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奇妙的“三”

2017-07-07 08:00阅读:

-华章-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奇妙的“三”

“三”实在太奇妙。在中国,上至天文地理,治国大略,下至生活小事,百姓吃喝;从圣贤名著,到日常口语,处处离不开一个“三”字。
中国古人认为,“数始于一,终于十,成于三”,即“数成于三”;认为宇宙原始之气为“太极元气”,而“太极元气,函三为一”;阴阳三合而生宇宙,屈原因此而问天:“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太极图有八卦,而每卦都是三条线,要么是三条断线,要么是三条连线,要么是断线和连线的不同组合。这三条线的八种组合,象征着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事物与自然现象,象征世界的变化与循环;
孙膑兵法言:作战时“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
在姜太公看来,“大工、大农、大商”为国之“三宝”;
……
从圣人到布衣百姓都“一日三餐”;见“三臡八菹”,会“垂涎三尺”;修养要“一日三省”;行事需“三思而后行”;做事不能“三心二意”;思考问题要“举一反三”;规范制约称“约法三章”;一人为单,两人为双,“三人为众”,“三人行必有吾师”;“状元三年一个,美人千载难逢”;佳句常常“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有感在心“一咏三叹”;口才好的人必有“三寸不烂之舌”;慎言之人常“三缄其口”;“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语言无味”;“时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只要集思广益“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人不可妄为,因为“三尺之上有神明”;胆小的人“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三围”过大就是肥胖,过于干巴会“三根筋挑着个头”……甚至,鉴别玉石也得“试玉要烧三日满”,就连“烂船还有三斤钉”……
写诗作词吟歌也爱用“三”。写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三万里河入东海,五千仞岳上摩天”;“东风染尽三千顷,白鹭飞来无处停”;“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长竹犹带三分翠
,老杏已开七成花”;“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三身红萏菡,四智碧芙蓉”;抒情,“低头愧斯人,三叹不能已”;“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三年空见雁,两鬓易惊秋”;“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吟歌,“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
“诗有三境:一曰物境,……二曰情境,……三曰意境”。(王昌龄)
所谓“参合”是指德、正、直;“参耕”是指三耦耕;“参坐”是指三人对坐;“参悟”,是指三个人共语。
传说尧舜都有三只眼,大禹一耳三孔,鬼神有“三头六臂”。
……
如果,你认为上述的“三”仅仅是数目、数词、量词,那未免太偏颇。“三”,在中国,既是个数字、数目,又远远超越了数词和量词的范畴,人们赋予了“三”深邃宽泛的文化内涵。
儒家“垂世立教”的目标追求在于其“三纲八目”中。所谓三纲,即明德、新民、止于至善;所谓八目,即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包括了“内修”和“外治”两个方面,即“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要达到这个目标,孔子告诫:
“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此乃立世之本也”;
“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孔子的学生子夏也说:“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追求“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的君子人格,是中国古代士人的梦想与理想状态。据说,历史上能做到这“三不朽”者只有孔子和王阳明。
王国维发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老子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郑板桥有“三绝”:诗、书、画;而苏东坡有“谪居三适”:晨起梳头,午窗坐睡,夜卧濯足。
……
几乎所用的宗教都关乎“三”:
佛教、道教都有“三界”之说。佛教的“三界”是指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三界是处于生死轮回中的、迷妄有情的众生生存场所,故三界又称为苦海。道教的“三界”虽有“天界、地界、人界”,“天界、地界、水界”,“天、地、人三才”,“天、地、水三元”的多种分法,但,都离不开“三”。
佛教中“世界”的概念为:“三际”为世,“十方”为界(三际:过去、现在、未来。十方: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
佛教有“三宝”:佛宝、法宝、僧宝。佛宝,是指已经成就圆满佛道佛教三宝的一切诸佛;法宝,即诸佛的教法;僧宝,即依诸佛教法如实修行的出家沙门。三宝是佛教的教法和证法的核心。
道教有所谓“三气”,即玄、元、始。
天主教、基督教将圣父、圣子、圣神(圣灵)视为“三圣”。
伊斯兰教斋戒的意义有三,即“省过”、“节欲”、“清心”。
佛、道都提出了修行和历炼的三个境界,内涵高远。
佛教所谓修炼的三个阶段是:第一阶段:“山是山,水是水”;第二阶段:“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第三个阶段:“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道家修行的三个阶段分别是:“大赤天太清境;禹余天上清境;清微天玉清境。”
“三宝殿”泛指一般的佛殿,因佛殿神圣,不可喧哗嬉戏,故而才有“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俗语。中国的老百姓也将“饭厅、卧房、厕所”视为自己的“三宝殿”,因此才有了“小媳妇无事不登三宝殿”之说。
……
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中也充满了“三”:
岩石圈物质循环、水循环、大气循环运动是自然界的三大物质循环;
自然界色彩缤纷,五颜六色,但基本色即三原色只有黄、品红、青;
人类存在于三维空间之中;
水在自然界中只有三种形态:液态、气态、固态;
力学认为,三角形是最稳定结构,中国人深谙此理,常说“三足鼎立”;
……
外国的智者也喜欢“三”:
外国作家爱写“三部曲”。譬如:法国的博马舍、萨特,英国的高尔斯华俀,苏联的高尔基、阿·托尔斯泰……当然,中国的作家就更多了,譬如:巴金、茅盾、郭沫若、洪深、郭小川、沙丁……
德国的漠克利特说:“智慧有三种:一是思虑周到,二是语言得当,三是行为公正”;
爱因斯坦有著名的“三大工作定律”:在凌乱中可发现单纯;由不和谐产生和谐;在困难中藏有机会;
被马克·吐温称为19世纪的两位伟大人物之一的美国盲聋女作家海伦凯勒(Helen keller),一生生活在黑暗和无声之中,她只希望:
“啊,如果给我三天光明,我会看见多少东西啊!
第一天,将会是忙碌的一天。我将把我所有亲爱的朋友都叫来,长久地望着他们的脸,把他们内在美的外部迹像铭刻在我的心中。我也将会把目光停留在一个婴儿的脸上,以便能够捕捉到在生活冲突所致的个人意识尚未建立之前的那种渴望的、天真无邪的美。
……
第二天
有视觉的第二天,我要在黎明起身,去看黑夜变为白昼的动人奇迹。我将怀着敬畏之心,仰望壮丽的曙光全景,与此同时,太阳唤醒了沉睡的大地。
……
第三天
清晨,我将再一次迎接黎明,急于寻找新的喜悦,因为我相信,对于那些真正看得见的人,每天的黎明一定是一个永远重复的新的美景。依据我虚构的奇迹的期限,这将是我有视觉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
……
“三”,早已成为了中国哲学的一个概念,最著名的要算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了。《易经》把“天、地、人”称为“三极”,认为是组成宇宙的三元。荀子认为,“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夫是之谓能参。”是说,天的时能、地的财能、人的治能,并使三者参合为一,便能形成一个和谐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这是中国人的大智慧。这三者参合为一的全部历史,就是中国的文明史。可见,“三”在中国文化中,是如此的奇妙,如此的高深莫测。因此,著名学者庞朴说:“中国文化体系有个密码,就是‘三’。”
要解开这个密码,离不开认知能力。庄子曾将人的认知能力分为“以俗观之”、“以物观之”和“以道观之”三个档次。“以俗观之”是指以常人的主观角度去认知,得出的结论只能是常识性的。我是俗人,对“三”只能“以俗观之”,俗眼看到的仅仅是“三”的神奇表象,至于奇妙在何处,奥妙在哪里,哲理有哪些,根本无力“以道观之”,因此只能罗列出来,恭请博园中的智者高士们“以道观之”了。
201777
奇妙的“三”
关于“三”还有很多很多,如:
数字“三”无论是西方还是在中国都被作为神秘的象征。“三”在符号象征体系中,几乎不含任何反面意义,其象征意义涉及到宗教思想、传统、神等诸多领域。民间故事中有“三度走运”一说,基督三位一体的教义使得基督教唯一的真神能通过圣子与圣灵接受众人的顶礼膜拜,这足以说明“三”可以取代“一”成为全能、力量和统一的象征。
在古代神话中,三神一体是古代及观念世界的特征。如:美惠三女神,命运三女神,戈耳工,格里伊三姐妹,及复仇三女神。甚至缪斯九女神亦暗示她们但个是三个三位一体的神灵。
同样的,在世界各种不同的宗教派别中也都有关于对“三”的崇拜记载。印度教的三神一体—创造之神婆罗贺摩、维持之神毗湿奴及其毁灭之神湿婆。甚至基督教教义中也有关于三位一体的说法。而佛教徒则把知识(菩提)称为“三全”,这种观念包含自我,凡身即乔达摩佛陀及受佛保佑的众信徒。由此又派生出具有象征意义的“三大法宝”:戒律、佛和芸芸众生。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在黑格尔的辩证法中,正反命题是通过综合连接在一起的,因而数字“三”给人以完美和神秘的无尽联想。人们还常说“第三次准灵”,而神话中的英雄们必须要完成三件大事方可证明自己的伟大。男性和女性这一二元性只有在母亲、父亲、孩子的三人组合中才变的完美无缺。
“三”作为神秘数字的另一个表现是它象征了传统文化的宇宙框架。数字“三”隐含了几乎关于创造力量的各个方面,如:头、脑、身体与精神,出生、生命与死亡,过去、现在与将来等等。在许多宗教传统中,“三位一体”的象征各有其不同的故事与寓意。
在毕达哥拉斯眼里,“三”是一个和谐的数字,亚里士多德则认为“三”代表完整,因为“三”既有首尾,又有中部。道教同样认为“三”是力量的象征,因为它暗示着一种中心元素。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