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文明

2018-01-07 11:58阅读:
失控的文明
> 中国的重要文明节点在盛世还是乱世?对比中国,混乱的欧洲为什么先一步进入现代文明?
公元1000年前后,中国是一个经济和技术活跃发展的国家,到1950年,它却变成了一个人口稠密、农业落后的国家。按经济历史数据考证与分析专家 Angus Maddison 估计,它是全世界唯一一个1950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公元1000年的地区。公元前1000年,第一轮真正的经济繁荣出现在摇摇欲坠的周朝。公元220年,汉帝国崩溃,三国时期再现了文化和科技的繁荣。公元907年,唐帝国终结,五代十国彼此争战不休,中国却出现了一波最为壮观的发明热潮和经济繁荣,宋朝继承了这笔遗产。
明朝皇帝们不光把大多数产业和贸易纳为国有,造就了国家对盐、铁、茶、酒、外贸和教育的垄断,还以极权方式干涉国民的日常生活,进行言论审查。明代官员社会地位高而薪俸低,两相结合必然孕育出腐败和寻租。和所有官僚一样,他们本能地怀疑创新会威胁自己的地位,他们花越来越多的精力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努力达成最初设置职位时定下的目标。诚如法国汉学家白乐日(Etienne Balazs)所说:
“专制之国的势力范之广,官僚制度的无限威力,是愈发走向极致了。当时对入们的服饰、对公共和私人建筑(房屋的尺寸)均有管制,一个入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听什么音乐,过什么节日,所有这些都有管制。生有生的规矩,死有死的规矩。从生到死,人生活里的一举一动都处在天朝密切监视之下。这是一个充满官样文章和烦恼的政权,无穷无尽的官样文章,无穷无尽的烦恼。”
大明王朝开国
之君洪武帝的行为,为我们展示了扼杀经济的最佳范例:未经政府许可,禁止所有贸易和出行,强迫商户每个月登记一次商品库存;吩咐农民只能耕种自己要消费的作物,不得上市场进行买卖,纵容通货膨胀,将纸币贬值到从前的万分之一。其后继位的永乐大帝又为这份项目单增加了一些新内容:大费周章地迁都;维持庞大的军队,攻打越南宣告失败;让最受宠信的太监掌管巨型国家舰队远洋出海,舰队上载着27000名乘客、5个占星家和一头长颈鹿,之后,又因为这次使命没能赚到钱,一怒之下禁止所有人造船,不得与外国通商。
一部分问题在于,中国工匠没法像欧洲人常做的那样,逃到更宽容的统治者或者更投缘的共和国去干活。由于半岛众多,山脉庞杂,欧洲比中国更难统一:这一点,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五世、法兰西的“太阳王'路易十四,还有拿破仑,或者希特勒。罗马人曾短暂统一欧洲,结果跟明朝别无二致:停滞和官僚主义。在皇帝戴克里先的统治下(跟明朝永乐一样),“收税人变得比纳税人都多',史学家拉克坦修斯说。此外,“每一个地区,每一个城市,都受成群的总督和蜂拥的独裁官压迫;此外,他们还给独裁官加上了无数的收税员、书记和助理。”
那以后,欧洲陷人了四分五裂状态,不同的国家彼此交战。所以,欧洲人随时可以拔腿就走,有时是逃离残忍的统治者,法国的胡格诺教派和西班牙的犹太人就是这么做的;有时是受雄心百丈的统治者所吸引,也有时候,是为了投奔共和制度带来的自由。意大利人哥伦布放弃了游说葡萄牙,掉头又可以去西班牙碰运气。斯福扎家族(The Sforzas)吸引工程技术人员到米兰;路易十一诱惑意大利丝绸制造商到里昂设厂;发明印刷机的约翰·古腾堡(Johann Gutenberg)为了寻找投资人,从美因茨搬到斯特拉斯堡;古斯塔夫·阿道尔夫听从一个名叫路易斯·德·耶尔的瓦隆人劝说,创建了瑞典的钢铁工业;法国当局付了发明飞梭的英国人约翰·凯每年2500里弗尔,到诺曼底巡回展示他的机器。18世纪初出现过一起特别怪异的产业偷盗案例,波兰国王奥古斯都大力囚禁了一个途经本国的骗子,免得他落人别国之手,结果,却意想不到地垄断了瓷器制造业。这骗子叫约翰·弗里德里希·伯特格尔,他说自己能制造黄金,当然造不出来喽。不过,他完善了同行的工艺,制造出精美的瓷器,指望以此换回自由。哪知道奥古斯都却更加牢靠地把他锁进了梅森山顶的城堡里,让他大量制造茶壶和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