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古人和音乐

2019-07-12 03:24阅读:

冼星海说:'音乐,是人生最大的快乐;音乐,是生活中的一股清泉;音乐,是陶冶性情的熔炉”。作为世界的共同语言,音乐可以穿越万里,可以震撼灵魂,以其妙不可言的旋律,给生命带来无限的美好和幸福。
《吕氏春秋》中写道,音乐的由来很久远了,不单单是哪一个时代所创造的。音乐的产生来自声音度量的增减,凡是有形体的地方,都会有声音产生,和谐合度的声音就是音乐,万物安静,自然平和,阴阳相合,是创作音乐的条件。
夏桀,殷纣制作了奢侈淫靡的音乐,还增大了鼓,钟,磬,管,萧等乐器的声响,认为声音巨大,乐器众多就是壮观了。宋国衰弱的时候还制作了千钟乐舞,齐国衰弱的时候制作了齐钟大吕,楚国衰弱的时候,制作了奇异的巫音,他们过分渲染,只追求奇异瑰丽,这样其实失去了音乐本来的意义,这样的音乐不能给人快乐,所以,唯有和平和谐的音乐才是最美好的。
贤人则用音乐使国家昌盛,炎帝治理天下时,经常刮风因而阳气蓄积太旺,万物散落,果实很难成熟,于是,他命令手下一个名叫士达的人,发明了五弦之瑟,来调节阴阳,稳定众生。“礼乐,是古时十分看重的国之大事,为华夏文明之特征,有则为诸夏,无则为夷狄。朱襄氏作瑟,与太昊作琴、女娲作笙簧、伶仑以竹子作乐器,在人类史上有重要意义。依照古人的理解,朱襄氏发明了五弦之瑟,才使群生定、寒暑适、百物生、万民安。”
当然,太平盛世的音乐是安宁而愉悦的,其反映了国泰民安,一派祥和的景象,反之亦然。
音乐可以灵魂共鸣,流传于世的佳话莫过于“伯牙绝弦”了。《吕氏春秋·本味》记载,伯牙是晋国的上大夫,也是著名的琴师,作曲家,被誉为“琴仙”, 荀子曾说:“昔者瓠巴鼓瑟,而沉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
相传,名曲《高山流水》就是伯牙的作品, 虽然琴艺高超,但曲高和寡,伯牙始终没能找到一个知音,不免有些许怅然。一天,伯牙出使楚国,在汉阳江口停留,站立船头,俯视江波,琴兴大发,于是抚琴而弹。此时,钟子期正好路过,驻足倾听,忍不住赞叹:“巍巍乎若太山,汤汤乎若流水。”从此,两人成为知音。钟子期死后,世界上那个最懂自己的人走了,伯牙凄然泪下,他将琴摔坏,终生不再弹奏。岳飞的《小重山》中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也是感同身受的写照。
音乐,使人快乐,越简单越快乐。 音乐反应出来的或快乐或忧伤都取决于
个人的情绪,如果你内心不快乐,听什么都是悲哀的,正如心情不好时,看什么都是灰色的一样,好的心态都是自己给的,平和淡薄,从容乐观是快乐的源泉,所以,即使曲调哀伤,也能听出甜甜的味道,心情适宜的关键在于 遵循事物的原理,身处红尘,让有限的生命长期处于适中的环境,不被私欲贪婪牵制,永远保持安宁清净,以此修养自身。
孔子在齐国听了歌颂大舜德政的音乐《韶》之后,被美妙醇厚的境界感动,居然很长时间连肉的滋味都没品尝出来,“子于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音乐的魅力,圣人都难以抵挡,在这个世界上,有谁不喜欢美好和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