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从来不等人,如这季节一般。划过掌心的时光,一个回眸,便落满了雪。季节更替,让写下的字和许下的诺言一起失散,泛黄的记忆再也无法拼凑一个完美的昨天。人生的某些际遇,不是来得太早,就是来得太迟。总想伸手拾起什么,却是一边拾起,一边丢弃。
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落,一冬又一冬的雪落雪融,还有凋零在飘雪中的记忆,却再也找不回记忆里初雪的洁白和清凌。季节总是带着我们越走越远,时光,总是在无形中伸展,无论曾经的画面多么唯美动人,都会被定格在转身之间。
冬雪
写下一首旧词,能否被思念覆盖忧伤。红尘中的我们都是风雪中赶路的人,因为相遇摩擦,融化了彼此肩头的雪花,而后因为各自的路线不同,相距越来越远,雪花再覆肩头。光阴的故事,徘佪在岁月的甬路上,穿越千山万水,只记取你落雪满衣,拂了一身还落。
人生这般山高水长,又会有多少人愿意费尽思量的去懂你,守着一笺誓言去等一场落雪?不管时光如何蹉跎,我依旧以自己的方式怀念和珍惜!
想着,我能做一片雪花,按照自己的心意飘落,用最纯洁的白色,来到人间,然后,飘洒大地,融化,随着季节,融入大地妈妈的怀里,将那一泓浓情,为春天添加点滴浓郁,等你来惜。
冬雪
冬,慢慢走向深,虽有阳光,也抵挡不住一些寒冷,走在路上,有清冷旋转着,寒气也时不时的袭来,一个人的路途,早以学会了拥抱自己。总有那么一刻,或许是累了,或许是无助。就想放空自己。那些游走的思绪,就让它漫无目的的飘,不梳理,也不想强迫忘记,习惯了不语,白天终不懂夜的黑,我的忧伤你不会读懂。
冬雪
饮下曾用深情酿下的酒,也许从此便会百毒不侵。画一颗心,涂上温暖的颜色,化作素雪纷飞,无论何时,心中有暖,才不会飘泊。
总是期望能有一个人愿意陪我雪中听音,月下抚琴,于相惜于无言中灿灿地绽放花语。那些被冬雪落满的情怀,也有些许的微暖陪伴自己。
冬雪
几许落雪,几缕纯白,在冬天里摇摆。岁月,终在雪落雪融间,染了寒冷。心若冷了,脚下的路便会迷茫,如此,不敢再填太多惆怅。
依旧是写喜欢的字,听喜欢的歌,如果你懂我,我们就是素心花对素心人,懂,是这世间多么温情的字眼。一首歌,如果有人懂,便是温暖;一句话,如若有人懂,便是幸福。心底里,依然会渴望拥有,依然觉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是爱情最美的童话。
冬雪
时光瘦了,一只素笔,再怎样描绘也写意不出,姹紫嫣红的美丽,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旁,时光雕琢,任梦境延伸到深秋的苍穹,我知道那里住着的远方,一定有我想要的风景。
依然习惯用一杯茶,饮下万千思绪。时光,慢下来了,尽管有些萧瑟。却让一些过往,在沉淀中清晰,伸手,握住一份暖,看眼前的风景,一点点远去,不言忧伤。
冬雪
于白茫茫的大雪里,折取一朵残留的明媚,一瓣心香,待漫长的冬季留取一段暖暖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