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尼特右旗骆驼盛会上的艳遇

2018-01-18 12:02阅读:
已是数九寒冬,北京的冬天来了有些时日,我还没有体会雪中漫步的美丽,满眼都是缺少生机的萧条一片。记忆中的童年无需盼望,每到冬季,感觉不到就已经是白雪茫茫。纷纷扬扬的雪花大到落在身上都能看清它的轮廓,甚至是它的模样。晶莹剔透,落在掌心瞬间就会融化。房前屋后,遍野的白,茫茫的天地之间顿时成了一座圣洁的殿堂。如今,想看雪好似一件很奢侈的事。别急,这个冬季到草原去看雪,到草原去艳遇,到草原与骆驼诉说关于雪的那点事。


在这银装素裹的苏尼特右旗大草原,心仿佛也被沉淀、净滤,变得纯洁、安静,使灵魂升华的像冰雪一样透明。大地恬然入睡,万物陷于黙想。谁也不忍打扰这个令人无限遐想的静美草原。


草原,辽阔而充满活力的地方,草原,壮美而让人向往的地方。走过春夏绿意盎然的锡林郭勒大草原,迈过金色胡杨林。再次走进白雪皑皑的苏尼特右旗,与骆驼来一场欢愉的偶遇。


一月九日这个寒冷的冬日,被白雪覆盖的苏尼特右旗大草原迎来一场以“骆驼”为主题的文化旅游盛会。


此次文化节不仅参赛人员多,而且全国各地前来观看的人也很多,人们身着内蒙古族盛装,领着孩子,家人。我最喜欢这五颜六色的蒙古族棉袍,在白茫茫的大草原上显得是那样的跳眼,美丽。尤其是姑娘们,更是一个个花枝招展,虽然赶上湛蓝的一天,却也是白毛风肆虐的一天。这白毛风一点也没有影响人们观看骆驼比赛的心情。姑娘们居然都没有戴帽子,不畏严寒还要来个迷人的自拍,这妖娆的姿势也是醉了。


我也是装备齐全,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只露两只眼睛。就连我的相机都要穿上棉衣,要不然它会罢工的。穿上棉衣的相机简直太给力了,一次也没死机,更别说罢工了。


骑乘骆驼和坐驼撬是文化节上不可或缺的游玩项目,孩子们,姑娘小伙抢着来坐。草原汉子威武的身板,穿上这蒙族服装更显精神。



看看这双鞋,这就是草原冬季最保暖的哪一款,我忘记它叫什么名字了。


威武雄壮的骆驼队伍依次入场,准备在这里一显身手。来自阿拉善、鄂尔多斯、巴彦淖尔、呼伦贝尔以及东乌珠穆沁等盟市、旗县的众多选手前来参赛,共有100峰骆驼参加了入场仪式和项目比赛。



活动中相继进行了30里赛驼、16里二岁骆驼比赛、种公驼评比、骆驼选美、驼球赛、驼绳技艺表演赛、削鼻棍比赛、驼鞍组装比赛等,还进行了男儿三艺赛事,蒙古象棋比赛等传统活动项目,令前来参加盛会的八方宾客大饱眼福。



摔跤比赛在大草原是不可缺少的,寒冷的冬季一点也没有减少摔跤手们的热情,围观的人挤得是里三层外三层。



戈壁原野上吉祥的标记——苏尼特双峰驼。没有戈壁的蒙古草原与没有骆驼的戈壁同样是不可想象的,将戈壁与人联系起来的纽带之一就是骆驼。历史上苏尼特草原以其丰富的戈壁滩,富含盐碱的土质和植被,历来是苏尼特双峰驼最佳生存领地。苏尼特双峰驼以其神奇的秉性在适者生存,优胜略汰的严酷环境中顽强生存并世代繁衍,被苏尼特人称为“天赐的生灵”。苏尼特双峰驼是骆驼中的优良品种,有着“沙漠之舟”美誉的苏尼特双峰驼作为吉祥尊贵的象征。牧人保护骆驼免受自然灾害与野兽攻击,保证其繁衍生息,而骆驼作为一种懂得感恩的生灵,就把留给孩子的驼奶和温暖的驼绒无私地奉献给人类作为一种回报。



白驼一一圣洁的象征。除棕驼、黄驼以外,苏尼特草原还有少量的白驼。蒙古人历来崇尚白色,从而也特别喜欢白驼。白驼是圣洁的象征,也是最珍贵的礼物。1987年,一双苏尼特白驼远赴美国动物园做客,成为中美两国友好的象征。


除了骆驼比赛,在会场的东侧还有蒙族草原文化画展以及各种驼绒制品,驼绒被子,各种毡垫,驼绒挂毯,驼毛驼绒纪念品等。有兴趣,喜欢的话可以买回家。


晚上在旗影剧院观看了《红色骑兵从这里出发》文艺晚会,委婉动听的草原民歌,激情澎湃的呼麦表演,以及热情动人的蒙古族舞蹈等。


骆驼性情温顺而执拗,耐力坚韧又顽强,能在炎炎烈日、水干草枯时找到生命之水,还能在漫漫黄沙、逆风飞扬中找到归路,被誉为“沙漠之舟”,在古代丝绸之路商队贸易乃至政治军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唐墓中出土的这些千姿百态的骆驼形象,不单单是一种时代的艺术精品,更被人们当作“丝绸之路”文化的象征。数千年来,正是这些骆驼在西域沙漠中像凌波劈涛的航船,接受人类的使命,用坚毅的脚掌踏出了一条连接欧亚的“丝绸之路”,蕴育出了以“胡汉”相融为特色的汉唐文化,为人类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