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散步》散说

2020-10-19 07:30阅读:

-华章-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散步》散说
《散步》贴出后,引起了很多博友的共鸣。看来喜欢散步的人真不少,他们从散步中获得了美感,留下了散步后的回念。这说明,散步有两个层面,一是物理层面的,人人都会;二是精神层面的,人人都有。这两者很难分开。没有达·芬奇在米兰街头的散步,就不会有速写下来,后来成为“画院的奇葩”的一些“戏画”。美学家宗白华之所以将自己的美学文集定名为《美学散步》,是因为他很欣赏哲学界中的“散步学派”。散步引发了他许多美学灵感。
博友们在谈及散步时,注重的也是精神层面。“听雪女子”说:散步,“美!似乎说不出第二个字了。”子蕴说:“散步真好,我也每天散步,在散步中欣赏大自然的美丽,呼吸新鲜空气,感受生活的多彩!” “蓝雪冰舒”如诗如画般描述了自己的散步:“不急不缓,一个人慢慢走,既有独处的妙处,也有途中偶遇的惊喜,譬如遇见一只东张西望的小小鸟,一片脉络清晰的落叶,一朵正在散步的云……然后,拿出手机拍拍拍,偶尔也能拍到路人甲美丽的背影,总之,散步真好哈。”“大花脸蓉儿”说:“大花脸每天也散步,若在散步时分有人同行,娓娓赞叹古往今来各种妙人散步的章法闲趣,估计这忘我的境界,可以一路从上海,走到海上的青岛了。”但,在她看来,“没有音乐,这步散得不够凄清,这步伐走得不够发散。”
爱天南海北旅游的“大眼阿奇的世界”,开车开惯了,对散步有点陌生:“原来真正的大智慧是散步来的,是呀!与其冥思苦想,不如在慢步中与大自然交汇,豁然而得的灵性之感来得会更快,那是天地呼应而来的启示!阿奇也学着去散步啦!”
精于太极拳的“沙弥一梦LQY”从养生的角度看散步,说:散步的最佳时机是雨后,雨后负氧离子浓度高
风趣幽默的“空谷幽兰”老师在点评了我的《散步》后,还不忘幽一默:“你如散步,这几天须戴口罩啊!”是啊,不止这几天,自今年年初开始,我散步或者外出办事,从来都是严格按照规范要求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回来必定认真洗手。
r> 在所有的留评中,博友“雨露思维”的留评独具眼光,视野高远,他说:“散步就是悠闲,有时就是静下来思考些问题,先生写出了散步中的学问,散步中充满了生活、事业中的哲学思想,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散步方式,生活不保的人就没有散步的生活方式,他们总是忙于生计,更没有海阔天空的思想。”
我一下子愣了,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现在的中国,虽然不存在“生活不保的人”,但吃低保的人还是有的,虽然是很少数,但毕竟还存在,我怎么就把他们给忘记了呢!竟然只字不提他们,同情心忒淡薄了。真是“安得一服清凉散”,你不能不佩服“雨露思维”先生的思维方式和立场,即使散步也会想到“生活不保的人”。这让我想起了鲁迅。同样是茶,对一些有钱人,“一杯为品,两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了,而在鲁迅看来,“一个使用筋力的工人,在喉干欲裂的时候,那么,即使给他龙井芽茶,珠兰窨片,恐怕他喝起来也未必觉得和热水有什么大区别罢。”我又想到了匈牙利著名的小说家莫里兹,他曾说过:“穷人在想哭的时候,也是常常笑的。”我反复琢磨,想哭的时候,也是常常笑的穷人,“就没有散步的生活方式,他们总是忙于生计”,难道就“没有海阔天空的思想”吗?
我也是常常笑的人,《散步》也是在心情愉悦时写的,“闲得一刻,即为一刻之乐”,自然就承载不了过多的焦虑和牵挂了。
《散步》散说
散步
(手机拍摄)
20201019

空谷幽兰 老师的留评

所言极是。心情愉悦时写喜乐;心情郁闷时写忧伤。无病呻吟的文章,难以透彻骨髓;愉悦欢快的文章,必然溢于言表。代天立言、为民请命,固然值得称道,但难以通过;回顾往事、赞美山川,自古不乏清誉,故得以流传。你我斗升小民,幸家有余粮,以博客自娱,大家开心就好。读你的文章就开心!

听雪女子的留评

闲得一刻,即为一刻之乐——颇有哲思。很希望每天为稻粱谋奔波的,也有或者创造条件争取闲暇一刻,这不是唱洋腔——闲得一刻,即为一刻之乐。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