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二百一十:《君子之交淡如水》

2020-03-25 05:32阅读:
随笔之二百一十:
君子之交淡如水
赵忠心



昨天一早,八点多钟,手机里收到一个短信。
打开一看,是广东汕头关工委的一位老朋友的短信。
短信中说,他们要出版一本家庭教育读物,要我给撰写一个简短的书评,作为“专家导读”,放置书的首页。
他说,寄给您的快件中,有一本准备正式出版的样书,还有一盒“竹叶青。峨眉高山绿茶”。
我立刻回信说:“在全民防控期间,您还在坚持工作。这一是表明您的身体无恙,心态平和;这二是表明您是非常的敬业,令人敬佩!写‘专家导读’的事,我看过书稿之后,可以写。谢谢你送我茶叶!”
我之所以称这位发短信的为“老朋友”,这里的“老”字,有两个含义:
一是,我们结识,大约快有二十年了。二十年,在人类发展史上说,可以说仅仅是“一瞬间”而已。但在人的一生中,却不算是“短暂”。因为人的一生才有几个“二十年”呀!在这二十年间,虽然我们的联系并不是特别的密切,但却从未中断。这个“老”字的含义,就是说,不是刚刚发生,而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意思。
二是,这位朋友年龄也很大了。比我的年龄略微小一些,但也是年逾古稀,早已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龄阶段。
“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孔子说的。是说,人到了七十岁时的时候,深谙世事,在为人处事的方方面面就都很成熟了,知道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做事基本不会犯大错。而不是说无法无天,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无所顾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广东汕头跟北京之间相距几千里地。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去过汕头。我们是怎么相识的呢?是我们共同追求的事业——家庭教育——将我们连接在一起的。
他并不是专门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而是一位家庭教育推广工作者。他当过中学教师、中学校长、区教育局副局长,是在退休以后,开始从家庭教育研究、推广、普及工作的。
他退休以后,跟我一样,也是退而不休。召集了一批市里退休的老教育工作者、老干部,在汕头市关工委,开展各种各样的家庭教育知识推广、普及工作,进行家庭教育咨询、讲座,组织丰富多彩的家庭教育活动,创办了一份家庭教育杂志,还组织在职和退休的教育工作者撰写、出版家庭教育指导方面的科普读物,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深受广大家长的欢迎,在广东省很有影响,也受到当地政府的肯定和赞赏。
这些老同志聚集在一起,不为名,不图利,发挥余热,全心全意为繁荣、发展汕头市的家庭教育事业做贡献。他们没有任何的经济补贴,无私奉献,几十年如一日,一直在坚持。他们的精神,令人感动,敬佩!
这位老同志在二十年前,看到了我的《家庭教育学》一书,主动跟我联系。一来二往,我们就成了朋友。



这二十年间,这位老朋友只来过我家一次。平时的交往,有时是打电话或写信咨询一些家庭教育方面专业的问题,有时是约我给他们印刷的家庭教育内部刊物撰写稿件,评论,有时是他们要出版家庭教育科普读物,要我给撰写序言,等等。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我是有求必应,从未拒绝过。
我们之间只是经常有业务来往,从来没有经济方面的来往。邀请我给他们的杂志撰写文章,评论,给他们要出版的书撰写序言,都是无偿的帮助,没有酬金的。
他曾多次愧疚地对我说:
“赵先生,您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您从未跟我们索要过一分钱的报酬。我们出版的杂志,图书,都是免费赠送给市里的学生家长。我们没有经费,给您支付报酬。可每次请您帮忙,您从未拒绝过,照样是有求必应。我们关工委的老同志,都很感动。说您不为名,不图利,无私相助,真是令人尊敬的大学问家啊!”
我说:
“我不是什么‘大学问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人与人之间,为名利而结交,那是另外一种交往。我们是‘君子之交’,君子之交淡如水嘛!您一定别认为亏欠我什么。我的学识是社会赋予我的,我应该无条件地回报社会。能跟你们关工委这些老先生一起为社会做贡献,是我的荣幸。我们过去是朋友,今后还照样的朋友,永远是好朋友。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只要是我身体、精力状况允许的,我绝不会推辞。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们。”



“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是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成语。
该成语出自《庄子。山木》:“谓贤者之交谊,平淡如水,不尚虚华。”“且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
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不是说,君子之间的交谊不深,虚情假意,没有味道。而是说,君子之间是建立在道义基础上的交情,不追求表面的虚华,不附加任何条件,而是高雅纯净,清淡如水,真心实意。而小人之间的交情,甜得像甜酒那样。然而,君子之交,虽淡泊而心地亲近,经得起考验;小人是以利相亲,因而常常是利断义绝。
“君子之交”之所以历来被人们所倡导,是因为君子之间的交情,双方都心怀坦荡,不图私利,不用讲究太多的礼数,谁对谁也不必太过谦卑,也无须存有戒备之心。可以心地坦然,轻松自然,心境如水一样清澈、透明。这样的交谊,才会牢固,持久,才是真正的朋友,是一种非常珍贵的交情。
真正的朋友平时交往不见得是特别地频繁,联系也可能不是很多。但却是心心相印,印印相契,情同手足。如果一方真的需要帮助,另一方一定会全心全意、全力以赴。
就像当年鲁迅先生和瞿秋白以前从未谋面,只凭当初翻译进步文学作品的书信往来,就相互信任,引为同志,在腥风血雨中同舟共济。当危难来临之际,互伸援手。面对国民党悬赏追捕,同样处于危难之中的鲁迅,曾冒着巨大风险,四次收留瞿秋白在家中避难;而在形形色色的反动文人侮辱和诋毁鲁迅杂文的战斗意义时,是瞿秋白勇敢地站出来,给予鲁迅极高的评价。
在国民党反革命文化围剿中,鲁迅和瞿秋白肝胆相照,实为君子之交的典范。他们之间的友谊,是朋友情谊中的最高境界。



说起“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个话题,不禁想起古代这样一个典故。
唐朝贞观年间,有一个人叫薛仁贵唐朝名将。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名礼,字仁贵,以字行世。
喜欢京剧的朋友都知道,京剧《武家坡》、《红鬃烈马》、《大登殿》等剧中,都有一个叫“薛平贵”的人。这个叫“薛平贵”的人,跟“薛仁贵”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然而,与我要说的这个“薛仁贵”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薛平贵”是活跃在舞台上的人物,是根据民间传说杜撰出来的。只是他和王宝钏的故事流传得太广太久,并且戏曲舞台上一直就有两薛并演一说,所以难免有人将两人混淆。
其实,“薛仁贵”并不是那个“薛平贵”。历史上确有“薛仁贵”其人。可以说“薛仁贵”是戏剧中“薛平贵”这个角色的原型来源。
据记载,薛仁贵在尚未得志之前,与妻子住在一个破窑洞中,穷困潦倒,衣食无着落,全靠平头百姓王茂生夫妇经常接济。
后来,薛仁贵参军,在跟随唐太宗李世民御驾东征时,因在平辽中,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平辽王
薛仁贵一登龙门,身价百倍。前来王府送礼祝贺的文武大臣,比肩接踵,络绎不绝。然而,都被薛仁贵一一婉言谢绝了。他惟一收下的是,普通老百姓王茂生送来的“美酒两坛”。
打开酒坛一闻,负责启封的执事官吓得面如土色。因为坛中装的不是美酒,而竟然是两坛清水!
启禀王爷,此人如此大胆,竟敢拿清水当酒戏弄王爷。请王爷重重地惩罚他!
谁料,薛仁贵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命令执事官取来一个大碗,当众一连饮下三大碗王茂生送来的清水!
在场的文武百官个个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解其意。薛仁贵喝完三大碗清水之后,激动地说:
“我过去落难时,全靠王兄弟夫妇经常资助,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如今,我美酒不沾,厚礼不收,却偏偏要收下王兄弟送来的清水。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知道,王兄弟家境贫寒,根本送不起什么重礼。送清水,这也是王兄的一番美意。我们这就叫‘君子之交淡如水’啊!
从此以后,薛仁贵与王茂生一家关系甚密。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个佳话,也就流传了下来。
20203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