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洗洗睡吧”内含巨大商机

2014-10-21 07:57阅读:
为何说“洗洗睡吧”内含巨大商机
李春根

古人云:“民以食为天”;今人云:“洗洗睡吧”!
说民以食为天的,多是一本正经,满脸的忧国忧民。说洗洗睡的,多是眼皮都懒得抬,很有些不屑。
不过,生活中,食当然极为重要,但是洗也是相当重要的,而且随着文明的脚步,其重要性与日俱增。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提到几大文明冲突中,最深刻的是文化的冲突。其实,文明或文化里,也有很多不冲突的,“洗“就是比较有力的例证。
就多数文明或文化而言,在爱干净讲卫生这一点上,都基本相同。这也是人类比动物了不起,或自认为比动物了不起的依据之一。
比如早上起床,就得进行一番梳洗。做饭需要先洗米洗菜,饭前便后要洗手等等。估计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人,每天都得走这些程序。遇到重大的时刻,还可能要焚香淋浴。因此,“洗”也就成了人类重要的活动之一,成了正常生活中的一种必需,甚至成为文明或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重要与必需,自然就催生了相关的行业,带来了不尽的商机,吸引了无数的投资。

前几天看到有个贴子说,尽量不要用清水洗澡。当时还有点纳闷,不用清水,难道还用浊水或污水不成?往下看,才明白,说的是洗澡一定要用淋浴露之类的清洁剂,要不然洗不干净,对身体不好。
难怪当年杨贵妃要在华清池里撒花瓣,原来早就明白清水洗澡不妥,需加点东西,兼顾着魅力与健康!
想一想,还真的是,洗澡时不往水里掺点什么或往身体上抹点什么,确实是挺别扭的。
这说的是洗澡。洗头呢,又有另外的专用品,比洗澡似乎还要讲究。电视里整天价有明星把头发甩来甩去,競競业业地为洗头用品做广告,说明是一门很大的生意。现在哪个卫生间的架子上,不摆着一瓶两瓶洗头水的。
连洗手也有专门的洗手液,附带着还能消毒。
洗脚这个传统,因为洗澡的便捷,正在逐步变得稀稀拉拉。除了敬老日之类的公益秀外,越来越被冷落了。但是商家们自有妙着,由洗脚创新为泡脚。据说非常养生,能祛除百病,延年益寿。
洗不洗脚没关系,但养生就不能可有可无了。于是乎,各种泡脚的器具被研发出来,各种泡脚养生的药料也堂而皇之摆上了柜台。足浴店也随之遍地开花,还顺便创造了成千上万个按
摩师的工作岗位,不能不说也是一门大生意。

上面说的诸多业务,都还属于洗的过程。文明的象征之一,是不但洗的本身要讲究,而且洗了之后,还得继续讲究。换句话说,洗完之后的生意,虽是相关产业,却一点不比洗本身小。
一般而言,女士们洗脸或洗澡之后,都要往身上喷点香水,包括不少男士也有此爱好。因此,淋浴之后,人就变得清香宜人,或浓香撩人。也因此,香水作为一门几乎天天要用,甚至要用好几次的快速消费品,就形成了巨大的商业市场。
据传说,香水是早年法国人发明出来的。那个时候,法国人是不怎么洗澡的。老外本来体味就重,加上长期间不洗澡,估计身上的味能把人冲出三米远。幸好那时没有地铁公交车之类,否则可能会人人晕车。
终于香水发明出来了,往身上一喷,多日不洗澡的味儿立即被盖掉,大伙儿都变得香气四射,至少是不冲鼻子。或许后来机械电动公共交通工具的问世与发展,也有香水一份间接的功劳。
再后来,人们开始洗澡了,香水就顺理成章成了澡后必需品之一,而且种类越来越多,噱头越来越大。
然而仅喷香水,作为澡后仪式还嫌单调,还得进行皮肤护理,头发护理。于是,各种护肤护发品又成了快消品。觉得护肤护发品也应该算是与洗有关的行业,因为现在基本不会有人早上一起来,脸不洗,口不漱,澡不冲,就往脸上涂脂抹粉,都是洗了之后的作业,所以这笔账还得算在“洗”的头上。

洗衣机应该算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当年洗衣洗裤洗被面,几乎可算是压在人民头上,特别是妇女头上的一座大山。风和日丽时还好一点,小芹也可拎着一篮子衣服,跑到小河旁一边洗一边想二黑哥。如果不幸刮风下雨,甚至天寒地冻,那一堆要洗的衣服裤子可能还得加上床单被面,要砸冰洗之,估计小芹想死的心都有,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二黑三黑的。
倘若有了洗衣机,再多的衣服被单,也都不是事了。
资料上说,洗衣机是位叫史密斯的美国人于1858年发明出来的。后来就开始不断升级换代,单筒的、双筒的、滚筒的,半自动的,全自动的,后来干脆连晒这道工序都免了,直接烘干了事。家庭妇女或妇男们应该好好感谢史密斯一下。相对于瓦特、爱迪生、蔡伦等发明家,史密斯的宣传力度实在是小了些。
衣裤啊被面啊之类,都是人体的外延。所以洗也不断由人体本身而外延。洗衣机之外,洗碗、洗照片等设备也都出现在市面上。
都说现在是汽车时代,作为交通工具,当然也可理解为人体器官的延伸,因此洗的外延也就延到了汽车身上,故而洗车店到处都是。洗了车之后,还有打蜡抛光等诸多业务。与人类洗过之后喷香水抹雪花膏都是一个路数。
然而外延还在继续。现在的房子越来越高大上,越来越美轮美奂。于是各种给房子洗澡的清洗公司也应运而生。
洗马路的也早就有了。再想想,或许还能还找出些洗的外延业务。

据统计,做“洗”相关用品生意的宝洁公司,赚的钱超过了做“吃”生意的麦当劳。至少能说明洗的重要性差不多赶上吃了。
尽管不大可能因此说“民以洗为天”,但看看大街小巷中,能与吃的商家数量相比的,可能就是洗的店面了。洗头的,洗脚的,由澡堂升级为桑拿或水疗的,几乎随处可见。
除了上面说的,再加上洗矿、洗煤、淘金、机械洗涤之类的业务,可谓是蔚为大观的“洗”。
然而洗的脚步并不会因此停滞不前。现在的洗,已到了向人体内延进军的时代。
洗胃洗肠子的业务已有不短的历史,现在更是从一些养生保健概念出发,将洗的业务继续向人的体内延伸,比如洗肾,洗血等等。
当然,洗钱不能算进来。虽说钱是人的胆,胆属于内脏,但这个胆太大了些,属于违法勾当,划掉!
过去有洗心革面一说,当然是道德层面的说法。不过,既然心脏能搭桥,能移植,估计未来时代,真有能把心脏清洗一番的技术被研究出来。
洗脑通常说的是借助语言文字,用思想理念之类的改造三观。日后说不定真能通过激光或管道之类,再加上些酊啊、酚啊、胺啊、钠啊之类,实实在在把脑袋瓜子里面冲洗一番。总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洗肺目前基本属于免费,到空气清新点的野外,通过呼吸就能完成。以后会不会发明出需要花钱的洗肺业务呢?拭目以待吧!
只要人类文明的脚步不停下来,“洗”的生意和业务也就会不断扩大和升级。要在内中找出既有前途更有钱途的长寿项目,是投资者们常遇常新的课题,需花心血去作调查研究,断不能以一句“洗洗睡吧”打发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