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为何不走法律渠道?

2018-04-21 14:57阅读:
张扣扣为何不走法律渠道?

中央电视台在播送张扣扣案件时,一位大学教授批评张扣扣道:“如果你对当年的判决不服,完全可以走法律渠道,可以上诉。法律决不允许为了报仇,滥用私刑,胡乱杀人!如果不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国家岂不乱了套了!”
这位教授的批评,当然是绝对的政治正确,无懈可击。但是,张扣扣和家人听了,是否会心服口服,悔恨交加呢?
愚以为,张扣扣闻听此言,肯定不服:“谁不想走法律渠道?如果一走法律渠道,三个罪犯都能受到应有的惩罚,25万赔偿款就能拿到手里,我还会豁上性命去杀人吗?难道我是傻瓜吗?”
所谓“法律渠道”,就是当事人对法庭的判决不服,在限定时间里提起上诉。据报道,22年前南郑法院的判决书宣判后,在法定时间内,检察机关未提起抗诉,被告人王正军未上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就赔偿部分也未提起上诉。于是该判决书就此发生了法律效力。
这几个“不上诉”,现在看来的确耐人寻味。检察院和法院的观点是一致的,自然不会上诉;王正军落了个轻判,这正是王家请了两个律师竭力辩护的结果,目的达到了,他怎么会上诉呢?
这里面最憋屈最恼怒的要算张福如了。他对法院所有的判决均不服,25万赔偿款只判赔1500元,法庭调解时自己坚决不同意,法院竟这样硬性判决了!自己的妻子一条命被人家无情剥夺,法院就这么判,自己一千个不同意,一万个不同意!怎么办?
张福如的首选,就是法律渠道。县法院的判决书一下来,他就找人写了状子,在19961997两年内,多次到县里、市里上访,甚至还到西安省政府上访。他的诉求有两个:一是要求枪毙王正军,二是要求王家赔偿
25万元。
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张福如不是不走法律渠道,二是已经坚持走法律渠道。但是,上访几年毫无结果,所有的“法律渠道”都对他或大门紧闭,冷若冰霜;或敷衍塞责,推诿扯皮。可以断定,这个案子,南郑的司法机构早就统一口径,铁板一块;南郑的律师早已上下其手,伙同法院将此案办成了铁案。想在南郑县甚至汉中市将此案翻过来,可谓比登天还难!
当然,如果有大人物干预,或者新闻媒体强力跟进,或许会有翻案的奇迹出现。但张福如没有这种幸运。而他的家境太困难了。他说,他当时连一双鞋子也买不起,来来往往的车票、住宿费用也掏不起。再说,人家儿子的政府干部(乡党政办主任),权大势大,咱惹不起呀!
张福如第一次走法律渠道,就这样不了了之,无果而终。
5年之后的2001年,张扣扣参军入伍。在“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环境下,张福如似乎有了“底气”,带着女儿张丽波又开始上访。这次直接到了省政府,在省政府门前“大喊大叫”,意图惊动某个青天大老爷,过问自己的冤案。但他的上诉和大叫,没有获得什么效果。后来,张福如一个在西安“当干部”的五叔出面,告诉他不要这么上访,这么做实则是徒劳无益。张福如说,他看在五叔的面子上,就没有再去上访。这也就成了张福如最后一次上访。
事实充分证明,受害人张福如在法院判决下来后,由于对判决不服,已经竭尽全力,多次走了法律渠道,但均遭碰壁。那种指责张扣扣没有走法律渠道的论调,是完全违背事实的;说一走法律渠道,问题终能得到解决、后来的惨剧就能避免的说法,也是毫无依据的主观臆断!
张福如满腹冤枉,想通过法律渠道伸冤的梦想已经破碎。该怎么办?当时肯定有好心人劝他,自己心里也会冒出自慰自劝的语言:算了吧!你认命吧!人家权大势大,公检法和律师一起打造的铁案,你能翻过来吗?人常说:屈死不告官;胳膊拧不过大腿!阎王殿里的屈死鬼多着哩,还差你一个?于是,满腔怒火就被压到肚里边!
但是,张扣扣能咽下这口气吗?母亲惨死的血淋淋镜头,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仇恨的种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仇恨的种子在心里潜滋暗长,生根发芽。他当兵的一个目的,就是锻炼体魄,学好本领,以便将来报仇。据说部队的各级领导曾发现了张扣扣企图报仇的心态,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但由于没有打开他的心结,没有帮到点子上,张扣扣心里为母报仇的种子一直还在生长!
张扣扣一家走法律渠道,根本走不通;张福如可以受屈忍耐,但张扣扣复仇的种子还在生长,发生报复杀人悲剧的危险性依然存在。这时,我们的社会和王自新一家人该怎么办?
如果我们的司法机关有点人性化和公平心,应当知道,此案的判决明显偏向了王家。杀死了人家一个人,只因杀人者是17岁而不是18岁,就轻判了7年,17岁和18岁能有多大区别?说因生活困难,只赔了1500元,却能请得起两位律师?而张家一个律师也请不起!这样的判决,王家明显占了便宜,张家的确吃了亏!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同志就要多次走访张家,想方设法打开他们的心结,取得他们的谅解。如果人家不予谅解,那样轻判就是错误的。为了弥补这个错误,就要在经济上予以弥补。当时判决25万赔偿款,只赔了1千多元。现在就要督促王家,定出赔偿计划,分期分批付款,赔不了25万,至少赔偿20万以上!
当然,让王家作出这样的巨额赔偿,肯定十分不情愿。法官就要给王家讲好利害关系:你们王家占了便宜,三人犯罪只判了一人,故意杀人判成了故意伤害,一条人命只判了7年,只赔了1千多元。人家肯定不服,不服就要上诉。人家成天市里省里不断上诉,我们能安心吗?我们只有作出赔偿,才能取得人家的谅解!
同时要劝导王家,要学聪明点,眼光要放长远一些。尤其是老大王校军,乡党政办主任,后又担任乡长,国家干部,很有前途。要带头放下身段,领着两个兄弟来到张家,求得张家谅解。如果把那20万赔偿款拿上,再置一份厚礼,扑咚一声,弟兄三人齐刷刷跪倒在王自新面前,流着眼泪说道:“我这小兄弟不懂事,失手打死了我婶婶,我们真是悔恨终生!要不叫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我这小兄弟恐怕要老死监狱!当年我们生活困难,没有作出赔偿。现在我们兄弟三人省吃俭用多年积攒了这20万,请你拿上,以表我们兄弟对婶婶在天之灵的慰藉,也表达对张叔叔的孝敬之心!希望得到张叔叔的原谅!”
就这一番话,张福如必然老泪纵横,心中一块巨石一般的疙瘩必将涣然冰释。然后逢年过节两家人来回走动,王家人经常探望张福如及家人,嘘寒问暖,握手言欢。在这种环境下,张扣扣一颗冰冷的复仇之心早就被融化,以后的悲剧还会发生吗?
遗憾的是,文化程度较高的王家根本没有这样做。他们也隐隐约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见了张家也是冷眼相对。他们轻易不回老家,甚至劝父亲远离老家,搬到外地居住。以为躲避时间长了就会让对方淡化仇恨。
一位记者问:“你们既然知道两家有仇,为什么不主动到张家表示道歉,以化解仇恨,取得谅解呢?”
侥幸逃过一劫的王富军答道:“我们怎么去人家家里呢?见了面如何开口呢?我们简直无法沟通呀!”
王家自以为有一定权势,自以为只要有法律判决的撑腰,那贫穷懦弱的张福如带着一双年幼无知的儿女,告了几年状四处碰壁后只能忍气吞声,他还能翻起什么大浪?一家之主王自新更是趾高气扬,张狂的可以,竟然对张福如说:“我把你老婆杀了,你也不够把我的X咬一口!”
这样一来,张扣扣案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张福如一家想走法律渠道翻案,根本走不通;老实巴交的张福如可以忍耐下去,而血气方刚的张扣扣不甘受屈,心头时刻燃烧着复仇的怒火;王自新一家又不愿赔礼道歉,寻求谅解!
——“张扣扣”们该怎么办呢?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