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朋友,鲜有不失败者》

2019-05-09 10:05阅读:
《如果没有朋友,鲜有不失败者》
《如果没有朋友,鲜有不失败者》
这是一本国学大师季羡林老先生专为8到16岁孩子选编的成长智慧全书,一共有八本:审美,感恩,尊师,友情,读书,勇敢,坚持,思考。这本书就是关于友情的。
他说,学问,只要是不知道的,就值得研究,当年牛顿研究三大定律,也不知道以后有什么用。确实,探求自然和社会的规律,这是科学家和学者的天职,用不用,那是后人的事。
从出生以后就家境艰苦,这样的环境激励着我振作,养成了对吃喝从不计较的品格。在六岁时离开父母和故乡,叔父把我接到济南,对我的教育十分关心。我对正课不感兴趣,对看小说有很大的兴趣。但古板的叔父是不许我看这些闲书的。我一放学就躲在假山背后大看起来。学英文也是从小学开始的,我认为它是神秘和有趣的东西,所以对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在济南高中时,我同许衍梁因为共同爱好成了要好的朋友。他是
青年学生中最积极的积极分子之一,对革命充满热情。就算后来许久没见,他当了官,对老友仍然像从前那样热情。
李长之,是我一生中最早的朋友,认识他只有八九岁,地方是济南一师附小。我同他来往是很自然的,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喜欢文学,又都崇拜当时文坛上的明星,我们都不自觉地拜在作家郑振铎先生们下,成了忘年交,终生未变。后来也是因为他的介绍,让我与梁实秋先生成了忘年交。
张天麟,本名张天彪,字虎文。一生待我如亲兄弟,是初中同班同学,在班上,他年龄最大,脑袋瓜最灵,大有鹤立鸡群之势。综观他的一生,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他仍是一个爱国的人,个是非之辨的人,一个重朋友义气的人。他对学术的向往,始终未变,却对政治过分倾心。
周一良,出自名门世家,有家学渊源,年幼时读书条件好到无法再好的水平。从他同人合编过的《世界通史》可见他对史学功底之深厚。他是十分爱国的,深受胡适之先生的器重。
梁实秋先生,为人毫无架子,像对我和李长之这样的年轻一代,竟也平等对待,态度真诚和蔼,令人难忘。
沈从文,我们认识时,我只是一个穷学生,他是著名作家,因为他对我的一篇书评有些意见,我们得以认识。后来,我们同在一个学校任职,见面次数多了起来。他曾请我吃过一顿相当别致,毕生难忘的饭。
还有章用,臧克家,寿作人,白寿彝,邓广铭,这些朋友都是我一生中对我影响深远的人。
那些萍水相逢的情谊中,有在波兰车上认识的女孩Wala;有反对希特勒的伯恩克一家;阿尔及利亚的朋友们;抱小孩子的印度人;那个塔什干的男孩子谢尼亚;一个影子似的男孩;三个小女孩:两岁的华华,五六岁的吴双,十二岁的未未;这些人都在我的回忆中留下珍贵的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