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图片描述[编辑]
“讲话讲座”之十八:《赵忠心家庭教育思想研讨会上的讲话》
前言
2016年4月9日,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举办了赵忠心家庭教育思想第二次研讨会。是年,是我75岁寿辰。我提醒专业委员会,不要开成纪念寿辰的研讨会。我衷心感谢专业委员会。
这是我在研讨会上的讲话。
============================================================
在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举办的
《赵忠心家庭教育思想研讨会上的讲话》
2016年4月9日
赵忠心

各位上午好!
首先,欢迎各位来出席这个研讨会。感谢大家对家庭教育事业的关心,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鞭策。
我由衷地感谢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召开这样一个研讨会。不仅仅是因为以我的名字命名这个研讨会,更重要的是我从中深切地感受到专业委员会对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高度重视。以研讨“家庭教育思想”为主题的学术会议,在我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充分表明专业委员会的远见卓识。
各位朋友从各地赶来,是奔着“家庭教育思想”这几个字来的。但我很惭愧,虽然苦苦奋斗了几十年,并没有形成教育思想的体系,也只是对家庭教育进行了初步探索,有所感悟而已,与大家的期望还相距很远。我深感“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不过,我也很期待,很高兴。这么多有见地的朋友、同仁从各地赶来,相互交流、切磋,给我提供了一个绝好地学习机会。
几十年来,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心里没底。我想,借此机会向在座的诸位汇报一下,我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的一些想法,就教于各位朋友。敬请批评指正。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选择家庭教育研究方向?


从1965年毕业,我在师大附中工作了十五个年头。先做老师,再做少先队总辅导员、团委书记,最后做学校党总支书记八年。我把我的青春年华献给了附中,也在那里获得了历练,懂得了什么是教育。因为我不太适应“官场文化”,1980年,在社会上一股“归队”潮流的裹挟之下,重新回到师大专门从事教育理论研究。
那时,正值党的十一届三种全会以后。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党和国家把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实行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社会上出现了重视知识,重视人才,重视教育的浓厚风气。我深受鼓舞。
当时,恰逢我国政府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胎”,这是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个前所未有的重大变革,家庭子女数量降低到最低限度。不能追求子女的数量,人们势必会在提高子女质量上下功夫。家庭教育模式也将由传统的“粗放式”转变为“集约式”,对子女精心培养,“精雕细刻”,努力提高教育质量。社会上就提出了接受家庭教育指导的需要。
恩格斯说过:“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
独生子女的大批出现,是我选择家庭教育研究方向最根本的动力。
此外,在中学工作的经历也进一步坚定了我的选择。在长期的教育教学实践中,我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学生们在学校接受的同样的教育和训练,为什么表现却千差万别呢?在跟家长的广泛接触中,我得出了结论:根本原因是学生来自不同的家庭,是由于家庭生态环境不同,接受的家庭教育不同。
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对儿童青少年来说,就像是一座“综合加工厂”,而家庭教育则是第一道“工序”。有的学生表现不能令人满意,主要是因为家长失能、失职、失责,家庭教育缺失,没有给孩子打好“底色”。
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是盲目的。要改善家庭教育,切实提高家庭教育的科学性,必须加强理论研究。
我回到师大时,已近不惑之年,不允许犹豫不决。时不我待,时不再来,必须尽快做出选择,希望用后半生做成一件事。在不太被理解、支持,没有课题、没有经费、没有助手、没人提携的情况下,我一意孤行,单枪匹马,义无反顾地闯入了家庭教育这块“处女地”。就像教育部关工委在我七十岁寿辰时赠送我的条幅中所说的那样:“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毅然决然地开始了我孤独的拓荒旅程。


第二个问题:重点研究家庭教育的特殊规律。


有的人在学校是优秀教师,却教育不好自己的孩子。有的是有威信的领导,“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在自己孩子面前却没有威信。有的是高级将领,能统帅千军万马,在子女面前却束手无策,管不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为什么?表明管理教育自家的孩子和管理教育别人有所不同,家庭教育有它特殊的规律。
“研究”就是“认识”。研究家庭教育就是认识家庭教育,首先要确定家庭教育研究对象。按照毛泽东的《矛盾论》的思想,科学研究的区分,就是根据科学对象所具有的特殊的矛盾性。
毛泽东说:“对于物质的每一种运动形式,必须注意它和其他各种运动形式的共同点。但是,成为我们认识事物的基础的东西,则是必须注意它和其他运动形式的质的区别。只有注意了这一点,才有可能区别事物。”才有可能辨别事物,才有可能区分科学研究的领域,才有可能发现事物发展运动的特殊原因。
要探索家庭教育本质和规律,既要研究与之“相邻”、“同类”的事物——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共同点,更重要的是研究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不同点。从而,揭示家庭教育的性质,意义(对人个体发展的意义和对社会发展的意义),特点(包括优势和局限),家庭教育发展的历史,影响家庭教育效果的诸因素(包括家庭内部和外部诸因素),家庭教育的原则,家庭教育方法和艺术,家长的教养态度,家长的教育素养等等。这是认识家庭教育本质和规律的出发点和归宿点。
我经过十多年撰写出的《家庭教育学》一书,重点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这个指导思想也是在我几十年的整个理论研究历程中,毫不动摇地一以贯之的。


第三个问题:运用多种学科理论知识参与家庭教育理论研究。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研究问题,忌带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
所谓“主观性”,就是不知道客观地、辩证地看问题。所谓“片面性”,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知道全面地看问题。所谓“表面性”,就是看问题肤浅,只看事物的表面,不研究事物内在的本质。
家庭教育实践活动看似简单,实际上家庭教育实践是“立体”的,“复合”的,具有多面性,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不是哪一个学科的理论知识可以全面说明、解释,做出周延判断的。要切实避免理论研究的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根据《矛盾论》“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的思想,复杂的矛盾运动过程,必须用复杂的方法去解决。
家庭教育复杂的过程,必须综合运用多种相关的学科理论,从多侧面观察、多角度介入,进行分析、论证、说明、解释。企图以任何单独的一个学科理论“包打天下”,是人为地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一定不能得出可靠的结论。
家庭教育是一种教育行为,必须运用教育学理论;
家庭教育是一种心理行为,必须运用心理学理论;
家庭教育是一种伦理行为,必须运用伦理学理论;
家庭教育是一种社会行为,必须运用社会学理论;
家庭教育是一种文化传递行为,必须运用文化原理;
家庭教育是在家庭范畴实施的一种教育,必须运用婚姻家庭理论
家庭教育是人类特有的社会活动,必须运用人类学理论
家庭教育是人们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过程,必须运用哲学理论;
家庭教育不是抽象的,是具体的。任何家庭教育都是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必须运用历史学理论,等等。
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必须掌握多种学科理论知识。我自始至终努力坚持运用多种学科理论知识,进行综合性的研究。
当年,研究生、进修生、访问学者到我身边以后,我对他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让他们广泛学习各有关学科的理论知识,开阔眼界,丰富知识,充实头脑,掌握多种学科的理论武器。


第四个问题:坚持多种研究并举,坚持六个结合。


一是宏观研究和微观教育相结合。
宏观研究是对国家和地区家庭教育发展方向、进程进行全局性的总体研究,从社会结构的大系统出发,研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对家庭教育的影响和需求,为确定家庭教育发展的总体目标、基本方针和政策、措施提供理论依据。
微观研究则是对各种类型的家庭子女教育、具体的教育内容和方式方法进行个别研究,以指导家庭教育实践。两者齐头并进,相辅而行。
二是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相结合。
家庭教育科学分为应用家庭教育学和理论家庭教育学。家庭教育科学研究分为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
应用研究主要是解决家庭教育方式方法、策略、指导、服务和管理问题。基础研究是揭示家庭教育规律,探讨新的原理。
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关系,就像根叶和果实的关系。科学发现的历史一再重复着这样一个事实:许多伟大的发现来自于对科学基本问题的追寻。在进行应用研究的同时,必须把眼光放长远,重视基础研究,努力做到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并驾齐驱,相得益彰。
三是家庭教育现状研究和家庭教育历史研究相结合。
所谓“研究”就是探求事物的真相、性质和规律。简言之,就是认识事物。要认识得清楚、全面,就得像解剖一个实体那样,从多角度入手,多侧面观察。
现状研究就是进行横切面“解剖”了解当前家庭教育的方方面面以及方方面面之间的联系;历史研究就是纵切面“解剖”了解家庭教育发展、演变的过程。这样纵横交错地解剖,既能做到对我国家庭教育现状心中有数,也能通过了解家庭教育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以古为今用,预测未来,增强指导工作的前瞻性,做到与时俱进。
四是中国家庭教育研究和外国家庭教育研究相结合。
家庭不仅是生产单位,生活单位,也是文化载体。家庭教育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家庭教育历来也是传承文化的重要渠道,具有强烈的民族性、传统性。要以研究中国家庭教育为主,努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家庭教育理论体系。数典忘祖是不应该的,全盘否定文化传统那是武断。但全面复古不能不说也是一种偏颇。
一切好的东西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外国先进的文化要大胆借鉴,拒绝借鉴那是狭隘。但要认真咀嚼、消化、改造、吸收。囫囵吞枣,生搬硬套,会“水土不服”。生吞活剥,食而不化,会消化不良。要批判地吸收外国家庭教育文化中有益的东西,有选择取舍地、不卑不亢地借鉴,以为我所用;并努力使之本土化,融入中国家庭教育文化,进一步丰富中国家庭教育文化。
五是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和教学相结合。
1986年开始给学生开设家庭教育公共选修课,从1992年开始带研究生、进修生、访问学者。坚持理论研究和教学相结合,一是培养家庭教育骨干队伍,也为的是以教学促进我的理论研究,获得教学相长的效果。
六是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和科学普及相结合。
通过撰写科普文章、讲学为改善家庭教育服务;也感受家长的情绪和需求,改进、调整自己的研究。我发表科普文章三千多篇,出版家庭教育科普读物几十部,到全国各地进行科普讲座上千场,时时刻刻跟家长保持密切联系。


第五个问题:坚持家庭教育动态研究。


世界无非是运动的物质。宇宙间千姿百态的物质运动是绝对的,静态是相对的。
社会在不停地向前发展。家庭虽然是比较封闭的社会组织形式,但家庭从来不是孤立与社会之外而存在,家庭生活与社会生活息息相通。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种种变革必然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家庭中,影响家庭生活,影响家庭教育。
家庭是一种继承性很强的社会组织形式,现代家庭教育是在传统家庭教育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的。在这个过程中,既继承了我国优秀的家庭教育文化传统,同时,在新的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又在传统家庭教育基础上有许多新的发展变化。这种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变化,实际上就是一种文化的“遗传变异”。
中国的家庭教育从传统到现代,究竟有了哪些发展变化?这个发展变化是怎样的一个过程?现代的家庭教育正面临着、即将面临哪些新情况和新问题?这些发展变化和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是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和推动?应该进行回顾、研究和思考,以便从中摸索一些带有规律性的东西。
什么叫“规律”?规律就是事物之间的内在的必然的联系。这种联系重复出现,在一定条件下经常起作用,并且规定着某种趋向发展。探索家庭教育规律,简而言之,就是揭示家庭教育与相关事物之间内在的必然的联系。
研究家庭教育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变化和影响这些发展变化的因素,就是为了预测现代家庭教育发展的趋势,使我们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做到“与时俱进”,既要适应现代家庭教育发展的需要,又不脱离中国的国情。
社会继续向前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研究家庭教育的变革,研究变革中家庭教育,这是我们家庭教育理论研究者永恒的课题。
就谈这些。如有不妥,敬请各位指正。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