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一百二十四:《关注幼儿园》

2020-06-01 04:42阅读:
随笔之一百二十四:
《关注幼儿园》
赵忠心





近年来,屡屡发生幼儿园老师虐童事件。引起国人的愤慨,各级政府也高度关注。这是不能容忍的犯罪行为!
虽然,这是个别现象。从这个现象中可以看到几个问题:
一是幼教师资队伍需要审核、整顿。
二是教育行政部门对幼教的监管不力,或存在严重的偏向。特别是对民办幼儿园监管不力。
三是进入幼教领域,开办幼儿园的“门槛”太低。
四是民办幼儿园发展的规模要不要控制?值得思考。




幼儿园招聘教师,一定要按照国家既定幼儿园师资标准审核、录用。不能只看会不会吹、拉、弹、唱、跳等技能。主要应该看人品善不善,性格温和不温和,是不是真心爱孩子。
一个民办幼儿园,在录取新生的时候,招录了一些合格的师资,以作为“招牌”。等新生招收结束,便找各种理由,将这些合格师资辞退。然后,从农村招录一些根本不具备幼教师资资质的小姑娘来顶替。
家长给孩子选择幼儿园,不能只看幼儿园的硬件,不能只看幼儿园的名气大不大,牌子亮不亮;更不能只看教不教孩子识字、读书、学不学外语……
“大学者,不是是大楼也。”而是大师也。之所以称之为“大学”,就是因为有“大师”级的名师。
同样的道理,看一所幼儿园是不是好幼儿园,不能只看硬件设施,不能只看“招牌”亮不亮。首先,要看幼儿园的老师是不是具有教师资格,心地是不是善良,对孩子有没有爱心,是不是有好老师。





我一向不赞成发展太多的民办幼儿园。主张幼儿园要由政府开办。
民办幼儿园不能搞得规模太大了。太大了,不好控制。群龙难压地头蛇。政府也奈何不得。

政府把幼儿教育推给市场,都交给民间办理,是存在隐患的。这是一种冒险。投资者一旦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或者遇上黑心的园长卷钱逃逸,孩子将没有去处。
有的国家的幼儿园绝大部分是民办性质,就已经发生过这样的问题,大批孩子们没有了栖息之地,造成社会一片混乱,弄得政府焦头烂额。
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应该引起教育部门的高度重视。





“萝卜快了不洗泥。”不能允许民办幼儿园“连锁”无限扩张,不能一味地只重“连锁”数量,而不重质量。
一些硬件、软件都不是很好的民办幼儿园,极力追随“连锁”,目的就是为了“拉大旗作虎皮”,肆意抬高收费标准;一些有一定规模的幼教公司,极力发展“连锁”,无非也是为了捞钱。两方连起手来捞金,已经形成一个灰色“利益链”。
提高收费标准,应该有个理由。那些刚刚挂上“连锁”招牌的民办幼儿园,师资没有培训,水平没有实质性的提高,只是挂上一个“名牌”幼儿园的招牌,就立刻涨价。这明明就是在借“名号”大肆“圈钱”,跟抢劫差不了多少。
目前,我国幼教事业发展规模不能适应幼儿入园的需要,幼儿园是“卖方市场”,幼儿园主动,家长被动,幼儿园必然是肆无忌惮地漫天涨价,大肆捞金。





而一些年轻父母,孩子的教育消费观念往往很不成熟,甚至可以说是幼稚。“只买贵的,不买好的。”误认为,要价越高,就会越好。而且,孩子上了高价幼儿园,家长的脸上也觉得增光添彩。
据我所知,有的民办幼儿园就是因为收费太低,招不进孩子,生源不足。加盟“连锁”以后,立刻身价大涨,收费标准大幅度提高;而且,生源立即源源不断。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社会现象。
目前,一些连锁幼儿园学费高得离谱,有点儿像今天的“房价”,严重脱离现实,大大加重了年轻父母的经济负担,弄得年轻父母苦不堪言。




在我国,有的地方,幼儿教育政府投资严重不足,民间有出资开办幼儿园的,就觉得替政府排忧解难了。便将投资者奉为上宾,给这些幼儿园投资者以各种荣誉称号,有的还当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更舍不得严加管理,有放任自流的现象。

这是政府不作为。
民间开办幼儿园,有的地方门槛儿太低,甚至没有门槛儿,不管是谁,只要有钱就开绿灯,放行。致使很多根本不懂教育的人开办幼儿园,难免误人子弟,难免发生虐童现象。

这是政府不负责任的行为。
幼儿园教育是“人之初”的教育,是给孩子心灵“打底色”的奠基工程。现在,每个家庭的孩子都很少,家长视孩子为珍宝。培养教育孩子是家里的头等大事。幼儿园教育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是个重要的民生问题。
政府必须加大幼教投资,应该尽力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不能再敷衍。
(2017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