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台里的企业之百达翡丽---百年误差低于0.02秒的名表

2014-11-04 09:34阅读:
百年误差低于0.02秒的名表
李春根
常言道“穷玩车,富玩表”。自然,玩的必须是好表。
世界上好表千千万万,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道行。然而公认排位第一的,当推百达翡丽。
有钱人玩的表未必都是百达翡丽,但玩百达翡丽的必定有钱。
百达翡丽公司规模并不算大,其产品却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奢侈品牌之一,其品牌也自然跻身世界品牌500强。
创办于1839年的百达翡丽,是瑞士日内瓦仅存的家族经营的独立制表商,在瑞士众多了不起的制表企业队列里,格外显得卓尔不群。更确切地说,凭着精湛的制表工艺、一流的品质和不凡的品味,百达翡丽已成为最界上最为珍贵的钟表,绝对称得上是好东西。
好东西最外在的特征有二。
一是专卖。
普通手表柜台里,是看不到百达翡丽的身影的,只能在专卖店才能一睹芳容。百达翡丽正式登陆中国内地,还只是2005年的事。那一年,这家瑞士著名的表企才在上海开设专卖店。
二是不便宜。
百达翡丽的产品,小10万人民币一块的,只能算是入门级。恐怕价格超过百万人民币一块的,都还只能在他们的产品系列中排在中间。他们不久前推出的REF·5002星月陀飞轮表,每只价格为1200万人民币。不是真正的土豪,根本玩不起。
   家族企业与三位女士
尽管没有人否认百达翡丽是瑞士手表中的佼佼者。不过,真要说出身,论血统,百达翡丽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纯。实际上,百达翡丽是波兰与法国的混血儿。
简单说,百达和翡丽是两个人的名字。百达(Antoni Patek)先生是位从波兰到瑞士的商人,翡丽(Adrien Philippe)看上去象是位女士的名字,其实也是个大老爷们,一位来自法国的钟表匠。
1844年,百达与翡丽相识于法国工业展览会。其时翡丽先生正展出自己开创性的发明成果——柄轴上弦设置,令百达先生大为赞赏。
当商业头脑遇上技术头脑之后,很快发生了碰撞。碰撞的结果就是在1851年,翡丽先生正式加入了百达先生1839年开办的公司。从此“百达翡丽”开始了百年辉煌之途。需要说明一下的是,1932年,瑞士日内瓦的斯蒂姆兄弟,眼光独到地收购了这家以生产世界最优质、最精致、最准确手表为已任的公司。也就是从这一年起直到今天,百达翡丽都一直是个家族企业。
作为日内瓦
历史最为悠久的、也是硕果仅存的独立制表企业,百达翡丽把家族企业的长处,制表业的特点以及公司未来的目标,非常和谐地结合在一起,保证了公司在百年风雨之中,能屹立于世界手表品质之巅而纹丝不动。
家族企业的好处,就是产品从头至尾都由自己生产,由自己作主,自己说了就算。他们的产品很单一,无需一个争论不断的股东大会。所以,公司发展的方向始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拥有不受制约的自由创意空间,同时根据自已制订的极高的产品品质标准,自主研发和制造手表。
就是在这种家族背景下,百达翡丽推出了许多项专利技术,不但推动了制造手表工艺向前发展,也由此生产出了多款带有传奇性质的产品。这些具有传奇性质最有代表性的产品,与三位女士紧密相关。
第一位女士得追溯到19世纪的伦敦世博会。在这次博览会上,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买下了一只百达翡丽采用新旋柄并镶有13粒钻石的袋表。顺便提一下,女王丈夫阿尔伯特亲王紧随其后,也买下一只气度不凡的百达翡丽猎表。
第二位女士是匈牙利的科西维奇伯爵夫人。1868年,百达翡丽她制作了世界上第一只瑞士腕表。
代表第三位女士出场的是上世纪20年代美国汽车大王柏加德。这位美国孝子要求百达翡丽为他母亲专门制作一只可以奏乐的手表。百达翡丽完全满足了柏加德先生多少有些古怪的要求。从此,柏老太太可以随时通过手表,聆听她最心爱的摇篮曲。
          
舍得下本
百达翡丽之所以好,最根本的基础的就是真舍得下本。
第一是在工艺技术的研发上,可谓殚精竭虑,不断追求完美。这种追求可用“十年磨一剑”来表述。换句话说,百达翡丽每一项技术的出现,都投入了极大的专注与耐心,不计一日之长短,非到自己满意的程度才认可。
因为这种执着的追求,百达翡丽的钟表技术,一直位于世界最前列。他们的专利,得从1851年的第一项“旋柄上弦”算起,至今已有80多项钟表专利握在手,可能是世界名表企业中最多的一家。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专利包括精确调节器、双重计时器、大螺旋平衡轮、外围式自动上弦等等。工艺技术上的领先,是百达翡丽登上世界名表之巅的第一步。
第二是对制表师训练的投入,也应该是独步全世界的。再好的技术,也必须通过具体的制作,才能将优势逐步体现出来。
百达翡丽钟表的制作过程,坚守的是他们自己的工艺传统。作为传统承前启后的制表师,至少需要接受10年的训练,才能独立上岗。
这些经过长期严格训练的制表师,以他们精湛的手艺,将百达翡丽钟表美学理念,注入到他们的产品之中。使任何他们产品的拥有者,都能感受到他们追求卓越永不停步的企业精神。
第三是钟表制作上材料与时间的投入。百达翡丽从创办之初,在制表材料的选择上,就以不惜工本而为人称道。早期的百达翡丽的表壳,基本都是纯银的或者是18K黄金制成的,包括后来的白金、玫瑰金、铂金等等,都使得产品贵族化地位不断得到强化。金玉其外也其中,百达翡丽手表的机芯,都是采用两位数的钻石。早期还是15钻左右,到后来,多数产品都高达29钻,有一些性能更多的金表,使用的钻石多达37颗。光那些钻石就不知要买多少钱了!
这么多好东西,决不是简单堆砌就能成名表的。一只百达翡丽,从设计到制作,常常需要花5年时间。如果是定制表的话,制作时间还会更长。
在这种精雕细刻之下,制作出的每只手表,都成为一件件艺术珍品。
     强化美誉
就奢侈品行业来说,品牌重要,美誉度更为重要。有了知名度,还需要通过产品,为消费者提供品味、体验价值平台,使品牌消费中的情感寄托比重不断加大。
也就是说,在名气之外,还要让大伙儿伸出大拇指说好,要让无数现有的和潜在的消费者心向往之,可以说是几乎所有奢侈品牌长期而艰难的任务。
自1851年初创时起,每一只百达翡丽都保证着一百年内不会误差零点零二秒的精确度,也因此荣获瑞士天文台第一个精确奖。在此后的岁月里,它所打制的计时码表赢得无数的奖励和殊荣。在坚持传统的同时,百达翡丽从未停止创新的步伐。
1981年,百达翡丽在瑞士巴塞尔钟表珠宝展上推出了3450自动机械万年历表。这种表可在百年时间内,无论是30天、31天的大小月,还是几年一遇的闰年闰月,都无需任何人力调拨,均能准确显示当前的月份和日期。换言之,这种表一百年只需作一次调整。万年历表很快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因此,各大品牌也紧随百达翡丽之后,陆续推出自己品牌的万年历表。
自然,对于制表行业的先进技术,百达翡丽也是抱着“有容乃大”的心态,张开臂膀去拥抱。瑞士钟表大师路易·宝玑在1795年发明的一种钟表调速装置,能够将地心引力对钟表所造成的影响减少到最低,使走时精确到极致。这种装置的通俗名字叫陀飞轮。
陀飞轮好是好,但本身结构极为复杂,对材质极为讲究,对工艺水准极为严格,因此成本也极高。
有种稍稍有点夸张的说法是,没有陀飞轮的表,算不上真正高档的表。同一款表,有没有陀飞轮装置,价格可相差10倍。百达翡丽的陀飞轮表,以极其精美而著称,价格一般都不会低于数百万元人民币。比如前面提到的价格高达1200万人民币的REF.5002星月陀飞轮表,仅仅机芯就包括了686 个组件,同时还有逆跳日历万年历、星期、月份、闰年显示、月龄、西敏寺钟声三问、陀飞轮、北半球星像图、恒星时间显示、月轨月相和月球运行轨迹显示等诸多一般人匪夷所思的功能。
作为全球唯一采用手工精制,且可以在原厂内完成全部制表流程制造商的百达翡丽,综合了设计师、钟表师、金匠、表链匠、雕刻家、瓷画家及宝石匠等7项“日内瓦传统制表工艺“,其优良品质举世公认。
 因“精”而“小”而“少”
很多人认为百达翡丽是个“小而精”的企业。其实用“精而小”来表述才更准确。关键的根基在于“精”,因为“精”而无法漫无边际去“做大”而不得不“小”。所以,“小”是处于为保证“精”的从属地位。
“日内瓦印记”是有关机芯制作和装饰等方面的最高认可标准,代表了完美的品质、超凡的制作工艺,也是性能高度可靠的最佳证明。在全部瑞士表中,能够获此印记的机芯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百达翡丽的产品,事实上,百达翡丽的所有机械机芯均获“日内瓦印记”。
据资料,世界拍卖成交价最高的前十位手表,全部都是百达翡丽的产品,其中拍卖价格最高的是其为美国某银行家私人定制的具有24项复杂功能的袋表(编号No.198385),在1999年的一次拍卖会中以11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所以,在很大意义上,百达翡丽手表既是日用品又是收藏品,使用过程中,还能不断增加其收藏价值。
“小”的企业,也说明产品的产量“少”。有些高端产品,平均一年产量只有两件。即使是带有普及性的产品,每款产量也肯定不会超过10000只。从公司成立到现在一个半世纪,其总产量仅60余万只。
平摊下来,一年也就生产几千只表。面对的却是全世界有钱人的市场,因而演变成延续一个多世纪的稀缺。百达翡丽的限量表,并非带着银行卡进店就能带走,而是需要等待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得到。一个产品,卖得贵已经了不起,买不到就更了不起。有钱还得等,也是百达翡丽百年传奇的一个组成部分。
可能有朋友会问,百年前的百达翡丽表,现在还能用吗?回答是肯定的。为了这个肯定,百达翡丽的仓库里,还保留着他们所有产品的配件,或至少保留了可以生产配件的能力。
所以说,百达翡丽不但为整个行业设定了技术和审美标准的上限,至今尚无人超越。也同时保持了产品永续使用的纪录。从而使百达翡丽成为品质绝对可以依赖的代名词,立于金字塔之巅而傲视同侪。
也许你无法购买百达翡丽的股权,但是只要拥有一件他们的产品,你仍然会感到自豪!