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台里的企业之涪陵榨菜——民工的也是民族的

2014-07-29 07:50阅读:
民工的也是民族的
李春根
很多在家主厨的夫人们,进超市购买主要的油盐米等等之后,通常都会顺手从柜台或货架上带上一包榨菜。还有同样多甚至更多在外务工的男人们,也时不时地会顺便从各种商店柜台里买点榨菜。
在这“顺手”“顺便”之间,却是一个很大的产业——中国特有的榨菜业。
榨菜属于佐餐开胃的酱菜系列。其生存发展也就全赖于这个“佐”字。佐者,辅助也。
人不吃饭会饿死,不吃榨菜肯定不会死。但是,如果吃饭时用点榨菜一“佐”,口感立刻就爽脆了,胃口顿时也开了,吃饭也更香了。再往里说一点,就是使吃变得更为享受,更有益健康。
原来以为榨菜这一类酱制蔬菜,为中国独有,不曾想差不多几乎世界各国都有类似的产品。也难怪,中国老百姓要佐餐开胃,全世界人民也同样需要佐餐开胃。当然,外国人不会做榨菜,榨菜是纯正的中国制造。
中国榨菜的主要产地在重庆与浙江,占了全国产量的80%以上。而重庆的涪陵地区,是中国最有名的榨菜产地。1970年,在法国举行的世界酱香菜评比会上,中国涪陵榨菜与德国甜酸甘兰、欧洲酸黄瓜并称世界三大名腌菜。很多朋友能比较准确地发出“涪”字的读音,就是得益于吃榨菜。
涪陵的代表性榨菜, 是乌江牌榨菜。早在1981年,乌江牌榨菜被评为全国酱腌菜第一名。因为乌江榨菜的有名,以至于不少朋友以为涪陵榨菜就是乌江榨菜,而不知道涪陵还有别的榨菜厂。就如同有些人不知道茅台镇除了茅台酒厂还有别的酒厂一样。
生产乌江牌榨菜的厂家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于2010年上市之后,股票简称就叫“涪陵榨菜”。
青菜头的升华
有文字说榨菜早在南北朝时期就有了。比较靠得住的的说法,是是上世纪60年代,四川省文史资料编委派员,深入到到涪陵地区进行长达两月之久的调研之后,终于确定榨菜是在清光绪二十四年,也就是1898年正式问世的。
发明榨菜的人,叫邓炳成,但把榨菜作为一个产品进行生产销售,并最终传承至今的,叫邱寿安。当时,邱寿安是涪陵城的西关老爷。邓炳成则是邱老爷家中的非临时聘用人员。
要说榨菜,得从青菜头说起。涪陵地区气候温和湿润,地形多为低山浅丘,秋末冬初常有大雾。因了这当地的气候土壤等条件,有一种当地人称之为“青菜头”的蔬菜,就长得非常好。到现在都还是全国第一,占全国青菜头种植总面积的43·2%。

这一年,青菜头大丰收,堆积如山。邱寿安的家乡有腌制大头菜的习俗,所以便想用大头菜的加工技术,对青菜头如法炮制试试。于是,试制重任就落在懂得腌制大头菜的邓炳成身上。邓师傅不负众望,腌出来的青菜头,比大头菜不知要好吃多少,邱老爷一家上下不但自己喜欢吃,而且“有客至,主妇置于席间,宾主皆赞美”。
赞美之余,曾经商多年的邱寿安突然一拍脑袋,何不把榨菜生意做起来呢!于是,邓炳成立即被提拔为总工程师,邓寿安亲任CEO,再将腌制的工艺进行一番改革提升,榨菜厂便正式开张。
研究改革加工工艺,由于青菜头在风晾脱水初腌之后,还需要用压豆腐的木箱榨除盐水,所以,邓寿安就把这种新奇好吃的酱菜称之为“榨菜”。从此世界上便多了一种好吃的东西。
看来拍脑袋也并非全是坏事,至少没有邓寿安对自己脑袋的这么一拍,我们现在能不能吃上榨菜,就得打问号了。
榨菜很快在当地市场受到欢迎。邓寿安那个时候已有差异化竞争的头脑,所有加工腌制,都在自家大院完成。便是配制所需香料,也分多家商店进行采购,以防别人把本事学了去。
证明邓寿安确实是个人物的,是他在榨菜生意做到一定规模后,决定去上海打天下。而且经过他的不懈努力,居然把上海市场也打开了。上海是何等码头!从此,涪陵榨菜就闻名天下,挡都挡不住了。
“铸剑为锄”谱新曲
说榨菜还具有军需性质,不知朋友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这里说的军需,还不是指现在随航天员上了天的乌江榨菜,而是指解放战争时期和抗美援朝,新叫法是朝鲜战争时期,榨菜都是一种军用物质。
道理很简单,军人也是人,也会食欲不振。老百姓食欲不振也就不振罢了,但军人食欲不振,就直接影响战斗力了。这时候榨菜的佐餐开胃作用,就变得重要起来。所以,1950年,人民解放军派出一名后勤科长还着一个警卫排,来到涪陵的黄旗榨菜厂支持和维护榨菜的正常生产,以保障军队后勤供给,让战士们进餐时有榨菜佐餐,吃饭倍香,身体倍棒,以利打胜仗。
科长很能干,任务完成得很好,榨菜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于是上级更为重视,次年加大了对榨菜生产扶持的力度,派了一名团长,带着营、连、排、班等一众干部,前往涪陵一带,扩建和新建了15个榨菜厂,外加一个专为榨菜生产配套的香料加工厂。
需要说明的是,这15个榨菜厂和1个香料厂,并非各自为阵,而是统一命名为“川东军区榨菜厂”。
川东军区榨菜厂挂牌没几天,朝鲜战争打响。在团长的率领下,榨菜厂的同志们生产热情很高,源源不断的榨菜在运往朝鲜战场的同时,也运往全国的很多地区。涪陵榨菜由此更是广为人知。
后来,不怎么打仗了,川东军区榨菜厂就交由地方管理。再后来,厂门口的牌子就是“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所以即使认为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具有军企背景,也不算全错。
当然不管什么背景,是公司就得参与竞争,就得向消费者提供优质的产品与服务。
腌制品想要突出一个“鲜”字,极不容易。若同时还要把原本软搭搭的腌菜弄得香脆可口,就更为难得。但是榨菜最为消费者所看重的,却还就是“鲜脆”二字。
所以,涪陵榨菜在“三清三洗”、“三腌三榨”的传统工艺基础上,又自行研发出了专有的脱盐、气压脱水、32斗电子称自动计量、充氮保鲜自动包装、天然香料有效萃取液体乳化、真空拌料、蒸气喷淋式恒温巴氏杀菌等多项技术,使乌江牌的榨菜能以更为优良的品质,更为鲜脆的口感,呈现在消费者面前。
一般来说,传统的腌制品都有一个先天不足,就是“能吃不能看”。意思就是加工的过程,可能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在食品卫生与安全得到日益重视的现在,这个先天不足就更容易让企业被动和头痛。
涪陵榨菜对此的策略就是,打造榨菜生产的现代化流水线。也就是将榨菜生产的淘洗、切分、腌制、脱盐、脱水、灭菌、包装等等工艺流程,全部实出现代工业化。恰好遇上三峡移民迁建的机会。于是利用手中移民资金,花重金从德国定制了一整条榨菜生产的智能化、工业化的流水线。
这种先走一步的策略,使涪陵榨菜始终保持着竞争优势。其主打产品乌江牌榨菜,先后获得“中国名牌产品”、“中国驰名商标”、“中国榨菜行业标志性品牌”、“消费者最喜爱产品”、“消费者信得过商品”等荣誉。到集团荣誉室作个简单计算,可以发现,涪陵榨菜自问世以来,共有14个品牌,获得4次国际金奖。至于国内质量奖章,更是高达近百个。除此之外,还先后通过了原产地标记注册、ISO9001-2000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HACCP和QS认证、美国的FDA认证等等。
诸多荣誉与认证的结果,是使涪陵榨菜集团的名气越来越大,生意也越做越大,品牌价值高达120多亿元人民币。销售网络不但覆盖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264个地市级市场,而且还逐步出海,产品开始远销欧盟、美国、日本、香港、台湾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从涪陵榨菜2010年上市到2012年, 3年来营业总收入依次为5·5亿元、7·05亿元、7·13亿元。3年来的净利润依次为0·56亿元、0·88亿元、1·26亿元。业绩是稳步上升的。
只懂榨菜
据说,涪陵榨菜集团的老总有一句名言,“只懂榨菜,就只做榨菜”。
涪陵榨菜集团所做的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是1984年,研制的小包装榨菜开始问世。这是榨菜销售史上的一件革命性事件。在此之前,榨菜都是坛装的块状食品。这就意味着还依然保存着“青菜头”的蔬菜本色,既不方便随身携带,保存的时间也非常有限。
经过多年的研究与试验,涪陵榨菜集团终于解决了密封、杀菌等诸多技术难题,开发出采用小包装的榨菜丝。这种小包榨菜方便携带,保存期长,开袋即食,真正体现了物美价廉的特色。
因了这小包装,榨菜在佐餐的基本功能之外,又增加了零食功能。出门在外,也可带几包上路。许许多多家庭的食品柜中,都有榨菜常年进驻。许许多多外出旅游的人们,箱包的角落中,也有榨菜安静地潜伏着。简言之,榨菜确实已成居家旅游的必备佳品。于是,小包榨菜很快就成了榨菜产品的主力,受消费者欢迎,在市场热销
涪陵榨菜集团所做的最具争议的一件事,是推出“沉香榨菜”。据说是封坛之后沉水8年精制而成,价格是2200元一包。本来大伙儿都认为是“民工食品”的榨菜,而且还是佐餐的,突然一下变成“贵族佳肴”,一包顶几千包,还真有点让人一下子回不过神来。
当然,再贵的榨菜,即使是在严格限制“三公”消费的今天,也不能说卖不出去。
不过,终究还是榨菜,就是要腐败,也应该是鲍鱼茅台之类。为一包榨菜,餐桌上纯粹的配角,而去冒违规之险,似乎有些不值。
也许来个外国女王亲王之类的贵宾,到涪陵参观,在餐桌上摆一包沉香榨菜,并说明是2000多元一包,或能添几段外交佳话。但是,就算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女王亲王,而且也愿意一年365天都来中国吃榨菜,那又能吃几包!形不成规模。
国内众多小民,吃10元一份的盒饭,用2000多元一包榨菜佐餐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然而不管怎样,想开发高端产品的尝试,也不失为一种思路。也再次证明了涪陵榨菜一心在此领域精耕细作的专业精神。更何况,沉香榨菜的最大成本,恐怕也就是在水里泡8年。而在市场上引发的轩然大波,却使涪陵榨菜集团的受关注度和点击率,不知上升了多少。比做广告效果好得多,也便宜得多。所以无论沉香榨菜卖得如何,赚不来市场也赚眼球,到最后还是赢家。
说榨菜是民工食品。并不就一定是对榨菜的贬。放眼我们周围,除去公仆和老板,基本都可算作民工,数以亿计。民工食品不但意味着市场的巨大,而且还没有外国来的竞争对手。法国人酿葡萄酒厉害,德国人造汽车厉害,但要做榨菜,他们都肯定做不过涪陵。从这个意义来看,民工的食品,就是民族的食品,非常有民工和民族特色,不用担心外国人跑到中国来开榨菜厂。
国内佐餐开胃菜是个高达数百亿的大市场,但企业小且散。即使远远把第二名甩在身后的第一品牌涪陵榨菜集团,一年销售量也不到10亿。
这就为涪陵榨菜集团的日后的不断拓展,成为中国佐餐开胃菜行业的巨型航母,留下不尽的想象空间和意味深长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