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担当的晁错,谋国不谋身,常使英雄泪沾襟。

2019-07-11 21:03阅读:

公元前154年的一天早上,风和日丽,艳阳高照,位极人臣的御史大夫晁错府上,迎来了汉景帝专门派来的专用豪华马车,来接晁错进宫,商议国家大事。晁错像往常一样,精神抖擞,气宇轩昂,整理好华丽的朝服,坐上了皇帝的专车。
专车行走到了长安东市大街,忽然停了下来,景帝的专使命令晁错跪下接旨,并宣读诏书。意气风发的晁错听到的,竟然是让他凉透脊梁骨的诏令:腰斩罪臣晁错。

敢担当的晁错,谋国不谋身,常使英雄泪沾襟。

敢担当的晁错,谋国不谋身,常使英雄泪沾襟。
每天上下班,都
要经过晁错墓前,看着陵园里那个大大的混凝土墓冢,总觉得有一个情结,要为这位两千年前为国献身的英雄说上两句。

晁错,是一位褒贬不一的历史人物,著名的苏东坡大学士写了篇《晁错论》,是否定晁错,说他关键时刻为了保身,不顾国家安危;与之截然相反,明代大学士陆贽,认为晁错是“谋国不谋身”,为了国家大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忠心可鉴日月,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看来,想说几句关于晁错的话,并不是那么简单,还是从历史记录中寻找点滴吧。

一流学者,触类旁通。
晁错出生在汉代精英荟萃的颖川郡(现在河南省禹州市)晁喜铺村。颖川上古时期有先祖许由,在汉代也出了不少大人物:开国功臣张良、荀彧家族、陈寔家族、钟繇家族等,这些家族里随便都可挑出几名垂青史的人物。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晁错自小就饱读诗书,才华横溢,诸子百家,均有涉猎。他先是跟名师学习法家,后又受朝庭委派跟名儒伏生学习《尚书》,秦代“焚书坑儒”把书烧光了,连《尚书》这样的经典都找不到了,晁错听伏生口述,重新整理编辑《尚书》,再讲给皇帝听。晃错修撰《尚书》,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件大事,这是全国一流学者才能做的事情。

军国大事,献计献策。
晁错可不是迂腐的儒生,他当时和同年龄的贾谊一样知名,是著名的政论家。在位卑言轻时,就写下了几篇名垂直青史的政论:《言兵事疏》、《守边劝农疏》、《贵粟疏》、《举贤良对策》等,可别小看这几篇文字生疏的文章,在历史上是有重要贡献的。他提出的移民守边政策,影响了边防政策,后来汉代的屯田守边政策,就来自这篇策论,这对于汉朝最终打败匈奴,是起了大作用的。在选人用人、抓经济、促生产等方面,晁错都提出了很多真知灼见,并且被朝庭采用。

太子智囊,贵为帝师。
晁错受到提拔重用,是很自然的事儿了。这可是靠本事吃饭的,哪里像有些评论所说,靠巧言善辨,三寸不烂之舌上位呢?晁错实际上是两代帝师,他给文帝讲课,很受欣赏,才做太子刘启的老师的,在太子府,他是从小职位一步步干上来的,最后做到太子家令,受到太子刘启的高度推崇。等到刘启成了汉景帝,自然要重用这位心悦诚服的老师的,很快,晁错成了三公之一:御史大夫,坐到了最高决策层的位置上。

刚直不阿,得罪重臣。
刘启刚当上皇帝,从政经验不足,重大决策自然要和最依赖的恩师商量,经常越过宰相等重臣,直接找晁错做决策。这表面是看是晁错的殊荣,实际上让晁错得罪了满朝重臣。此时,晁错性格上的弱点暴露了。官场险恶,光有本事不行,要学陈平那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把王陵、周勃一帮人推到前台,自己则站在后面安全的位置。只有这样,才能保全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以晁错的性格,根本不理会这些,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国家大事上。
看看晃错墓碑上的评语吧:
清代的墓碑,字迹潦草,依稀可见。可以看出雕刻者随心应付的心态。但是看看评语,基本还算公允:
临事敢当、大而气雄
还有一个不太好听的则是:峭直深刻
这大概是性格耿直,遇事认真,办事刻薄,不知变通的意思吧。


敢担当的晁错,谋国不谋身,常使英雄泪沾襟。
临事敢当

敢担当的晁错,谋国不谋身,常使英雄泪沾襟。
大而气雄
敢担当的晁错,谋国不谋身,常使英雄泪沾襟。
峭直深刻



受到算计是必然的。宰相申屠嘉率先发难。那时的办公条件差,晃错的办公地点在太庙前的空地上,为了出入方便,在离太庙很远的围墙上开了个小门儿。申屠嘉抓到了整死晁错的良机,他跑到景帝那里,告晁错私毁太庙,依法应处死罪。好在晁错提前知道消息,先找到景帝认错。景帝保护老师,对申屠嘉说,那个开门的地儿是太庙的围墙,离太庙还远着哪!晁错已经主动认错,就算了吧。可是这申屠嘉肚量也太小,回到家竟然活活气死了。宰相之死,进一步把晁错推到了众臣的对立面。


不计生死,献策削藩。
刘邦在建国时封的刘姓诸侯国,此时势力已占据半壁江山,造反是必然的事儿。朝庭上下心知肚明,早在文帝时,贾谊、晁错都提出过这一问题。文帝思想保守,求稳怕乱,把这个老大难的问题甩给了儿子景帝刘启。晁错认为,削除诸侯威胁,是关乎国家命运的大事儿,已经是刻不容缓,不能再拖了。于是向景帝建议削藩,景帝也很慎重,专门召开众大臣和宗室会议,会议一致通过,形成决议。这也可以看出来,削藩决策,是朝野共识。
晁错老爸知道消息,心急火燎地从老家禹州跑过来,对晁错说,什么事儿你都可以干,但是削藩这事儿千万不能干!人家刘姓诸侯跟皇上是一家人,哪个咱能得罪得起啊!晁错说,我身为三公,总不能看着这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儿不管吧!老爸说,你要是非管这事儿,那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我们老晁家必然是满门抄斩!知道劝不动儿子,老爷子回到老家自己喝药自杀了。
试想,晁错老爸一个普通百姓,就能看出其中厉害,难道晁错看不出来吗?他早已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了,真不知道苏大学士怎么能得出晁错为了保身的结论。


心慈手软,大祸临头。
晁错将身家性命置之度外,对内得罪了朝庭重臣,对外得罪了众诸候王,早已经把自己放在了火山口上。削藩政策一出台,七个诸侯国随即联合造反,发动“七国之乱”。因为早有预谋,判军势如破竹,很快席卷全国大半土地。他们提出的口号是“诛晁错,清君侧。”意思只要杀了晁错,把我们的封地还回来,我们就退兵。
这些,还不至于置死晁错。直接导致他杀身之祸的导火索,是他一时心慈手软,放过的一个人:袁盎。
袁盎本是派到最大诸侯王吴王那里的相国,是朝庭派去卧底的,没想到这家伙到吴王那里大肆收受贿赂,被吴王打发得服服帖帖,反倒替吴王说起话来,说保证吴王不会造反,给朝庭形成了错误判断。晁错在削藩之前及时查出他收贿的事实,可景帝不忍杀了他,免官了事。等到“七国之乱”爆发,晁错认为这袁盎信誓旦旦担保吴王不反,现在反了,应该治他死罪。可手下有人说,证据也不是很充分,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吧。晁错哪里想到斗争是你死我活,心头一软,就饶了袁盎。看来,这晁错虽然“俏直深刻”,可能对事儿认真了些,对人可不是那么心狠手辣,还只是心太软。由此想到离晁错家乡不远的一个后辈小老乡:东汉时期“一屋不扫而扫天下”的陈番,在制定了剿灭太监的方案后,却把方案放在那些太监的眼皮子底下,自己照例歇公休,离开皇宫回家了。在这生死攸关的点儿上,你陈番还有功夫歇公休,太监们可不手软,还不趁机把你干掉了。那是跟“七国之乱”齐名的“党锢之祸”。
袁盎对待晁错,也是如此。袁盎绝不放过他。有人故意走漏消息,把晁错要杀袁盎的消息告诉了他。这袁盎想尽办法,见到景帝,对景帝说,七国本意不是造反,我有一计,可让他们退兵。景帝刚当了不到一年的皇帝,忽然来了个全国大乱,哪见过这样的阵势,早吓得没了魂儿。一听有退兵良计,高兴得不得了。袁盎说,诸侯并不反对皇上,只是反对离间刘姓君臣的晁错,只要把晁错杀了,我保证能劝他们退兵。六神无主的景帝沉吟良久,经过内心痛苦的斗争,终于做出了贻笑千古的决定:杀掉自己的恩师。于是,就有了开头骗恩师进宫的一幕。


幼稚的汉景帝同样被耍弄了:
七国哪里是为了杀晁错,而是为了夺皇位!晁错白白地搭上一条性命,杀了晁错,七国根本不会退兵!
可叹的是晁错,他恐怕早就想到了死,但想不到会是穿着朝服腰斩于市,更想不到,竟然死在了自己甘愿为之献出一切的“爱徙”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