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雪里白梅与风中绿竹

2020-11-30 06:53阅读:

-华章-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雪里白梅与风中绿竹
一日,苏东坡与佛印踏雪寻梅,佛印忽有所感,于是出了一个叠字回文的上联:“雪里白梅,雪映白梅梅映雪”。苏东坡思索片刻,看到一丛竹子,立马对上下联:“风中绿竹,风翻绿竹竹翻风”。
不谈苏东坡与佛印之间的逸闻趣事,不谈对联的对仗,平仄,字数,结构。只谈这上下联的画面美。一个是白茫茫一片,一个是一片绿茵茵,美吗?美。一个是静感的美,映衬之美,一个是动感的美,互动之美。这副对联不但充满了美感,而且深蕴哲理。不谈哲理,先说“雪里白梅,雪映白梅梅映雪”的画面之美。
很多美是在相映相辉中才展现出来的。譬如“雪里红”,譬如“万绿从中一点红”。如果是白雪映红梅,恐怕谁都会觉得美。美在相映相辉中,美在色彩并置时的互补,美在对比后的极致,美在张缩有度的和谐。而雪里白梅,雪映白梅梅映雪,同是白色的并置,不知佛印在考虑叠字回文的同时,是不是也考虑到了这上联的画面美?我想,他会考虑到的。“雪映白梅梅映雪”这画面,到底美在哪里?美在“灵动点”上。白梅花作为高洁品性的代表,基色虽是白的,但白梅花那花托、花梗多为褐色,花萼、花冠、花被、雄蕊群、雌蕊群多为浅红、浅绿、黄色。这就是“雪映白梅梅映雪”中的“灵动点”。我曾在《抓住那个美丽的“灵动点”》一文中说过:“画家那流盼的目光,绸缪于身,常凝视于一点,这‘一点’或许就是整‘身’的活点,最亮点,抓准了,他的整幅画就‘活’了。”如果白梅花没有那一丝丝,一点点,一小片的褐色、黄色、红色,甚至绿色,全是白色,就缺少了活点、亮点,白梅花便是苍白。置身于一片白雪中的白梅花,大面积的雪使得白色陡然扩大,如果没有这一丝丝,一点点,一小片的褐色、黄色、红色,甚至绿色,只能是刺眼的苍白的扩大。正因为白梅花的这一丝丝,一点点,一小片的褐色、黄色、红色,甚至绿色,使整片雪的白不再是苍白了,有了生气,有了活力,有了亮点。“雪映白梅梅映雪”,美就美在白色为主基调中的这一丝丝,一点点,一小片的黄、红、绿、褐色的映衬或烘托。
我手机随拍的这几幅图片,基色调都是绿,之所以看起来很美,要么,多亏有了那么多散而有致的珍珠般的黄;要么叶的周边镶嵌了
一道波形的浅黄的金线,像少女白皙的脖颈上系着的纱巾,为嫩绿的叶簌平添了几分秀气,“叶簌未生风”,深情簌拥着茉莉般的小花,喁喁私窃的一定是吴侬软语般的柔情;要么是绿中那恰到好处地泛出的一抹鹅黄。如果没有了这些美点,活点,亮点,没有了相互间的映衬或烘托,人们对这些绿便会“取次花丛懒回顾”了。
再谈“风中绿竹,风翻绿竹竹翻风”的动感美或者互动之美。无风时的一片翠竹,翠竹无语立斜阳,也美,也有生机,但只满足了视觉。若有了风,风翻绿竹竹翻风,视觉、听觉,甚至嗅觉都调动起来了,那种互动中的蓬勃生机给人的感觉就大不一样了。如果说,无风时,翠竹无语立斜阳是一种“姿潇洒以拔俗”之美,那么,“风翻绿竹竹翻风”,就是“一枝一叶总关情”了。这情,就在风翻绿竹竹翻风的摇曳和沙沙声响之中。这就是互动之美。世间没了良性互动,美的成色会大减。
写博,是一种思想和情感的抒发;读好的博文,是精神和文化层面的享受;通过留评和回复,博友之间就完成了一次精神交流。这恐怕是新浪创立博客的初衷之一。好的评论是对原文的拓展和升华,如同清风吹来,“风翻绿竹竹翻风”,风竹互动,竹叶婆娑。我每次读到博友的精美留评,总有一种“风摇翠竹,疑是故人来”的欢欣,真好!
雪里白梅与风中绿竹
雪里白梅与风中绿竹
雪里白梅与风中绿竹
雪里白梅与风中绿竹
(手机拍摄)
20201130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