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有别肠?文人劝酒的四大理由

2017-03-01 14:35阅读:
  对中国的古人来说,喝酒就等于喝饮料。
  酒仙李白,一生好饮,“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需倾三百杯”。 “李白斗酒诗百篇”是杜甫的称赞,杜甫自己也爱喝酒,“酒渴思吞海,诗狂欲上天”这样的豪言壮语,听起来放在某种可乐或者运动饮料的广告里,也同样适用。
酒有别肠?文人劝酒的四大理由
  行者武松路上见到酒店就要喝三碗,不然不肯走。
  鲁智深更夸张,在五台山醉打山门前,一口气把卖酒人挑的两桶酒喝了一大半。
  必须要戳穿的是,酒量和酒的纯度有关系。唐宋时代的酒是新酿的米酒,现在安徽、江西、浙江等地的村镇里还可以喝到,这种酒的酒精度比现在的啤酒、黄酒、红葡萄酒还低。
  如果当年李白、杜甫、武松、鲁智深几位大哥喝的酒是茅台、高粱、黑方、伏特加,那妥妥的烂醉如泥,别想着吟诗作歌或动武了。
  但无论实际酒量如何,从劝酒文化说起来,中国人酒桌上的说法实在数不胜数,文人更有一本本酒经、酒话可以念叨。
  “一两黄汤四两福”
  自称乐天派的楼适夷,借鲁迅的诗说自己不是大酒徒,只算一个“小酒人”。他的家乡在旧时属于浙江绍兴府,这个地方有句谚语,叫做“一两黄汤四两福”,把酒尊为福水,有福的人才会喝酒。
  除了黄汤,酒还有许多其他的称呼,如玉液,流霞,红友,绿醪,金波等别名。
  楼适夷的家里开过小酒坊,属于酒乡世家。造酒是可以挣大钱的,俗话说“做酒不酸,譬如做官”,旧社会里做官和发财是连在一起的概念,可见酒有多畅销,利润也相当可观。
  陆文夫的故乡在江苏省泰兴县,这里盛产猪和酒,闻名长江下游。本地农民酿酒,重点不是为酒,而是为了养猪,因为酒糟是上好的发酵饲料,有利于养猪聚肥,肥多粮多,又是丰收的一年。
  粮、猪、肥、粮,这样形成一种良性循环,顺带又产出令人陶醉的酒,福水添福,实在完美。
  “酒有别肠 不必长大”
  秦瘦鸥认为的酒德,就是适可而止,不会到处吐,又能保持一点清醒,不至于失礼。据他观察,只要不是常常纵酒狂饮,大部分人喝酒都无损健康,至于老年人,除了特殊疾病有禁忌之外,经常适度
地和一些含酒精量比较低的酒,确实有舒经活血解忧消愁的作用,尤其是在冬季。
  晋代号称“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狂爱喝酒,在秦瘦鸥眼中,他也是一个罕见的怪人:写过《酒德颂》,但整篇都在颂酒,和现在说的自控和酒德完全两码事,他甚至叫人扛了一把锄头跟在旁边,说“醉死便埋我”。然而他并没有醉死,最后寿终正寝,难怪他要表达对酒无尽的赞颂。
  刘伶出了名的嗜酒,酒风豪迈,被称为 “醉侯”。
  刘伶描述喝酒的感受是“无息无虑,其乐陶陶”,那时劝酒的流行说法是“酒有别肠”,凡是爱喝酒、会喝酒的人,肚子里面都长了一条专门装酒的肠子。这种艺术夸张,很难找到科学根据,但古人常常在酒桌上这么说,并且理直气壮。
  “酒有别肠”的后半句是“不必长大”,也是鼓励人喝酒的,意思是不要用自己的身材理由来挡酒,喝多喝少与高矮胖瘦没有关系。
  “何以解忧 唯有杜康”
  酒的味道不是那么容易真正尝到的。作家黄裳第一次尝到,是自斟自饮,他从沦陷的上海辗转来到成都,身上只剩下四角钱。
  黄裳点了二两大曲,两只肉包子,喝得飘飘然的他想起李商隐的诗句:美酒成都堪送老。他欢欢喜喜地第一次领略到四川曲酒的美,却一点都不能领会诗人哀伤的心情。
  喝酒的回忆对黄裳都是很愉快的,他自嘲“少年不识愁滋味”,酒量普通却总想喝点。文革的时候市面上什么白酒都没有了,他看到橱窗里还陈列着“冯了性药酒”(一种风湿跌打酒),在闲聊中偶然提起,结果被人举报,狠狠地斗了一顿。
  曹雪芹说“酒渴如狂”,黄裳解读他的意思是实在想喝酒了,并不是要逃避什么人间的忧患,“这才是真能懂得酒的趣味的。”
  “酒逢知己千杯少”
  丰子恺喜欢在自己西湖边的小屋里饮酒赏月,已经喝了一斤酒下肚,有位上海客人来访,名叫CT(作家郑振铎),两人阔别十年后相见,正应诗句“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
  丰子恺的酒立马醒了,一定要再喝一斤酒,CT立刻回应:好!不要什么菜蔬。
  女仆端了一壶酒和四只盘子出来,酱鸭、酱肉、皮蛋和花生,放在收音机旁边。丰子恺和CT对坐饮酒,墙上贴着一首数学家苏步青的诗:“草草杯盘共一欢,莫因柴米话辛酸。春风已绿门前草,且耐余寒放眼看。”丰子恺赞这首诗,酒味特别好,相比之下几个小菜显得味同嚼蜡,可以扔了。
  两人共饮,再配上“话旧”这一种美味酒肴,酒酣耳热之际,聊天音量变成呼号,把丰子恺的家人都吵醒了。
  《子恺漫画》里的三个主角,丰子恺的子女阿宝、软软和瞻瞻小时候都和CT见过,十年浩劫之后再会面,CT用手在桌子旁边的地上比划了一下,说:“我在江湾看见你们的时候,只有这么高。”孩子们都笑了,大家都笑了,这种笑的滋味,半甜半苦,半喜半悲,丰子恺说,这就是所谓“人生的滋味”。
  酒和茶不同,茶一律受到文人的青睐,酒就不一样了,“雅士固有深好,俗人更加垂涎”。喝酒这件事里面最招人嫉恨的一定是劝酒。周作人评价这是“苦劝恶劝”,还有人专门写痛批劝酒的文章,呼吁饮酒“宽松”与“自由”。
  劝酒这一点是见仁见智,比如生长在京城的肖复兴,就从劝酒中体味出“北京人淳朴古老的遗风”,被劝得尽醉方休,“这才叫喝好了酒,这才叫不把自己当外人”。
  香糟是绍兴黄酒酿后的余滓,用来泡酒调味是中国的一大发明,妙就妙在糟香不同于酒香,做出菜的独特风味,并不是用酒能代替的。
  山东流派的菜最擅长用香糟,其中一道熘鱼片是代表菜,最好用鳜鱼,其次用鲤鱼或梭鱼。鲜鱼去骨切片,淀粉蛋清浆好,温油拖过,勺内高汤兑上用香糟泡的酒烧开,加入姜汁、盐和糖,再下鱼片,勾湿淀粉,淋油使汤汁明亮,出勺倒在木耳垫底的汤盘里。鱼片洁白,木耳黝黑,汤汁晶莹,淡雅之至,堪称色香味三绝。
  ——文/一饮一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