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花的色彩和香味

2018-04-18 07:40阅读:

-华章-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花的色彩和香味

人们用姹紫嫣红,来形容花的品种繁多,五颜六色,景色艳美。正因为花色叶色草色千差万别,各有不同,独秉气色,才使得花草“身影妖娆各占春”,“秋来二笑再芬芳”。花的色彩到底有多少种?人类至今或许没能数得清,而人类的语言和文字更是贫乏到描述不清。
花色的鲜艳,总让人心痒而难于言表。同样是白色,你能说清楚樱花的白与玉兰花的白,杏花的白,梨花的白之间的微妙区别吗?那些绘画大师们,“学染淡黄萱草色”,用尽色彩,费尽气力,而所谓妙笔之下的花草,其色彩却离真正的花色草色十万八千里;即使再高像素的相机,定格后的花色也不及真正的花色之一二。所以,聪明的中国画画家们,用墨色去画花草,“朵朵花开淡墨痕”,墨蕴五色,让你去无尽地想象那花色草色。至于花香,“花发金银满架香”,你能用言语表述清这“香”是什么味吗?你不得不词穷到靠“比拟”,譬如:“象××那样的香”。人们常说的七色,完全不能概括所有的花色,有时也只能靠比拟,譬如:“此花莫遣俗人看,新染鹅黄色未乾。”用小鹅绒毛的颜色,即鹅黄来比拟。
诗人恰恰利用了这种“言语说不清”,让你“默会意象之表”,用心去体味,这才有了诗的魅力和所谓的“余味”——“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谢脁的“低枝讵胜叶,轻香幸自通。发萼初攒紫,余采尚霏红”中的“轻香”是种什么样的“香”?“紫”是种怎样的“紫”?“霏红”是那般的“红”?有一百个读者,就会有一百种“轻香”、“紫”和“霏红”。谈到紫,李商隐那“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中的紫,“暗暗淡淡”表现出的色相到底是什么,任凭你去想象,在想象中玩味。《天工开物 甘嗜第六》中说:宋子曰:气至于芳,色至于靘,味至于甘,人之大欲存焉。芳而烈,靘而艳,甘而甜,则造物有尤异之思矣。这“芳”、“烈”、“甜”是一种什么程度?如何表达?“靘”是青黑色,它的“艳”如何表述?宋子自己也说不清,却巧妙地让别人去思之。散文大师韩愈描述芍药“浩态狂香昔未逢”,也因语拙千找万找,抓狂到只能用个“狂”字来形容这“香”了。人,被“昔
未逢”的花香花色所熏陶,而言语又无法充分准确地来表述,一旦发展到“抓狂”,就会出现被美感染的“大卫综合征”——见到大卫塑像就“心跳加速,头晕目眩甚至晕倒”。
虽然言语说不清花色花香,人也总愿意用花色和花香来比喻自己的一份好心情或者一份欲望,因为,唯独天地孕育出的花色花香才是最鲜最美最香的,胜过任何文字描述。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拉美作家,智利抒情女诗人加·米斯特拉尔说:“我被吻之后成了另一个人:……如今我的腹部象我的心一般崇高……”她从自己的气息中就能感觉到孩子的气息。对这种幸福感,她寻找了所有的词汇,似乎都无法恰当准确地表述,最后想到的是花香和花色,“甚至发现我的呼吸中有一丝花香,这都是因为那个象草叶上的露珠一样轻柔在我身体里的小东西的缘故!”这个“小东西”会是什么模样呢?加·米斯特拉尔久久地凝视着玫瑰的花瓣,欢愉地抚摸着它,“希望他的小脸蛋象花瓣一般娇艳。”她在盘缠交错的黑莓丛中玩耍,希望那“小东西”的头发也能长得象黑莓那样乌黑卷曲。
同是女才子,“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少年时生活优裕,芳馨俊逸,敏锐纤细。婚后与丈夫情投意合,如胶似漆,花前月下,猜书斗茶,相从赋诗,共治金石之学,“夫妇擅朋友之胜”,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这期间的李清照,是愉悦的,幸福的,所有的花色在她的眼里都是美丽的,鲜艳的,清新的,“犹带彤霞晓露痕”。那“叶密千层秀,花开万点黄”的桂花之“黄”,“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这“黄”色,“轻”、“揉”,这“香”味,“情疏迹远”溢满爱的气息。可当丈夫远游在外,寂寞惆怅时,“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相思之情,使她眼中的菊由“羞”变“愁”变“瘦”变“憔悴”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满地“黄”变得“憔悴”了,“瘦”了,“黑”了,让人“愁”的销魂。中年,丈夫赵明诚因城中叛乱而缒城逃跑,李清照很是不满,对其心灰意冷。丈夫病死后,再嫁婚变,遭牢狱之灾,境遇孤苦,沉郁悲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晚年,目睹了国破家亡的李清照“虽处忧患穷困而志不屈”,反而豪健飘举,似傲霜斗雪抱香枝头的残菊,不曾吹落北风中,这时她眼中菊的惨黄,多了些傲气和厚重而豪放超逸。
……
花色花香是什么?你的心情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2018418
花的色彩和香味
花的色彩和香味
花的色彩和香味
(以上均为手机拍摄)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