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初春的嫩叶

2019-05-18 07:45阅读:

-华章-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初春的嫩叶
自小就喜欢初春时初发的嫩叶。一到初春,我期盼看初发嫩叶的心情不亚于期盼看花的心思。从萌发出一丁点儿嫩芽,到嫩芽慢慢地萌动,慢慢地伸展,时时变幻,一天一象。尤其是来一阵哪怕很小很小的春雨,叶上露犹泫,那种水灵,那种青翠,那种鲜嫩,那种浄碧,那种诱人的俊娇,迷得你找遍所有的词汇都无法准确地加以形容,就连古人所说的“嫩芽香且灵”也不能尽意表达,真的,似乎只能用刚出浴后婴儿那微蜷的小手来比喻了。后来,读了郭沫若那脍炙人口的名诗集《百花齐放》,很是欣喜。欣喜不完全在于郭沫若对一百多种花卉各具特色的描写,在于他不但赞美了花,还赞美了那千张碧叶,认为碧叶比花还强,这忒合我意了。先生用他精美的诗句,说出了我想说又说不出的赞誉和心思,尤其欣赏郭老将进化论的观点诗化了的名句——“一切的花其实都是叶子之所变化”。
真真切切是这样的。正因为花都是叶子变化而来,所以,初春的嫩叶,依旧保留着叶演变成花之前的那种美,这种美才是花的那种初始的美,原始的美。
石楠的叶四季常青,而初春的嫩叶却是红色的。熬过严寒,沉默了一冬的老绿叶,抢得先机,托出嫩芽,把本应属于花的红,在瞬间溢满于嫩芽。这种红,你很难在几十种红中准确地找到它的对应色,冉冉向上,火苗般的旺,热烈、轻盈、喜祥、多情,让随后开出的花,黯淡了许多。其实,这红不是石楠嫩叶不受规范的激情,而是叶对许久许久之前的那种原始形态美的怀旧私情,或者是一种返祖现象。正如此,随后而开的石楠的花也以低调做了理解地回应。
黄杨似乎没有花,或者那花暗淡的不及叶而被人遗忘了。黄杨的叶美在四季,而初春时的嫩叶最美,小巧、玲珑、晶莹、鲜亮、丰润,绿中泛一点鹅黄,簌拥在一起,像一群情感交融中的江南女子,婀娜有姿,情愫充溢,柔美轻清。嫩叶如此的娇美,望而生爱,我见犹怜,即使黄杨有花,也会默默地知趣地躲藏在嫩叶后面的。
冬青初春时发出的叶,在墨绿
老叶的衬托下显得十分清秀。碧绿的叶,叶脉清晰,色泽沉稳,底气充足,毫无娇慵作态之姿。叶的周边镶嵌了一道波形的浅黄的金线,像少女白皙的脖颈上系着的纱巾,为嫩绿的叶簌平添了几分秀气。“叶簌未生风”,深情簌拥着茉莉般的小花,喁喁私窃的一定是吴侬软语般的柔情。
还有其他其他的嫩叶都那么美,嫩叶无诗亦是诗……
总之,初春的美,最早展现在嫩叶上。一个“嫩”字造就了初春独有的那种韬光韫玉之美,至真至纯之美,至清至秀之美。这种美,是春姑娘的樱唇轻启之美,而随后的百花才是春姑娘眼含泪珠的微笑。
初春的嫩叶
石楠的嫩叶
初春的嫩叶
黄杨的嫩叶
初春的嫩叶
冬青的嫩叶
(以上均为手机拍摄)

2019518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