识了她。去年玉就有和贽聊过,可能找贽问问题的学生太多,所以贽根本没有记住她。直到她闯了他的办公室,他对她印象深刻。这体现在贽给她的签名上,贽落款不是女史,而是直呼其名。这和几个月前,玉找他签书的落款完全不一样。
玉说,我会回来看您的。贽变得很开心,叫她有事联系他。
再次碰面,贽问她为何不考a校了?玉说今年没有这专业了。
那去南京也是一样的。贽安慰她。
玉见贽最后一面,坎坷不安地考虑一下午,拿一张名片给贽?算了吧,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丢掉自己的名片,揉着一张写上电话号码的纸,拿进信封又抽出来。最后,玉下定决心把号码塞进去。哪怕贽永远不会打电话,玉也只是告知他一声:期待和他保持联系。
贽没有打电话来,正常,他们接触还太少,玉却要离开北京了。
这三个月,他们不曾见面。这三个月内,她去郊区上了补习班,补习老师一天十个小时的轰炸,逼着他们消化知识。男友木资助了一半的学费。又一个月,木的家人反对他们的恋情,而木扛不住压力,与玉分手了。
木曾说,玉在人群里太柔弱,容易被人欺负。玉接上他的话,所以我很需要木陪伴我。木说,我愿意陪你走下去,陪你成长,陪你升学。其实,木喜欢玉撒娇,喜欢玉依赖他,直到他家人不喜欢玉,拆散了他们。
木说的没错,玉就是一只很可爱啦幼稚的小白兔,一旦落入对她有歹心的人手里,就会受伤害。玉就是在少年时代,被人伤害过。木怜惜地说,想不到玉这样良善剔透的人,有这样悲催的遭遇。
木也许知道了为什么玉没有安全感。因为她太单纯,而世界太复杂。木就像领养了一只在世界流浪的小猫咪,可爱而弱小,他把她抱起来,给她爱,带她走近他的世界,给她一个有事业的优秀的男人可以给他爱人的包容与照顾。

木把包裹寄回她家,是他们分手的那个月。直到两个月后,她打电话问爸爸,她从北京寄回家的包裹是不是到付。爸爸说:从厦门寄回的包裹才是到付。
她放下电话,今天正是她收拾好行李,从北京回厦门的一天。她正从学校图书馆出来。四天前,她给贽写了一封离别信,她说,她舍不得离开,但不得不往前走。几百个夜晚,她走在这条道路上,十月的季节银杏正铺满地面,高大的树干上,黄灿灿的叶子盖满了半个天空。还有些叶子红了,很美。她忍住想和舍友去香山踏青的欲望,待到十一月份中旬,她回家时,香山的红叶就红透了。她不忍想到离开的那天。而这一星期,她考试的日子到了,她必须走。这一星期里,她变得冷血,一切顺其自然。
今天,她离开了北京。她离开了相处两年的老师与同学,但是她没有理由哭泣呀。而放下电话,她控制不住情绪,赶紧跑回宿舍,空无一人的房间提供了她发泄情绪的地方,她所有压抑的眼泪瞬间爆发,他不再爱她了,连一点点的快递费他也不愿意承担了。人海茫茫中,她为何遇到他,又为何和他好过。就在三个月前,他还乐意给她很多的钱,支柱她安心留在北京备考。光是一架相机,就花了一万,买好品牌送她,她需要相机作为观察世界的眼睛。他说你是我的宝贝,我要你拥有品质好的东西。他给她洗衣服,沾满血污的也洗了,嫌弃不嫌弃她也不知道,但他的确做到了。
玉一下火车,就找女友李。
玉对李说,我不奢求他更好,都这样了,还怎样更好呢。我以为他真的爱我。
玉吧嗒吧嗒地掉眼泪,难道一分手,不是他的人了,他就彻底不爱我了?男生为什么这样的决绝。我永远不愿意接受他这样对待我。
李个性爽朗,心思更为阔达,不像玉太敏感细腻。劝解她道,和他就这样吧,就当一段体验。回家好好复习考试,不要被男人影响了。
她现在面临考试的压力。但是她再也没有七月份专心拼搏的劲儿了。失去木,使她分心。
同时,她也享受相遇贽的感觉。因为想再遇到贽,所以她必须考上。她突然觉悟了,她不能轻易让人拥有她了。尤其她对贽有好感,而贽不一定会有情感上的回应。难道她要送上门去?是的。在她似乎爱上他之时,她的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她想即时抓住他,拥抱他。这种心理和男性的占有欲是一样的。也许是男女之间最初级的吸引,喜欢上马上对对方有肉体的欲望。可是,她炙热的拥抱又怎样呢,贽就理解她吗?理解她吻他,是包含了许多情感的分量,而不单纯是性吸引。在小玉看来,如果贽如果接受了这一个吻,他吻她,也许只是因为欲望。如果这样的话,她是否还愿意献身?献身给一个雄性动物,而不是爱她的男人。她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了吗?
她和木是同时吸引对方的。木开始没有她的热烈,但她觉得木是韩国人,他们不会有未来,所以不敢接受他。可是,木似乎自己也陷进去了,追她,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木对她那么好。如果想要贽,与其追他不如吸引他,看看他是否喜欢我。玉觉悟道。
她带着和木恋爱的点滴经历想着贽。

木是她的初恋,是她想要嫁给的人,可是他已经不爱她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而贽是她未来可以期待的人,是她可以期待的人吗?其实她一点勇气也没有,只要她有勇气问一下贽的同事,她才知道贽是否没有结婚。她可不想哪天贽的老婆来找她的麻烦。她太知道这种情感不会有出路的,只会伤害到自己。如果贽结婚了,她还陷入,被伤害了也只怪自己。小玉昂着头,摇摇头,她不要这样的情感。
如果木愿意回心转意,或者表现出一点点对她的不舍,她也许会一直爱他。
在中关村散步,她看中一个钱包,她买了下来。她想到了木,她一直为升学花钱,却忽略了他,两年来没有买过什么好礼物给他。他不要她了,她也弥补一下,弥补一下她的亏欠。她心疼木,看着他一步步艰难地走上楼梯,他操劳的几丝白发,她想吻它们。她从来没有这样关注到贽,因为想贽的时候她忘记了木。
贽,是未知数。木,是个已知的句号。
玉把送木的皮夹送给了弟弟。她以为她可以去看木,但不会了,木已不配拥有她的世界,她也应该消失地彻底。
玉发了一则短信给木。“不用你故意疏远我了,朋友斌说的没错,稍微给我点关心我就原谅你,还很友好,是我太傻了。我这回去以后也不会再去了。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本来我还买了一个钱包送你,我现在送我弟弟去。”
玉生起气来,什么也不顾了。她又发了一条短信。
“连斌这样在学校的学生,考了三年a校,还没工作,也会给他女朋友花钱。像你呢,虽然确实支助了我,但是很多男的也能做到。分手了快递也要到付,这样的无情无义的行为真的让我有点跌入地狱的感觉。斌说的没错,你不靠谱。真不知道以前你给我洗经期的脏衣服时,到底是不是在梦中发生的。你不配拥有我的世界。我现在对另一个人有好感,你更坚定了我可以争取一下能不能拥有一份长久一点点的男人。我绝对不会依恋你的。”
玉想把那名牌包丢在海里。他们以后的人生再也没有交集了。他早就离开,当她是外人,而她还在等他,当他是自己人。她马上打开手机,把他所有的照片都删除了。

玉固执地望见前方,不甘心。“为什么木是韩国人,为什么他会走。”
李说:“别人都只是陪伴你一段路程。既然情感只是生活一部分,没有也可以的。多花时间在自己身上。”
玉流泪满面。
玉承认自己感性,爱男人,很难从情感的漩涡里爬出来,缺乏一种志怀天下,让自己的世界更开阔的洒脱。玉困惑几乎身边的男性都希望女生不要有自己太多的想法与空间,能照顾好家庭,但是,天空除了厨房,男人,还能有什么?一旦被抛弃,男人走了,还剩下什么呢?一尺厨房,艰难地度日。
玉对李说,我和你们这些有事业,能力强的女性比起来,太敏感,太脆弱。世界应该广阔地多。
李安慰玉,“自己站起来,你就可以一个人坚强勇敢地往前走。”
玉顿感升学的压力,说道:“没有考上研究生,连和贽这样的人的交集都没有。这是很现实的。”
“加油。玉,接受你自己。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只要你走出更优秀的自己,你就不是高攀贽了。”李严厉地眼神看着玉,李太了解玉脆弱的心理,玉不自信,时常贬低自己,这样很容易在原地打转,走不出更强大的气场。李也知道玉的心理太女性化了,而自己更大剌剌,更看得开。
被李说中了,玉的内心不愿接受自己的一些东西。
而此时,玉点点头,擦干所有柔弱的眼泪:“我太想念我看上的人。”
李拽着玉的手,她们的目光对视着,玉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目光慢慢沉静下来,直到变得和李的眼神一样坚定,玉的眼睛在说话,李露出了会心微笑,直到这刻,她们达到女性一致的观念,她们都知道,女生最需要爱自己,无论遇到什么挫折,最重要的是勇敢地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