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要从心理学角度考虑:打破诅咒,战胜自我!

2020-06-02 21:10阅读:
在战胜自我,以身作则,获得新体验并传授给孩子方面,我们都是无助和脆弱。你让鸡的爸妈,学习鹰爸妈的经验,谈何容易。
----------------------------------------------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我想,这里面包含的教育的道理就是,家长会把自己的孩子同化,快速同化成自己一样。

我觉一个道理,我其实中学阶段,数学也一般;后来大学的时候,为了改变命运,我就拼命学编程序,学计算机知识,辛苦到什么程度呢,我都累得在宿舍靠墙倒立,这样让血液流入大脑。后来累得每年春天就有点偏头痛,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有关。总之,比高考还用功。后来分配到北京,也是为了改变命运,也是在努力学习。刚来北京,两眼一抹黑,唯有学习是乐趣。有时候周末一天没人说话,憋得不行,就去菜市场买菜,问问菜价。算是和人说话了,就能孤独到这时候。那个时候也没有互联网。之后软件公司摸爬滚打很多年,就不畏惧思考了。我觉得做数学题,或搞语文,或搞任何学科都是一样,无非都是动脑,不怕了。脑袋算是彻底活动开了。

我有一个很深的感悟,就是你搞一个东西,搞到极致,你的感觉既不是难,也不是怕,这些都没有,有的只是疲劳。如果还感觉到难,感觉到怕,说明你也根本没搞进去了。搞进去了,这些感觉都消失了,只有疲劳不会消失。

但是我这个经历,我就能同化给孩子,从学前开始做围棋题三年,之后开始一路数学。训练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做题能力,培养憋题能力,培养挑战困难问题的能力,培养自己探索解决解决问题的出路的能力。

这么多年下来,我觉得我的这个能力,完全转移给孩子了。

但是有一样转移不了,我属于为了
生存,自我驱动的。到现在还是。而孩子是没有什么生存压力,没有驱动力。这个转移不过去,我也不想转移了。我希望孩子享受生活就好。

背单词的能力,我想我也转移给孩子了。我博客也有我背烂的哪个GRE红宝书的图片,其实那是背烂的第二本,第一本更烂,被老婆同事借去励志了。除了这两本,还有两本逆序的GRE. 那年我花了10个月,把雅思,托福,GRE都都背了,从此单词基本够用。可以基本不用查字典了。

这个能力,我想也基本转移给孩子。

我想我是多年北漂生活经历,程序员经历,这个特定环境下形成不怕动脑的习惯了。我能体会深刻,也能转移给孩子。我也就有这些东西。

但是,这也上不了台面的。

你比如说,我们社区的老杨博士,他儿子杨舍,进了奥数国家集训队,被北大数院破格录取了。我和老杨吃过饭,聊过天。看过他的博客。我就觉得,老杨博士,有很多东西是我体会不到的,他对学习的理解是在一个更高的境界,对孩子要求也更高,也更有能力。他家孩子从小那就厉害啊,从小奥数。从小万里挑一。老杨从小就和我一样,专心搞教育。

我总感觉,我的境界不够,我能把我的一些东西转移给孩子,但是限于我的眼界,能力,我能转移给孩子的,也就这么多。会超过平均水准,但是你和老杨怎么比?

再说一个我原来的对门,多年的邻居。清华的博士(本科不是清华)。有一次吃饭,他爸,山东人,讲自己当年多么辛苦,跑到好远地方拉煤,一天都到不了家,累了就躺车下睡觉。
我观察我对门就有吃苦的品质,经常工作到后半夜。和人家一比,我就汗颜啊。我就算懒得不行那种。我看山东,河南人,很多地方的人都勤劳,我们黑龙江人不行,懒惰。这个事情给我很大震动,人家真能吃辛苦,咱们确实不行,比不过人。

和人家一比,我想差距太大了。所以我儿子比不过人家,也是正常的。

但是比起那些家长一见数学头痛的人,那我这还是强很多。但是和老杨,和对门比,那没法比啊。差太远了。

比如老鼠吧,根本不知道龙怎么回事,凤怎么回事,就知道挖洞是怎么回事。那老鼠的儿子,当然只能会挖洞了。很多事情,在老鼠脑袋里根本没有,想都想不到。而龙和风,有经历,有体验,自然很方便的传给后代了。

由此我想,对老鼠来说,要提高自己的见识,开眼界,长见识。认识清楚自己和优秀的人的差距。意识到自己一贯的做法可能就是不对的。

如果老鼠不能做出改变,大概率培养小老鼠了。

老鼠家长要做出改变,要学习别人,但是学习别人,最根本还是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习惯,改变自己的本能。改变自己的眼界。还有很多素质,也需要锤炼,这很难。比如说,你知道人家会刻苦学习就比如我对门。但是咱们要自己做上几千道竞赛题,能做到吗?咱们也知道用功,但是要具体做到,难于上青天了。

孩子上初中后,我就一直在反思自己速度慢,拖延症,以及大脑卡顿的问题。一度怀疑自己是老化了。看了些书,也观察了几个行动迅速的人,其中一个是我的同事。进行了深刻分析和总结。我想我找到了解决办法,分析清楚了根源。

要从行动缓慢的老鼠,进化为快速行动的老鼠。更好的搞教育。

我需要一些新的体验,从未有过的体验快速行动的体验。并反抗我的本能求完美,什么事情都要准备好才开始,结果就不能开始。认清其背后实质就是恐惧,担心失败。克服住求完美的冲动,专门求不完美。刻意反其道行之。专门找一个不完美的条件下开始工作。

我觉得这东西也是一种老鼠的挣扎吧。摆脱自己的习惯和本能。获得新的体验。走出缓慢和拖延。

其实我们都有各自的问题,也都需要我们勇敢的战胜,包括带着孩子战胜。

比如说:你能否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做做数学竞赛呢?做上两本,把自我内心的对数学的恐惧击败。并带着孩子击败这种恐惧。这可能相当难。

但是一旦你带着孩子战胜这种恐惧,那必然获得巨大的进步。就不再是老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