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不善交际却对济南情有独钟

2017-05-26 09:47阅读:
蒲松龄不善交际却对济南情有独钟
蒲松龄出生在山东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家道败落,一生都未脱贫,终老故乡。由于交流范围非常狭窄,仅限于本土人士,蒲松龄也很少外出游玩,唯对济南情有独钟,他多次来往淄博济南之间客居暂住,留下了很多描写济南美丽风光的诗句。期间,他还和一位官宦子弟交往甚密,友情深厚。
康熙十七年,蒲松龄去济南科考,途径章丘,正遇天气突变,写下《明水阻雨》,诗中看出,此时的他,已经不惑之年,还未功名,天意弄人,一场雨,淋湿了身体,也淋湿了心情,其中之凄楚无奈,跃然纸上。
横流浩岛接苍冥,白鸟红莲缀远汀。
急雨来时村舍黑,垂杨深处酒旗青。
宁堪鸿雁随秋至?况是芭蕉向晚听!
四十年来人似旧,可怜险阻已全经!
蒲松龄是个经历坎坷的文化人,三试第一,成为秀才,但后来连续四次参加举人考试,都不幸落榜,直到72岁,仍只是个贡生。多次科举未第,虽不忘初心,惜时笃学,还是难达青云之志。蒲松龄也曾到江南孙蕙任府上作过短期幕僚,后来觉得没什么前途,又回到家乡做起私塾先生,这也是他的毕生职业。诗句“世上何人解怜才”,“痛哭遥追阮嗣宗”,“独向陇头悲燕雀,凭谁为解子云嘲?”就抒发了他壮志难酬且不为世人理解的苦衷,表露了他蔑视世俗庸人,自视怀才不遇的清高情怀,他写了大量的诗文、戏剧、俚曲等著述,而传世之作《聊斋志异》,则映射了当时的现实,寄托了他的理想,郭沫若先生曾经评价说:“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可以想象,蒲松龄怀才不遇,性格孤傲,知音甚少。但有一人例外,和他交往很好,此人叫钟辕,和蒲松龄文字之交,友情弥足珍贵。钟辕是个官二代,(父亲钟性朴,官至山东提学副使)祖籍江西,定居历城县(今济南市历城区),康熙二十五年拔贡(科举制度中由地方贡入国子监的生员之一种),康熙四十七年任广西桂平知县,著有《蒙木集》。钟辕曾拜师王渔洋,学习写诗,《国朝山左诗抄》共收其诗19首。《历城县志》记载:钟辕“事母赵有孝声。兄没,善
抚其孤。学诗于新城王士正(禛)。由拔贡考充镶蓝旗教习,授桂平知县,地属苗疆,辕导化有方,獠民帖服。康熙四十九年卒官,几不能殓。”
康熙二十五年,蒲松龄与钟辕初次见面。当时得知蒲松龄在济南参加考试小住,钟辕前往客栈拜访,并将父亲写的书赠与蒲松龄。为表达谢意,蒲松龄写了两首七言律诗回赠,其中,赞颂钟辕之父钟性朴的业绩,又赞美了钟辕清容貌俊雅,“人濯濯以临风,似王家之杨柳;才娟娟而映日,等谢客之芙蓉”,“于是不修边幅,遽通名字于高门;而乃烦襥藏书,竞访狂生于旅舍。红尘倾盖,即订戴笠之盟;青山送行,未践登堂之约。”两个文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建立了纯真的友情。
茫茫人海,知音难觅,蒲松龄不善交际,一旦遇见知己,定是加倍珍惜,:“授先贤之传,若见龙骧;成下里之词,用作貂续。”诗其一云:“山斗文章宦绩高,齐门万古仰清操。犹从私淑闻先进,恨不当年见我曹。谢客曾传鹦鹉赋,超宗尚有凤凰毛。才人旧绪风流远,百尺烟云卷鹭涛。”诗其二云:“才名直与日争光,六郡弦歌旧泽长。万里谪仙家壬土,千秋遗爱葬桐乡。园中菊径仍芳草,坟上松阴自夕阳。屈宋文章何处在?于今邹鲁半门墙。”钟氏父子的才华和仁爱,以及高洁情操,让蒲松龄非常敬仰,都在作品中表达出来。《聊斋词集》中有《沁园春·留别钟圣舆》,可佐证蒲钟二人的友谊且情意绸缪。这之后,蒲松龄与钟辕的交往一直未断,期间还得到过钟辕的照顾:“重承眷注,感切中心”。
蒲松龄为书写济南不惜笔墨,他特别钟情大明湖的优美风光,曾在湖边倚楼而居,“西来僦屋水云间,枯坐摊书四壁闲。雨过开窗风满座,独持杯酒看华山”(《夏客稷门,僦居湖楼》)。赞趵突泉“泰山诸泉,名泉第一;稷门大景,佳景无双”(《趵突泉连珠》),写珍珠泉:“稷下湖山冠齐鲁,官寮胜地有佳名。玉轮滚滚无时已,珠颗涓涓尽日生。泡涵天影摇空壁,派作溪流绕近城。远波旁润仍千里,直到蓬莱彻底清。”感叹“历下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他流连于济南的名胜古迹,湖光山色中,留下锦绣篇章,讴歌泉城风韵。他还以济南为背景,创作了多篇传奇故事,塑造了官员,文人、书生、民女、商贩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清代前期济南社会各个层面和市井百态。
从历代描写济南的作品的数量和质量来说,蒲松龄都称得上是第一人,无疑,对于济南的人文历史,也是一大贡献。 如此的情有独钟,足以说明,蒲松龄深爱泉城,把济南当做第二故乡。
这座美丽的城市,是他心灵的栖园和感情的载体,让他一往情深,恋恋不舍,在这里,他暂时忘却了生活艰辛,尘世悲凉。当然,也会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一贵一贱,交情乃见,这座城,住着能读懂他灵魂的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