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价新楚风发布

2019-11-16 16:30阅读:
小王大学毕业赋闲在家,眼瞅着同学们创业的创业吃皇粮的吃皇粮,个个混得是如鱼得水,小王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小王决定在闹市区开一家服装店。说干就干,小王排除种种阻力,种种干扰,终于如愿以偿地在闹市区开起了一家服装店。
事事皆不容易,小王的服装店经营半年多,生意惨淡。眼瞅着催房租的催物业费的催水电费的人是一波又一波,小王急得是焦头烂额。苦思冥想数天,小王终于决定背水一战。
第二天,小王在店门口拉起了一条长长的横幅,上书——小店商品一律血本亏仓,全部服装跳楼价处理。同时,小王又在店门口用扩音器反复播报“小店商品一律血本亏仓,全部服装跳楼价处理。”
如此一番营销,小王服装店里的顾客似乎增加了不少,他焦急的心情也终于有所缓解。
店外走进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妈,似乎看中了一款灰色的圆领风衣。看着大妈爱不释手的样子,小王对大妈说道:“大妈,您真有眼光,这款风衣特别适合您。原价五百多的,现在亏本处理跳楼价只要一百块。”
大妈瞅了小王一眼,嘟嘟囔囔地说道:“什么跳楼价?我家对面的小百货店跳楼价都跳几十年了,也没见什么跳楼的。”
小王见大妈不相信自己,遂拿出一张进货单给大妈看,又解释道:“大妈您看 ,这是我的进货单。我真的按进价卖给你,不赚您一分钱,只为收回成本。”
大妈瞟了一眼小王的进货单,一脸怀疑的神情,又嘟囔着说道:“皇帝老子都有假的,何况你的进货单?”小王又要解释,大妈扔下衣服转身出了店门。
又有一对青年男女进店选购,小王迎上去打了个招呼。终于即将谈好一桩买卖,女的说再便宜五元吧。小王说已经是进价了,不能再便宜了。女的又说你说是进价,谁信呢?三分利吃饱饭五分利饿死人。我看你这个老板做生意没有一点儿灵活气。男的说了一句无奸不商,拉起女的就走。
又过了两月,小区里真的有人跳楼了。人们围上来一看,跳楼的竟然是小王。小王临死时手里还攥着一张血书,有人拿起小王的血书念道:自从创业我背负了几十万的债务,我本想按照进价处理货物还清一部分债务,谁知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跳楼价,为什么呢?
都是那些假跳楼价的不良商家使人们不再相信我们这些真跳楼价的,什么时候人们才能相互信任,不再相互怀疑。
跳楼价不成唯有我自己跳楼,以此证明我是真的跳楼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