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金迪诗歌奖参赛作品选(597)郭金牛

2013-10-20 11:05阅读:

金迪诗歌奖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简介简历:
郭金牛,男,出生于1966年9月,湖北省浠水县人,现居深圳龙华。从1994年开始在广东深圳、东莞一带打工,从事过建筑工,搬运工,摆过地摊,工厂普工,仓管等工作。2013年开始,在湖南《诗品》创刊号上发表处女作,后在《诗选刊》《诗歌月刊》及《新诗想》《零度》等诗刊发表诗作。

诗观:
对于我来讲,诗歌,不是一种创作,它仅仅是一种说出。无疑,它既有闪电般的影子,又有樱桃的缦慢,无论闪电的快或植物的慢,让人联想到村庄、人类和生命。
慢,必需是慢;快,必需是快。
那么,诗人,请说出他们吧,说一个人或一个村庄,就等于说了世界。

郭金牛的诗


1、《罗租村往事》

之一
罗租村,工业逼走了水稻,青蛙,鸟
这些孤儿,又被夺走了
纯蓝。
李小河咳出黑血
周水稻失去双亲
赵白云患有肺病
陈胜,飞快地装配电子板;吴广,焦虑地操作打桩机;
渔阳啊渔阳,真要命。
地上烧着书。坑里埋着人。
工业加工业,会不会生下太多的鬼?会不会突然跑出一只,附在身上?
我开始怀念

怀念花,怀念鸟,怀念害虫。
之二
唐。一枝牡丹,过了北宋,过了秦川
,一身贵气
又过了秦时月,汉时天,至少过了八百里
南宋
以南
经罗租村。
经街道,经卡点,经迷彩服。
经查暂住证。
经捉人
我在杜甫的诗中,逾墙走了
唐、在大雨中疾走,又在大雨中消失
一天中
伊,在治安办
三次放低了洛阳牡丹的身段
哭得不成样子。
一朵花,她能叛变到哪儿?
之三
夏。古典的小木匠,他摸过的木头是吉它的美声
明。六扇门的捕快,他摸过的事物
有铁器,碎骨的声音
有陌生人,强行打开花朵的声音

从东厂巡到西厂,比高衙内还狠,动别人的女人
收保护费。
元,铁木儿。
一个工地上的小工,蒙古人的后代
纹身,大汗的梦,从胸部扩大到手腕
且慢啊,好汉。
且与和我一起藏匿在
一把旧吉它的D调中,鬼混
于钢筋
和水泥
元。被
明反复追捕。
之四
隋啊隋。红拂女。漂亮的小妖精一样
飞来飞去。
一个姓,三个名字,都被杨府捉住
薄荷味道的丝绸。
满地落花。
泪水
在暴雨中跑了三圈。
隋、一路哭着去樟木头收容所,赎回了
晋哥哥
他打铁,弹《广陵散》,弄打工文学社
去年坏掉三根肋骨。
今年没有力气说话。
泪水又在暴雨中跑了三圈。
泪水藏着黄河。黄河藏着吼声。
之五
山海关外的小月亮
清。
努尔哈赤的小格格,爱新觉罗的小妹妹
小童工
她,看见月亮,是弯的。刀。
初一,打工。
十五,怀孕。
三十,流产。
刮。刮。刮。
幼小的子宫,越刮越薄了。
她,看见夜,是白的。薄薄的。光。
转弯。
哦,白矮星,时空弯曲,那么多弯曲的小木偶,
都集在弯路上,加班。加点。她们
都想赶往丹麦
都认安徒生为爸爸,都认童话
为妈妈。
之六
一块水泥加一块水泥,还不是大地么?
种子知道。
一条工业排水道加一条河,还不是一大河么?
鱼知道。
中国制造
我碰到了商和宋。
一个是色目人
没有手指,对着月亮撒尿。
一个是汉人
剩下半个肺,朝着大好江山,骂着狗日的罗租村。
这两个坏蛋
被白猫和黑猫赶出工厂,继承了战乱的气息
工业的GDP在增长,农业
从胃部开始松动。
一部《诗经》,忧虑一只硕鼠
啃掉一座官仓
两个坏蛋,忧虑一只猫,吃掉二十多个省。


2、《十亩小工厂》
从一数到十,从十数到百,从百数到千
一千朵桃花,
一千朵牡丹,
一千朵冬梅。
她们长得真的很好看
一千朵花蕾从乡间开到了工厂
一千枝暗香交给了同一个动词
从秒钟数到分钟从分钟数到小时
从一月数二月从二月数三月
从立春数到秋分,从秋分数到霜降。预备数到花朵凋谢的
第一天。
今夜。两种光出现在工厂
一种是加班的灯光,另一种是
老板眼里斜过的鬼火
两种不要弄脏姐妹的绿衣啊
工卡上集合着两种香水
一种是众姐妹的芳龄
一种是打工的汗青
发薪水的日子,十亩小工厂,十亩芝麻地开花呀
十亩香气
被谁运走?


3、《第十二个月份的外省》

他们,箭,一样射出。
他们,
听到了一道旧消息
春节临近。
都是汉人的春节。千篇一律。与去年近似
杀猪。宰羊。制作腊肉和年货,人民要把一年的幸福
浓缩在这一天。
另外一个人民,从年关中
购买
一张车票,从一个异乡搬到另一个异乡
他要把一年的的乡愁,也浓缩在
这一天
这个事情,发生在我漂泊的广东省
被十二月份看出。他。
辞别楚国十多年,花光了远大的盘缠
薄薄的积蓄
孤单地,又一次与回家的路途,相反,成为母亲眼里的仇人
年更月尽啊
村头那个年迈的妇人,我害得她
把汉水望穿


4、《重金属》

我。抽出一把刀,砍断河水
她不说痛。
她没落下伤疤
以至于我产生了恨意
家乡的河水实在太柔软了,以至于每碰到一粒砂子
便绕道走开
河水实在是太干净了
镜子养育的鱼虾,十八年还是那么瘦小
而。叛徒已经长大

祖父埋在南坡
父亲埋在南坡
年青的叛徒,一抬腿,就把南坡推到千里之外。
草木,枯荣。母亲走得很快
我跑得太慢,追至南坡,不见她的人影。
埋伏在心脏中的特务,白天消失,晚上出现
这个叛徒,割断脐带,头也不回
这个叛徒,布满枪伤,竟然没有走露一丝风声。

叛徒,大约逃到了南方,村里有人谈论
生死
他,身患多种隐疾,据我所知
他,两次骨折,三更埋锅,五更谋反
他,偶尔,血,不在血管里奔跑
他, 一九九八年四月七日,生病,发烧。梦呓中
有个姓张的女孩
用一辆自行车驮着,沿东环二路,冲至横沥医院
多年后,叛徒孤身夜行,潜往他市,至马尾街102
张,带着她的女儿
小小的告密者呀
叛徒的声名,和偷看你的事,不和谁分享。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