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今天买了个帽子。
竟然,想到了,刚出家的时候没帽子戴,师父给我找来一个,汽车座椅,上面的那个小座套,当帽子……山上冬天很冷,海拔不算太高2200左右,两个耳朵全都生了冻了,一圈血痂,当时以为耳朵可能会有缺口了,还算可以,现在很完整。捡的别人留下的衣服,膝盖到镇上打了补丁,用的是离家时穿的牛仔裤,应该是……lee 这个牌子,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寺院有客房,打扫卫生时,捡客人丢下的牙刷牙膏,牙刷用开水烫一下,就用。天冷就穿3双袜子,每次洗一双,换一双。一双锐步牌子的鞋,从离家一直穿到进戒场,才彻底离开了我的脚。
跟我最久的的,是一个新秀丽的包,现在用来装一下些证件。
这~lee,锐步,新秀丽~现在还有吗?
(早上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柿子收到了,得知,北方的天气开始冷了。北方麦子要过冬,冬天上面的青苗会冻死,根就在雪里冬眠,明年开春雪化了,麦子也喝足了水,暖阳阳的就又重新活了)
到南方快16个年头了,不习惯吃大米,不踏实,胃酸,兴许是觉得她没经过冬天吧。
(山上的故事太多,风景太多,颠覆的心情,拆碎重组的我太多,回头再说说,碎碎念叨些东西,留这,万一哪天:海默:了,或许能想起来点啥,搁着预备着)
上山出家时那些事儿
上山出家时那些事儿
上山出家时那些事儿
上山出家时那些事儿

上山出家时那些事儿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