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散 步
我喜欢散步。
最喜欢雨后散步。一场雨后,天地得以洗浴,处处显得清净。漫步在或曲或直的路上,两旁的乔木、灌木那或浓绿或嫩绿或鹅黄或浅碧的树叶,了无纤尘,叶上露犹泫。清风吹来,枝叶滴珠,裹挟着阵阵清香,扑面而来,直接把清爽送到心里。我还喜欢避开人流,漫步在海边松软的沙滩上,贴近海水,放眼望海。那一波逐一波的浪,就像流动的五线谱,而贴浪飞翔,时起时落的海鸥,就是那跳动其上的音符。我听不懂大海的低吟浅唱,却能嗅到海的体香。这气息伴着海浪起伏的节奏,让心灵应弦而动,心绪不由自主地与浪花齐飞,心境也与海天混为一色。这时,你才真正感到海的宽泛浩荡,天的高远深碧,才欲有所思,思绪飞扬。
“饭余散步自闲行”。一个“散”字,道尽 “散步山前春草香”之美妙;一个“闲”字,尽显“当缓图之”之悠然。
要悠然,就不能走得快,步履一定要悠闲。当年,赵国邯郸人走路的姿势特别优美,成为当时人们追求的一种时尚,所以才有了“邯郸学步”的典故。我想,邯郸人的这种走姿,绝不会是急匆匆得快走,一定是优雅的有节奏感的散步状态,因为“紧行无好步”。
现在的人们太注重实用,为散步注入了过多的锻炼功能,使得散步成为了急匆匆得快走,甚至慢跑,这至少失去了散步应有的美、味和趣。但丁说:“我向前走去,但当我一见到花,脚步就慢了下来。”这肯定是在散步,急匆匆得快走是不会顾及花的,更不会慢下脚步去轻闻芬香。这就是散步之美。英国学者霭理士(埃利斯)说:凡是我的双脚踏过的地方,都盛开了芬芳的玫瑰。只有心情舒畅的散步才能进入如此美的境界。这就是散步之味。当苏轼“散步逍遥自扪腹”时,回味那句“一肚子不合时宜”的话,会嫣然一笑。这就是散步之趣。
中国古人很懂散步的美、味、趣、雅,才将散步纳入到四十种“人生闲雅”之中。
散步是与自然的情迷接触。在
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中,大自然纾解了你的心绪,松开了你思想的缰绳,让你的心与大自然浑然交融。卢梭说:“散步能促进我的思想,我的身体必须不断运动,脑力才会开动起来。”马克思最主要的休息方式就是散步,这成为他开动大脑最好的方式。庄子好象整天是在山野里散步,观鸟、虫、蝶、鱼,凝视人世间各种各样的人,包括那些心灵不正常的人。
喜欢散步的哲学家还有康德。他有每天定时散步的习惯。常穿一件灰色外套,拿一根手杖,作哲学家的散步。当他这样出现在格尼斯堡的大街上时,当地人就知道已经是下午430分了。
喜欢拿着手杖散步的还有普希金。他特制了一根重7斤多的铁手杖,散步时,一边走一边将手杖用力地向前抛去,再走过去拣起来,再次抛出,左右手轮换,不断循环。这就是“普希金式的散步”。
闻一多和梁实秋也爱闲扶短杖去散步。
1930年夏,闻一多和梁实秋厌倦了大上海生活的烦嚣和无聊,接受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的邀请,来到青岛。梁实秋住在鱼山路,闻一多住在山大鱼山路校园区,两人住的很近。由于青岛多为上下坡的路,他们俩各买了一根精致的手杖。闻一多每次路过梁实秋的家门,只要轻轻招呼一声,梁实秋便应声而出。两人各持一杖,悠闲地行走在马牙石路面上,没有喧嚣的车声,没有嘈杂的人流,只有海风送来的新鲜凉爽的花气叶香。手杖随着缓慢的脚步,富有节奏地敲击着路面,声声悦耳,引来思绪驰骋。谈到兴会处,两人驻足波螺油子”路上,轻拄手杖,情驰神纵,口吐金石,雅言间出,超逸优游,嫣然成两尊巍峨的雕像。
没有拄拐杖,但散步激发了写作激情的有巴金。巴金在沈从文兄妹的陪同下,“从汇泉炮台经俄国公爵别墅到太平角。在江苏路基督教堂的台阶上谈天说地。”有时又“毫无拘束地在樱花林中散步”,这使得刚到青岛的巴金心旷神振。海风瞬间扫尽了他一路带来的心中雾霾,立马文思泉涌,按捺不住创作的激情。在短短七天的时间里,就创作了短篇小说《爱》,为中篇小说《砂丁》写了序。这就是被巴金称为的“黄金七日”。
……
散步真好。

注:“马牙石路面”和“波螺油子”路,是青岛人对石条路面和弯曲的石条路面的俗称。
散步
散步
散步
(手机拍摄)
20201016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