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2020-10-09 08:00阅读:

-华章-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德占青岛后,于1900年制定了青岛的城市规划方案。按照规划,以山东路(现中山路)为线,以西为华人生活区,以东为欧人生活区。
20世纪初,德国希姆森建筑公司在华人生活区建造了一批由建筑设计师阿尔弗莱德·希姆森设计的被称为“华洋折中式”的建筑,即一种中西合璧的建筑。后来,随着中外建筑师们的不断改进,逐渐演化成了最具青岛本土特色的民居形式——里院。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里院最多时有506处,房间16701间,为10669户普通市民提供了住所。
这些里院,从平面布局上看,是一种比较典型的西方近代规划模式,大多平行街道而建,其外部轮廓由城市街道走向决定,常为方形或不规则的四边形,四周围合,中心形成一个大院。建筑一般为两到三层的砖木结构,底层多为商业用房,二层以上为住宅。就建筑个体的形象表达而言,红瓦红墙或黄墙,临街拱型的过道和门窗设计,显然参照了欧式建筑的风格,但内部构成却吸纳了中式建筑的特点,比西方集合住宅更加人性化,表现出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与西方建筑文化相互渗透同化的多元风格。
每一个历史时期,总有一种主流的建筑风格成为自己的标签,并把这个时期的文化特点镌刻其上。我不是搞建筑史研究的。但我认为,上世纪初至三四十年代,随着中西文化的碰撞,首先在沿海城市,出现了一大批中西合璧又各具地方特色的民居建筑,这就是所谓的“民国建筑”。天津的庆王府、李吉甫住宅和一些“小洋楼”,青岛的里院,上海的石库门,厦门的骑楼,广州的“广州市模范住宅区”等,都属于这一类。后来,南京也出现了大量用于办公或民居的“民国建筑”。这些,不仅仅是中国建筑师的创造成果,大批来华的西方建筑师也功不可没。譬如,上世纪初来到青岛的西方建筑师们,从中国建筑中汲取了很多营养,并融化到了他们的建筑设计之中。就连豪华的总督官邸、总督府和一些高档的别墅也都吸纳了很多中国建筑的元素。这说明,中西方的建筑师们,都在坚守自己的民族文化,同时,
也都善于吸纳其他民族的文化精髓。
青岛的旧城保护工作,在全国可以说是最好的之一。最能体现老青岛建筑风貌的市南区,整体成为风貌保护区,基本上被完整地保护了。里院作为青岛城市历史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了一个时期青岛普通民居建筑的特色,文化价值很高,肯定是要保护的。
这些里院写满了日月沧桑。经百年风剥雨蚀,又年久失修,显得陈旧不堪;地上墙外的各种管线如同蛛网,杂乱无章。这些生活和卫生设施很落后的里院,确实不再适合居住了。近二三十年,原住民们也大多到新区购得了新房,将这些旧房租赁给外来的小商小贩、打工者、个体收废品者,里院变得更加脏乱差了,不能不修缮了。
青岛的城市档案管理工作,在全国属于起步最早,起点最高的。现在能查到100多年前每栋建筑的全套建筑图纸和开发商、设计者、施工单位,甚至最早的房主。这为修旧如旧提供了真实详尽的历史依据。
近期,青岛市对中山路(原山东路)东侧的里院进行了抢救式修复。整个工程全部完成至少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前几天,我先睹为快,去看了几处仍在施工的里院。一堆堆用作更换房屋梁柱、地板和楼梯的方木,堆放在施工现场,这说明,建筑主体依旧坚持砖木结构的形式。室外地面已全部恢复了原有的条石地面。虽然施工没有结束,但有些里院的外墙修复已基本完工,历史的容貌已大体显现。我迫不急待地拍了几张图片。由于天阴,图片效果不很理想。
我没有看到这些里院的修复效果图,也不知道修复后的用途,但我坚信,青岛人会修旧如旧。这“旧”,是指那曾经的建筑风格和时代气息的基本还原。
我在《走近青岛的文化名人寓所》一文中曾经建议,能否有计划地将“青岛历史文化街区的核心保护区”,即观海路、鱼山路一带的文化名人寓所进行修复(是“修复”,不是“开发”)呢?现在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再过两三年,这些里院就会修复完工,全部交付使用。如果那时我还能在博客里混,就一定会写篇小游记详细介绍,让大家共赏。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即将修旧如旧的青岛里院
一些老居民站在故居前留影
(图片均为手机拍摄)
2020109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